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念春闺》主角谢葭谢雪全文试读精彩试读

《念春闺》主角谢葭谢雪全文试读精彩试读

发表时间:2020-07-14 08:52:01    编辑:张天天
念春闺

火爆新书《念春闺》是花三朵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谢葭谢雪,书中主要讲述了:穿成名门嫡女,  上能哄好公爵老爹,下能镇住庶出姐妹。  出能搞掂名门交际圈,入能斗垮自家姨娘。  正是年华正好,风光无两。  孰料皇帝一枚圣旨,就这么嫁了……  配给一个粗野武夫,只知道打仗喂马,  自请下堂路漫漫,将军每日淡定钓鱼饮茶。  ……  休想把我苦修多年的琴棋书画诗酒花,  都变成你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

作者:花三朵 状态: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念春闺》 小说介绍

主角是谢葭谢雪的小说《念春闺》此文是花三朵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刘氏一早听到消息,谢嵩吩咐做了几件小男童的衣裳,让贴身的大丫头送到了蒹葭楼去。但是却无门路去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蒹葭楼本来人就少 ...

《念春闺》 NO.007真正用心

刘氏一早听到消息,谢嵩吩咐做了几件小男童的衣裳,让贴身的大丫头送到了蒹葭楼去。但是却无门路去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蒹葭楼本来人就少,嫡女虽然年纪小,但到底是正经的嫡女,是不用和旁的姐妹同住的,来来去去都是在谢葭眼前的几个丫头。教养的妈妈自谢葭病了之后便少入蒹葭楼。后来谢嵩不知道为什么,停了嫡女的教养。

这样一来,要安插几个人进去听听他们说什么,几乎是不可能的。蒹葭楼的大丫头轻罗自然和主子一条心。小丫头知画又是个机灵鬼,半句话也套不出来。三个洒扫的丫头和厨房的婆子又进不得楼,得不到什么正经的消息。

入画为人圆滑,但是常跟着谢嵩在外走动,和内院的关系一般。而且她是早许了人家的,刘氏也不能用抬她做妾来收买她,她也更不用看刘氏的脸面。

送男童的衣裳到嫡女房里……

这其中的用心,不但谢葭自己想不清楚,连刘氏和谢雪也疑惑了。怡Xing斋能打听的人都打听过了,甚至也让最年轻的红姬去试探过了,可竟然都没什么正经有用的东西。

谢雪暂时转移了注意力,认为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刘氏比她心思缜密不止一星半点,便暗暗多留了一分心思。

夜里,轻罗服侍谢葭沐浴过后,正和知画一起给她绞头发。谢葭侧身倚着美人榻,小脑袋靠在温润的玉枕上,听轻罗低低的叙述从外间打听来的消息。

“……刘姨娘很是上心,让赵妈妈亲自到怡Xing斋去问了。不过入画的嘴紧,赵妈妈也不敢多问。其他几个,二姨娘和三姨娘,就没敢到怡Xing斋去造次,只遣了人来我们楼门前走了一遭。”

谢葭有些意外,刘氏会骚动,在她意料之中。但是华姬和珍姬……

“那红姬呢?”

轻罗抿了抿唇角,神色之间有对这新姨娘的不以为然:“今天晨里,抱着小公子到侯爷跟前去过了。奴婢想着,大约是刘姨娘的主意,想去套套口风。侯爷留她到辰时末。”

红姬……

丫鬟出身,能抬妾全靠刘姨娘。年宴上扫了一眼,长得不错,大约是因为年轻,甚至可以说是四位姨娘里最漂亮的。只是论端庄不及刘氏,娇媚不及华姬,高贵不及珍姬。谢嵩对这种空有一副好皮囊,而没有任何特殊气质的女人,恰恰没有什么兴趣。府里的女眷似乎也都很清楚这一点,尤其是几位姨娘,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丈夫的秉Xing。

也正可能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谁也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刘氏是拿她当耳目使,指望她能从谢嵩跟前套出来点什么。但是她去过怡Xing斋之后,刘氏身边的小婢女依然在蒹葭楼附近晃荡。那也就是说,红姬是无功而返。

谢葭想了想,道:“轻罗,你这些消息,都是从哪里打听来的?”

轻罗一下明白了谢葭的意思。

她低声道:“主要是靠知画出去插科打诨。知画年纪小,谁也不会防备她。”

这样消息来源也太窄了。

谢葭道:“你应该多出去和各方的人走动走动。这偌大的郡公爵府,只要有心,没有什么事是打听不出来的。”

原本她没有太把谢嵩送衣裳的事放在心上,只是有些摸不清就里。可是她天生谨慎,看了各房的反应,隐隐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谢嵩当然不会无缘无故谋害自己唯一的嫡女,但却还是要防,他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推到风尖浪口上……

谢葭想着,反正她是个女儿家,自然也无意打压这府里的嫡嫡庶庶。但是却也不想让自己变得太被动。那么,有一个可靠的消息情报网,就是非常重要的了。

可惜,她年纪还小……身边也只得这几个人。大约到了明年,八岁上,按例会多派几个丫鬟过来,能不能用还不知道呢。眼下,也只能靠轻罗和知画两个人。

待她头发绞干了,她让轻罗去把她的月钱调出来。自沈蔷去了,她屋里的月钱就一直由轻罗掌着。原主偶尔也会关心一下,但是很少,基本上都是存着不动的。从给沈蔷守过孝,到现在能正经领月钱,统共是三年。每年二十两月钱。

轻罗交到她手上,整五十两。

谢葭掂了掂,挺重。屋里的开销,三年只去了十两,说明轻罗起码没有大手笔的中饱私囊。

她取出其中的四十两,道:“明个儿去兑了银锞子,轻罗带着三十,知画带着十两。”

轻罗错愕:“元娘?!”

知画反而大方,仔细想了想,道:“元娘是想我们在内院多走动,疏通疏通关系?”

谢葭道:“自然是,走动间,哪里用不着钱。”

轻罗有些忐忑,毕竟,三十两银子,对于一个平民三口之家来说,是可以过个两年还有富余了。她轻声细语地道:“纵然是走动……也花不了这么多。”

谢葭面色淡淡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她一向大胆。

“只盼我这钱,别白花就是了。”

轻罗被她那种淡然从容的气势所慑,竟是不敢起半分别样的心思,只道:“是,奴婢必不让元娘失望。”

知画年纪小,但是非常机灵,听了谢葭和轻罗的对话,略一琢磨,也就明白了。谢葭主要还是在和轻罗对话,对她并没有多交代什么。其实还是因为对她的指望不大。但看她也不多说,听了一会儿想了一会儿,就慎重地把银子收了。

谢葭满意一笑。

几件男童的衣裳,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骚动,那说明一定有什么会冲突到几个妾室的利益。既然如此那最好还是早作准备,毕竟,刘氏母女竟然敢痛下杀手,只怕不是那么简单。

不久以后,谢嵩就亲自为内宅诸人解开了谜底。

一年之计在于Chun。

每年开Chun,大到朝堂,小到宅门,都会有一番新的整顿气象。侯门贵族家的子女,也结束了短短的年假,开始上学。

谢葭作为嫡女,到了这个年纪,该是请西席的时候了。一般,这种事情在开Chun之际,就该办好的。刘氏作为贵妾,没有了郡侯爵夫人,便由她做主。因为摸不准谢嵩的态度,也为了表示对嫡女的重视,先后请示了很多次。举荐的人选,也大多是经过斟酌的。可是谢嵩竟然都表示不满意,并且让她不用再管嫡女教养的事情了。

刘氏疑惑了一阵子,结果谢嵩丢了个重磅惊雷给她。

谢嵩竟然是想自己教!

这下不仅仅是刘氏,整个郡侯爵府内院就像被丢了一枚Zha弹一样炸开了。谢葭自己也吃惊不小。只是这个消息已经放出来了,谢嵩还没有正式通知谢葭。

轻罗带回来的消息:“……大娘背地里闹了一场,被多嘴的人说出去了,侯爷不大高兴。刘姨娘罚了大娘在屋子里抄书。不过最近刘姨娘心情很不好,连大少爷都被她迁怒罚了一场。”

谢葭心中暗想,文远侯谢嵩,是一代文豪,Xing情洒脱,甚是不羁,会有这种惊世骇俗的想法,一点也不奇怪。刘氏一向知进退,顺着谢嵩的心意行事,并不争宠,但是地位稳固。这次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谢葭觉得,这贵妾总不会是考虑到这事史无前例,传出去会坏了嫡女的名声吧?

幸好谢嵩虽然不理内院之事,却并不是真蠢。拖了几日,后院的骚动渐渐平息了下去。毕竟现在唯一说得上话的刘姨娘并没有太过尖锐,其他平妾最多也就是背地里嚼嚼口舌罢了。

然后他就正式通知了谢葭。来的依然是入画,大约是觉得对一个七岁的女童也没什么多说的,入画真的只是“通知”了一下她这件事已经决定了,还有上学的日期。

上学的日期……

地点定在外院的雎阳院……

难不成,谢嵩是想让她一个女孩子,和其他慕名而来拜在他门下的贵家公子一起上学,真正把她当成男儿教养不成?!

轻罗和知画都大惊失色,谢葭也有片刻的怔住,但是很快就喜上眉梢。

入画把她们的神情,尤其是谢葭的,一一记在心底,笑道:“那就这样了,侯爷那还等着奴婢去回话呢。元娘明日可要按时到堂啊。”

谢葭一脸的笑意,挽留了两句,也就让入画去了。

入画刚走,轻罗和知画就都围了上来,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不敢说谢嵩太荒唐,只是忧心忡忡,这样传出去怕有人在背后嚼舌头。要知道,这个时代还是很重视男女之防的,少时便同男子一同席坐读书,还是侯门贵女,这要是被有心人一编排,传出去,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谢葭却是想的不一样,她笑了笑,道:“你们别急,我爹爹还能害了我不成?他自然有他的考量。”

贵族家养了女儿,尤其是嫡女,悉心教养,大抵还是想为女儿找一门好亲事。一来保她衣食无忧,再则是嫁了高门显贵,也能和娘家的兄弟互相帮衬着。谢葭想了,谢嵩为人虽然不羁,但是毕竟为官多年,不可能是一时的兴致。大约是有更长远的见识。

念春闺
花三朵/著| 言情| 完结
火爆新书《念春闺》是花三朵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谢葭谢雪,书中主要讲述了:穿成名门嫡女,  上能哄好公爵老爹,下能镇住庶出姐妹。  出能搞掂名门交际圈,入能斗垮自家姨娘。  正是年华正好,风光无两。  孰料皇帝一枚圣旨,就这么嫁了……  配给一个粗野武夫,只知道打仗喂马,  自请下堂路漫漫,将军每日淡定钓鱼饮茶。  ……  休想把我苦修多年的琴棋书画诗酒花,  都变成你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