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章节目录全文试读】主角魏卜初念尔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章节目录全文试读】主角魏卜初念尔

发表时间:2021-12-08 05:27:25    人气:    栏目:资讯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主角是魏卜初念尔的小说《灯下炽之七州卦事》此文是问冷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半盏烛,摇曳暗影,羹汤浊,不比人心凉。一卦定乾坤,生死一念间。朝野纷争、叛党祸乱、亲友叛离如把把尖刀抵住路中人的咽喉,双重身份的魏卜与知己匿冥的阴阳两隔触发魏贤之旷古未有的堪舆之力,背负国仇家恨携一众故人踏上了西域求医之路,折返投靠太子,于公?国难当头,寸土不让;于私?血海深仇,拨开浓雾。惟愿还天下人一片安宁,还入土者死而瞑目。亘古世事皆因果,且以轮回论短长,不识先知卦中世,相因福祸了存亡。

...

作者:问冷 状态: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灯下炽之七州卦事》的小说,是作者问冷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一行书不读,身封万户侯”这是对安禄山的夸赞,更是对李唐江山的嘲讽。这年正月,安禄山进宫拜见圣上,哭诉自己的忠贞,控诉宰相杨国忠 ...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捌:祸不单行 魏卜失踪

“一行书不读,身封万户侯”这是对安禄山的夸赞,更是对李唐江山的嘲讽。

这年正月,安禄山进宫拜见圣上,哭诉自己的忠贞,控诉宰相杨国忠的诽谤。

尔后就求得了左仆射的高官,当月又求得闲厩使,陇右群牧等度使。圣上对其恩宠有加,三月,安禄山才出长安,过潼关,返范阳。

袁淳厚期间听了宗伯之言,年初把气象差事如实照办,圣上大悦。一切如旧,仿佛都在静待洛阳之变。

可关于洛阳天象之事魏卜却另有打算,师父的蹊跷行径所为何事他不得而知,但此番推诿绝非正常,他了解师父并非薄情之人,放着万千百姓不管,入仕为谋又是为何?

如今,他真是想不透其间的缘由,不禁慨叹。

“你是打算再卜一卦,难道你担心这其中还有什么差池?”匿冥关切到。

“早了六月,最迟七八,我这一卦不是怀疑自己对来年洛阳的论断,只是为了觐见,引起圣上重视罢了,这两月之所以没有动身,是想看师父是不是真的就不管了,如今看来真不该犹豫不决,东都数以万计条性命,岌岌可危,难道就不足以让我拼死一搏?”魏卜的忠肝义胆与生俱来。

匿冥太了解他的脾性,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只有向前,哪有退后的道理。“只是你答应我一条,这次进京面圣,我与你一道同行。”

“你留下来照顾家里,我这次秘密前往,是不打算通知师父了,你也知道他如今身居袁府,不论当年如何,今日毕竟依附于袁天师,此事他们既已做了推诿,必也是明白其中的厉害,我并不愿任何人牵连其间。这一次如果圣上积极抗灾,了了我这桩心事,我便请辞脱身,陪你一路云游八方,去你向往的陇右沙海,天地为席,四海为家。”

如果不是后边这句承诺,匿冥不会一时语噻,沉寂在畅想里。

他也明白想脱离丽竞门谈何容易,但哪怕万里有一圣上念及魏卜预测灾事有功,也不是没有一点可能的。“那你一定要保重自己,我在洛阳等你回来,万事不可逞强,随机应变。”

“这个你放心,我明日便出发,估计这段时间雷雨频频,你们多加防范。”魏卜嘱咐一番。

“师父他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吧!”匿冥突兀地问。

“这其中的蹊跷我尚且不得而知,但我相信他还是顾及你我的。”他轻拍了匿冥的肩,但求他安心。

“魏卜,我有一物想要赠你。”匿冥犹豫再三,还是说出了口,他觉得它可以给魏卜带来好运,又或者冥冥中天意使然,他打断了他的思路。

“为何送礼?你我之间不必这些,莫非是还我人情,礼尚往来?”

“自然不是还那一弩之情。”匿冥少有的孩子般口吻,仿佛他不收自己就要耍赖了。

匿冥想就算他要进京面圣,也必须带着这知更鸟,这鸟声音婉转清丽,每天最早出现。只要身上携了特制香料锦包,不出三日它便随身跟随。

魏卜摇摇头,竟笑出了声,“我会保证它的安危!”便开始斟酌面圣事宜去了。

南熏殿内。

“臣丽竞门无良卫魏卜叩见圣上。”魏卜单膝跪地,毕恭毕敬。

圣上依榻而座,眼光迷离,扫了一眼殿下之人,咳了一声。这时,高力士察言观色,高声回,“何事禀报,速速道来。”

“回禀圣上,关于赤金坛一案,洛阳境内已清除干净,此外东都周边山区匪患相关情报也已记录在案。还有一事,臣一直受职于洛阳,近日东都天象反常,便毛遂自荐占卜一方之安,以求大唐盛世不断,康安万年。”魏卜心知这话一出,龙颜定当不悦。

“混账!天象之事也是尔等身份所能企及的?”圣上大怒,我堂堂天朝太史局人才济济,还要你这毛头小子前来胡诌,各司其职暂且不说,你又有何本事出此狂言。

“回禀圣上,微臣怎敢狂言,只是身在东都对其细微异常了然于心,臣知圣上英明神武,太史局众贤良能力不凡,只这异象是来京前三日内之事,臣火速进京,也是想为圣上分忧,尽自己的绵薄之力。”魏卜再一次跪于殿中。

他知道,圣上不允许钦天监以外的人触碰堪舆之术,自己这次触目天威避之不及。

但如果不借助自己丽竞门的身份直面圣上,恐怕朝廷内没有人愿意蹚浑水,洛阳一城安危记挂何处?

只有自己把这事挑出来,逼得太史局接手,再把太史局的责任清干净,借由其权威论断,圣上方能引起重视。

这样一来,袁淳厚和师父只管开坛祭天,论道风水,圣上并不会把这事不满推于他们身上,至于自己直不直接参与星象推算和后期的救灾等等,都已不再重要。

这就是魏卜舍身挽救东都的计划,他算尽所有就是没有如实交代匿冥,因为他知道那一城的性命比个人的幸福来的重要。

那一日以后,魏卜就再也没有回到过洛阳城,知更鸟便也下落不明。

有人说他被下了大狱,监禁终生;有人说他被秘密处决,因为泄露天机,揣测圣意;也有人说他被发配边塞,革职流放。

但自始至终都没有过查办和审判,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袁府这几日门庭如市,一拨又一拨的太史局官员前来拜见。

“袁天师,后日便是开坛之日,这次圣上如此重视洛阳天象,对我等而言可是个绝好的表现时机。”同僚吕颂辞一脸奉承。

“颂辞君尽管办好差事,其他的圣上自有定夺。”

“说起此次洛阳之事,朝中都说是袁天师法术超群,未雨绸缪,个个都五体投地。”

“仰仗皇恩,在下也不过谨守本分而已。”袁淳厚若与所思。

“但据在下了解,洛阳一年内无灾无难是年初大人所测,如今为何这般反其道而为之?想必其间定有玄机。”吕颂辞问到了点子上。

袁淳厚思绪乱窜,回到匿冥面圣那一日下午。

他们一行人被匆匆召进兴庆殿内,不明所以的惶恐状,因为完全不知魏卜之言,没有做任何准备,只待圣上示下。

“袁淳厚,洛阳天象如何?”圣上直奔主题。

袁淳厚也是聪明之人,既然圣上如此问来定是中有蹊跷,况且他也明白今夏秋灾事不免,于是回到:“回禀圣上,年初观天一派祥和之象,谁知近日受陨石磁力之气,有所动荡!”

圣上虽浑噩年老,但并不痴邪,“近几日之事?”

“三五天而已,臣早已拟好奏折,预备上奏圣上”

高力士不待圣上示意,匆匆下了台级,将奏折双手拖起奉于玄宗。

圣上扫过之后,“明日起,太史局筹办设坛祭天,东都天象一事着重勘测,如有灾事立即禀报。”

“是!圣上英明!”太史局一行人匆匆受命,撤出兴庆殿。

那日夜里,宗伯食不下咽。

“此事,突得魏卜秘密行动,一来救了洛阳城,二来为我们安全脱身铺路。之前我二人也想好了退路,却不及此般妥善踏实,只可惜害得他搭上了自己。”袁淳厚哀默低首,“宗伯大师,依你看,他这是……?”

“凶多吉少了,如果此刻还关在天牢就已是万幸!鲁莽之行,枉费我多年的栽培,我这个师父也真如他处事这般,形同虚设。”宗伯又气又痛。

“你的不快我能理解,可放着那么多条性命,又如何视而不见?这事就算求助于你我,不也是束手无策?去年暮秋之际他就汇报过天象,我也求助过太子殿下,如果那时我莽撞觐见圣上,没有十足的说辞只靠推演只怕身陷囹圄之人真的就是我了,况且那不是也把太子得罪了。咱们这位圣上爱民不及一个贵妃,但你若挑战他的权威,引得他的注意,他是不会视而不见,一定会做绝做尽。”

“这些我都明白,只是我痛心疾首呀!现如今又如何问圣上要人?”宗伯眼中带泪,心内却是恨。

他苦心经营多载,为的就是蒙蔽圣上双眼,让他逐渐减轻对北方的警觉,如今魏卜挑起东都灾事,这天灾恰恰预兆了人祸的接踵而至,岂不是给朝廷敲了重重的警钟。

再者,那精心维系的大唐内忧外患之象怕也不能忽得乍现,难以惊得朝廷个措手不及。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这个节骨眼上,能保住你我性命已是减少损失,和上边谈条件等同自缢。”

“那魏卜是我心头之人,我如何眼睁睁看他受难于此?”他此刻恨不得家法伺候,亲手结果了他,明确阻止他上报,偏偏拆台。

“若说痛失爱徒有点言过其实,历来暗暗处置之人不在少数,但魏卜君出自丽竞门,他有你这般功高之师,又协助破获多案,圣上不会因此般就泄愤灭口,生机尚有稍安勿躁,还是那句话一定要从长计议。”

“生机,尚有?但愿吧!”他活着最好,宗伯正要好好管教一番。

当晚宗伯写了两封信,一封飞至魏府,一封上了坞檀寺。

没几日,魏府内,状如天翻。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问冷/著| 言情| 完结
主角是魏卜初念尔的小说《灯下炽之七州卦事》此文是问冷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半盏烛,摇曳暗影,羹汤浊,不比人心凉。一卦定乾坤,生死一念间。朝野纷争、叛党祸乱、亲友叛离如把把尖刀抵住路中人的咽喉,双重身份的魏卜与知己匿冥的阴阳两隔触发魏贤之旷古未有的堪舆之力,背负国仇家恨携一众故人踏上了西域求医之路,折返投靠太子,于公?国难当头,寸土不让;于私?血海深仇,拨开浓雾。惟愿还天下人一片安宁,还入土者死而瞑目。亘古世事皆因果,且以轮回论短长,不识先知卦中世,相因福祸了存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