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主角魏卜初念尔)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主角魏卜初念尔)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发表时间:2021-12-08 05:27:27    人气:    栏目:资讯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主角是魏卜初念尔的小说《灯下炽之七州卦事》此文是问冷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半盏烛,摇曳暗影,羹汤浊,不比人心凉。一卦定乾坤,生死一念间。朝野纷争、叛党祸乱、亲友叛离如把把尖刀抵住路中人的咽喉,双重身份的魏卜与知己匿冥的阴阳两隔触发魏贤之旷古未有的堪舆之力,背负国仇家恨携一众故人踏上了西域求医之路,折返投靠太子,于公?国难当头,寸土不让;于私?血海深仇,拨开浓雾。惟愿还天下人一片安宁,还入土者死而瞑目。亘古世事皆因果,且以轮回论短长,不识先知卦中世,相因福祸了存亡。

...

作者:问冷 状态: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灯下炽之七州卦事》是问冷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魏卜初念尔,书中主要讲述了: “名义上,宗伯是养在钦天监袁淳厚府内的普通幕僚,可袁淳厚早已晓得宗伯这几十年来的特殊身份,他之所以半生游走于各地招揽聪慧稚子,绝 ...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叁:双层身份 备受圣恩

“名义上,宗伯是养在钦天监袁淳厚府内的普通幕僚,可袁淳厚早已晓得宗伯这几十年来的特殊身份,他之所以半生游走于各地招揽聪慧稚子,绝非简单的传道授业。”

老佛爷能开口道尽此番,并非他老糊涂或是多喝了一杯。

他是老江湖也是过来人,他早就看穿了阡陌的心思,当年之所以宗伯只收了魏卜和匿冥,把阡陌赶了出去,并非她笨拙愚钝,只是宗伯最器重魏卜,他看重这孩子的不凡天资,势必要把他培养成绝世能人。

但魏卜甘愿拜师的唯一条件就是不让阡陌卷入其中,宗伯明白这孩子乐善好施是个菩萨心肠。

“佛爷,你是说宗伯大师还有别的目的?那这些魏卜君是否知情,还是一直蒙在鼓里?”阡陌最关切的还是魏卜的安危。

虽然她知道这十年来宗伯待他们几个严厉归严厉,确还算疼爱有加。即便他并没有收自己为徒,却也和他们俩一样被养在家中。

“目的?这也并非他个人的意愿,朝廷呢,为了巩固政权自然是要培养很多才干,那你在面上看到的都是人家让你知晓的大臣官员,致力于协助天子守业安邦,那些暗地里不想让百姓看到的事也要有人去做,对不对?”老佛爷捋一捋青黑的胡须,其中偶有几根泛白。

“丽竞门!”阡陌斩钉截铁。丽竞门每年会在各处选拔天资聪慧的孤儿加以训练,能力超群的留下效忠朝廷,直接受命于皇帝,淘汰者难逃一个死字。

“小姑娘还知道的不少,对!宗伯就是丽竞门的上一任不良卫,分管京畿道两都一代奸臣叛党的暗查、刺杀等秘密任务。自前年宗伯主动请辞,告病在家。顺理成章魏卜君现在的要职也就是承袭了他老人家的。”老佛爷意犹未尽,“我告知你这些,并非闲话家常,这话你且不可传扬出去,我早就看出来你对魏卜君心有惦念,可孩子呀,作为长辈我奉劝你一句,这趟浑水蹚不得,既然他生是朝廷的人,你又何苦跟朝廷去争?”

阡陌像是受了重挫,他知晓魏卜和京师联系紧密,以为仅仅是关于堪舆之术与袁天师之间的私交,如今宗伯大师进了袁府,他就更不奇怪此间的走动。

原来前年起魏卜就受命于圣上,担起了这丽竞门京畿道一带的特务要职。“佛爷,我不明白,就算是个不良卫,他也是效忠朝廷忠于圣上,他是好人,我又为何不能接近。”

“傻丫头呀,他这种人是有明天的吗?你又如何知道,宗伯这一生能活到今日经历了几多变故波折,如今年近半百未敢娶妻生子,委身入市暗暗协助良臣,为的是什么?他不过是想在入土前给魏卜君扫清前路。”良苦用心,可能这就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朝野动荡,宗伯大师草草退居二线,就是要抓住时机把两个爱徒送入乱世,成就他们一番伟业。

阡陌终于明白,在这貌似太平康安的大唐水波之下,一层又一层的惊涛艰险正缓缓袭来。

当日,处理完一切祝寿的准备事宜,阡陌就赶回了魏府,进门正碰见贤之帮洪荒搬运物件。她迎上前去,此时的她了解到这个家肩负的使命,便没有了往日的欢脱。

“洪荒此次外出,时日不短,我们甚是挂念,魏卜君已经好几日不去后院鸽笼,想必是你该到家了,果不其然。”阡陌边说边帮洪荒整理。

“诶?阡陌姐姐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洪荒一贯的俏皮,以往没见阡陌这么关注自己,贴心的有点突兀。

“你能帮我几分?我才不稀罕呢,小孩子。”

“哟?还说没有事。明明是话里有话。”贤之这时已经去书房送书简。

“贤之,你告诉魏卜君,我换了衣服,马上就去见他。”

“好!”贤之乖乖地去回话。

洪荒把目光从窗外抽回,“阡陌姐姐,你可以说了吗?”阡陌缓缓坐下,她并不想从洪荒这里打探到什么,因为他不知道洪荒是不是丽竞门的人,如果他仅仅是一个跑腿的探子,自己岂不是弄巧成拙坏了魏卜的正事。

“我只是想叮嘱你一句,上次的飞鸽传书,有人可能在魏卜君之前查看过。”

洪荒眉头一紧,“真有此事,魏卜君知晓了吗?”

“我还没有告诉他,你是知道的,魏卜君的公事我向来很少过问,一直都是匿冥君他们二人商榷定夺,我怕和他说这些又没有十足的证据,他会恼火,毕竟他是很排斥我参与公务事。”

洪荒舒了一口气,“那你可曾看到,有什么人来过府中动过这信鸽?”

“这个我倒没有,只是那日鸽子并不进食落羽较多,定是有什么人惊扰过。”

“我这就去找魏卜君,你暂且不要声张。”阡陌点点头,觉得这话还是洪荒去提更为妥当,毕竟传信一事是他本职,而匿冥一直以来不爱掺和他人之事,她也不喜欢他孤傲的性格。

书房内,魏卜正在书写着什么。

“回来了。”他放下毛笔。

“恩,这一趟途中大雨耽搁了两日。”洪荒的确不知情魏卜的朝廷身份,他是魏卜捡回来的,多年习武虽说赶不上匿冥的功夫了得,却也是技艺超群。

这几年奔走于各州郡只管发展下线搜集各类魏卜所需讯息,并不多问半句,他探访的这些人足以说明魏卜做的绝非小事,但执行者就是执行,不需多言。

“还有一事,上次的飞鸽传书有何异样?”

这一句问出,魏卜便抬起了头盯向了洪荒,“何出此言?”

洪荒知道这不该是自己问的,但他不想魏卜这边出现任何纰漏,事倍功半。“最近赤金坛那方行动密集,我担心他们盯上我们。”洪荒委婉地表达。

魏卜明白他是担心赤金坛的人已经开始渗入洛阳,打乱自己的局面。

但即便是有所隐患,以往都是自己叮嘱洪荒,如今这般反常他倒有些许担忧。他不是担忧他的忠诚,他是担忧阡陌已经卷进来了。

匿冥是绝对不会多话的,初念尔的处境怕是避之不及,这些年把阡陌隔离在一个简单的世界,就是不想她和自己一样血雨腥风。

佛爷啊,到底还是把实情告知了她,魏卜心想我是个相士,你们做起事来隐秘与否又何以轻易逃出我的判断?

“你回去休息吧!”魏卜并未作答,他心中早已有数,这样做这孩子以后就不会多问什么了。

晚饭过后,魏卜把阡陌叫到后院亭间。他没有转弯抹角,只一句:“你都知道了?”

阡陌自知是瞒不过他的,便也就招了个干净。“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是指我接任职务?”魏卜并不看他。

“不是。”阡陌斩钉截铁。

“瞒你自至今?”

“不是。”同样的回复。

“你为什么不让宗伯大师收我也为徒?那时你还那么小,怎知这中间的险恶?”

“我虽不知这事有这般凶险,但我却知道它绝非好事,或许这就是感知天意吧!总之,我能做的,就是尽力保护你。”阡陌听了这话,除了满满的感动之情,并不想再问什么了,更是从背后环住魏卜,他越是这般为她打算,她越想跟他同苦共甘。

亭廊转角,一抹素白,匿冥转身消失在一片静谧中。

魏卜心里自有打算,虽说阡陌已经得知自己另一层身份,但他并不想许她半点承诺,毕竟师父身在京师,现在邪教祸乱,朝内各方势力纵横,此消彼长,他着实没有心思考虑儿女情长的事情,头一桩就是铲除赤金坛。

圣上这几日已经密旨各部:进来赤金横行,广络权臣,蛊惑人心,危及朝纲。

另有消息称,赤金坛已经开始各地安插眼线,搅乱一切“攻坛”行动。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问冷/著| 言情| 完结
主角是魏卜初念尔的小说《灯下炽之七州卦事》此文是问冷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半盏烛,摇曳暗影,羹汤浊,不比人心凉。一卦定乾坤,生死一念间。朝野纷争、叛党祸乱、亲友叛离如把把尖刀抵住路中人的咽喉,双重身份的魏卜与知己匿冥的阴阳两隔触发魏贤之旷古未有的堪舆之力,背负国仇家恨携一众故人踏上了西域求医之路,折返投靠太子,于公?国难当头,寸土不让;于私?血海深仇,拨开浓雾。惟愿还天下人一片安宁,还入土者死而瞑目。亘古世事皆因果,且以轮回论短长,不识先知卦中世,相因福祸了存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