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一世乐昌》主角郑国公安平在线阅读免费阅读

《一世乐昌》主角郑国公安平在线阅读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2-01-24 04:50:09    人气:    栏目:资讯
一世乐昌

主角叫郑国公安平的小说是《一世乐昌》,它的作者是纪小娘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都说这天下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于易浮生来说却不是这样。她这一生,长于钟鸣鼎食的富贵之家,父母疼爱、幼弟喜爱,嫁的夫婿是这世间顶顶尊贵的天之骄子,就连膝下一双儿女也是天资聪颖、乖巧懂事。嗯,她对自己来人间走的这一遭很满意。

...

作者:纪小娘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
立即阅读

《一世乐昌》 小说介绍

《一世乐昌》是纪小娘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世乐昌》精彩章节节选: 卢才人自时更衣那儿出来,就往文锦斋来。文锦斋面阔三间,地势较好,冬暖夏凉,地方也不小,正间进门一架黄花梨雕芍药的绿石插屏,绕过插 ...

《一世乐昌》 第78章赤金戒圈

卢才人自时更衣那儿出来,就往文锦斋来。

文锦斋面阔三间,地势较好,冬暖夏凉,地方也不小,正间进门一架黄花梨雕芍药的绿石插屏,绕过插屏,上座一黄花梨靠椅,两侧座椅皆是梨木镌花的,角落里鎏银百花香炉内燃了上好的苏合香,闻着便叫人心神舒畅。

于一侧坐下,宫女及时上了茶,揭开盖一瞧,是陛下喜欢的三清茶,随手放下,静等人来。

妙芳华知她聪明,也不特意换衣裳,便往正间来。

宫人打起帘子,卢才人看去,她只着了品蓝色折枝花斜襟褙子,输了简单的十字髻,正中一只累丝琉璃钗,边缘饰以绒花,通体素净却一点也不损她的美貌,瞧着一点也不似生了孩子,仍还是个美貌清丽的小娘子。

妙芳华盈盈一笑,好似万树梨花齐开,叫人舍不得挪开眼,便那嗓子也沁了蜜一般动听悦耳,难怪陛下赐一“妙”字,真是无处不精致,无处不动人。

“卢妹妹今儿好兴致,怎到我这儿来了?”妙芳华笑问。

“我那妹妹才得了贤妃娘娘赏赐,她一贯是个本分胆小的,只道无功不受禄,不敢受了,又不敢轻易打扰娘娘,这才央了我来问一问,姐姐在贤妃娘娘那儿向来不同,我便少不得跑一趟,还请姐姐给些提点,也好叫她心里头松快一些,若不然只怕她夜里头都无法安睡呢。”卢才人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了来意。

妙芳华倒没想到她那么直接,笑了一下,视线扫过她身后宫人,卢才人偏首道:“你先下去吧,我同姐姐说会子话。”

月香应声离去,凝脂也一道出了屋,顺道把门带上了。

妙芳华微笑道:“妹妹应当也知道,谨德仪多次冒犯贤妃娘娘,娘娘虽心里头不耐烦她,可到底如今分管宫务,也不好降罪于她,不知道的还当娘娘以权谋私。”

卢才人听到这儿心下明了,能处置谨德仪的不外乎也就一个皇后罢了。

妙芳华一边说一边瞧她的脸色:“这不就有人听了些小道消息,便眼巴巴传到了娘娘跟前,只是到底牵扯过大,娘娘也不敢随意处置,又不敢当不知情,妹妹在皇后娘娘面前也能说上几句话,只是不知妹妹可愿帮这个忙了。”

那些话这几日早传遍了后宫,只没人敢传到清宁宫,也未尝不是在观望谁会出这个头。

毕竟这消息是个双刃剑,打了谨德仪下去的同时,说不定也会触了皇后痛处,陛下若两个都要护,传消息的那个可不就遭了殃。

卢才人启唇一笑,面上带了几分为难:“姐姐不知,我每回在清宁宫也不过就是做做点心,皇后娘娘跟前的两位尚侍自来防备着我,莫说同皇后娘娘说话了,就是这糕点每回也都是她们亲自来取。”

妙芳华是不信这话的,若真如她所言,她又凭什么能从一介御女爬到如今的五品才人?

“既如此,也不好为难妹妹,此事只当我没说。你回去告诉时更衣,娘娘只是兴头来了,叫她不必放在心上,娘娘不差那点东西。”妙芳华端起茶抿了一口。

卢才人起身笑道:“多谢姐姐体谅,若无事,妹妹便告退了。”

妙芳华点了点头。

她一走,凝脂便走近道:“小主,谈妥了?”

妙芳华柳眉微扬,端得一脸笑意:“卢才人是个聪明的。”

卢才人走出关雎宫,眼底露出几分兴味,掐了朵玫粉的花儿,簪在月香耳侧,抬头看了眼碧蓝的天,笑说:“八月的天,太躁了些。”

月香老老实实跟在她后头,一句也不敢多嘴。

妙芳华回了里屋,看到熟睡的元宝,脸上神情温柔得都要化了,坐在松红林木的宫凳上,手里捏了把苏绣金鱼图团扇,轻轻给元宝扇风。

天热了,元宝身上生了好些红点子,说是热毒,拿艾叶煮半个时辰,熬出来的药水一日三次给他洗澡不算,时不时要给他翻身,夜里头也不敢叫他一直躺着睡,睡一时抱起来哄着,没几日便瘦了一小圈,只把贤妃看的心疼坏了。

妙芳华如今只要瞧着他,心里头便踏实的很,夜里也叫宫人把小床放在她屋里头,不叫他离了自己。

横竖李行珩也不经常到她这儿来,贤妃睁只眼闭只眼,旁人也不敢多说。

卢才人自贤妃宫里头出来的事也入了旁人的眼,暗自猜测她是要转投贤妃或如何,又好奇贤妃赏赐时更衣所为何事,若不是公孙罪人的事儿,只怕她们都忘了宫里头还有这么一号人在。

卢才人自然不会将事情同时更衣讲,只大略说了几句。

时更衣知道是为了叫她做事才赏赐了自己,心下安定不少,又不解:“贤妃既要求你做事,为甚要赏赐于我?”

卢才人浑不在意:“我的身份她知晓,金银我自不看在眼里,位分一事她说了又不算,便想起来我二人交好,既赏赐了你,我少不得要承了这份情。”

时更衣听了这话,心里头不知是怎么想的,面上带了笑:“既是沾了你的光,我便收了。”

又带了几分别的意味:“若不是阿泱,贤妃娘娘哪能想起来我是哪号人呢。”

卢才人笑倚在她肩头,揽了她的肩道:“我可盼着除了我再没旁人知晓你,只咱两个,才好呢。”

笑推了她一把,时更衣笑睨她:“只咱两个,吃穿可怎么着呢,我是不会的。”

“我以往不也伺候你?不必你动手,吃穿用住,都由我来,不好么?”卢才人顺势抓住她推过来的手,不知从哪儿取了只赤金竹节戒圈给她套上,笑说:“瞧瞧可喜欢么。”

戒圈做成了竹节的样式,模样新奇,中央嵌的碎钻,亮闪闪的,时更衣一见便喜欢上了,她脸虽生的普通,但难得的是一身肌肤赛雪,玉葱般的指上套了赤金,瞧着便好看。

“给我的?我便戴着了,你可不许要了回去。”时更衣笑眯眯的,那点小心思一下便没了。

“刚好得了一对,咱俩一人一个。”卢才人伸手,赫然也是一个一般模样的戒子。

时更衣笑说:“也好,咱们一人一个。”

上一篇:
下一篇:
一世乐昌
纪小娘/著| 武侠| 连载中
主角叫郑国公安平的小说是《一世乐昌》,它的作者是纪小娘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都说这天下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于易浮生来说却不是这样。她这一生,长于钟鸣鼎食的富贵之家,父母疼爱、幼弟喜爱,嫁的夫婿是这世间顶顶尊贵的天之骄子,就连膝下一双儿女也是天资聪颖、乖巧懂事。嗯,她对自己来人间走的这一遭很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