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戏精大佬药别停(主角师傅花兮)大结局全文阅读在线试读

戏精大佬药别停(主角师傅花兮)大结局全文阅读在线试读

发表时间:2021-04-11 12:30:30    编辑:青青的
戏精大佬药别停

叶落时花开新书《戏精大佬药别停》由叶落时花开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师傅花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的人看上去可能是个风度翩翩的诗人,而背地里却是个傻子!他说,我会保护你,因为我生来就是为了保护你!我差点就信了!执着于得失往往会让人很痛苦,可有的人天生便只有那一次得失的机会,失去了,便是永远的痛苦……

...

作者:叶落时花开 状态: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戏精大佬药别停》 小说介绍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叶落时花开的原创小说《戏精大佬药别停》,主角师傅花兮,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 “这么厉害!我看看!”逍遥王还未开口,晓灵却是激动着跑到我身前,瞪着大眼盯着我的右眼仔细瞧了半天疑色道:“这也没什么呀,怎么之前那 ...

《戏精大佬药别停》 第三十八章

“这么厉害!我看看!”逍遥王还未开口,晓灵却是激动着跑到我身前,瞪着大眼盯着我的右眼仔细瞧了半天疑色道:“这也没什么呀,怎么之前那么恐怖?”

“喂!丑八怪,你该不会是什么妖魔鬼怪吧!”晓灵突然后跳两步小手指着我质问。

你才是妖魔鬼怪!两个大眼珠子瞪那么大吓谁呀!

我心中无数不屑,却也只得好声好气解释:“我就是我,这眼睛天生的,厉害着嘞,你穿着衣服我都能看清你衣物里面呢!啧啧啧……”我投之以嫌弃嗤之以鼻摇头。

“你!坏蛋!”晓灵立马抱手护住胸前平板,朝着牧清扬委屈道:“师哥!我早就说她眼睛很奇怪吧!你还不信!她就是个妖魔鬼怪!我们要孤立她!”末了,亦朝我一副嫌弃之色。

孤立我……

孤立我?

“哎……这塑元丹甚多亦是一种烦恼呀……”我掏出一粒塑元丹从她眼前划过,便见她两眼放光脸上堆满笑意。

“姐姐!花兮姐姐!是谁敢孤立你?”晓灵脚步至我身前一撩碧蓝衣袖单身叉腰指着其余几人好不义气!“说!是不是师哥?是不是师哥嫌弃你了?我帮你打他!”

说好的让我别得意,她会抢回牧清扬呢!果然有实力就是可以任性!

我看着晓灵的一番自导自演,心中甚是无语,罢了,让她扣两个塑元丹去便是……

“诶~这就对啦,有些人天生就是生意人,即使得不到也要利用它让自己不亏!”晓灵朝我一挑秀眉,好不得意忘形转向牧清扬道:“是吧师哥!”

“晓灵,你可真是个小滑头!”牧清扬一拍晓灵脑门儿,轻蔑一笑道:“而我就不同了,我全都要。”言罢,便一副得意色朝我过来探出手。

“哼~哼~哼~”见他过来我立马收了瓷瓶,双手置于身后哼着小曲儿不搭理他,他居然跟小孩子般撅着嘴不满的看着我。

“呃……”牧清扬突然捂着伤口,俊朗面容突然泛白满布苦痛似遭受重创。

我心惊,便忙将塑元丹取出一粒与他服用,却被他突如其来抓住我手腕:“哈哈!果然还是你最疼我!”

我挤出笑意,抬眼却是满布杀意……

“好了,大事要紧,烦请花兮姑娘用修罗眼探探林峰等人动向,好再做打算。”逍遥王打断我几人的打闹。

“好!”我应道,突遭想起之前那道诡异的眼睛,心中不免有些惧怕。

不过眼下关乎众多人的安全,我即使不愿,也只得开了阴眼向四周查探。好在阴眼并未再引来那道目光,我便安心向四周探查。

果然,林峰几人虽然漫无目的,却也守在周围查探,看来还是对此地十分怀疑。

“他们还在周围没有走远。”我如实告知逍遥王,看他如何打算。

“眼下,牧公子身受重伤,我几人虽实力恢复虽然不惧,但与之林峰交手必然不明智。”逍遥王九寸十八方折扇俱开不住煽动,显是不知如何是好。

“打!怕什么?我晓灵何时怕过?”晓灵昂首挺胸着的模样简直傲慢不堪。

“不知道上次在鬼婆那里谁怕的哭鼻子?”我打趣她道。

晓灵立马泄气,却仍是嘴上不服气道:“谁哭鼻子了?我那是……是……被你吓得!就是你!哼!”说罢一甩头瞥向一边。

……

“师父虽然护我,却不愿参与世间俗事,不过林峰等人与小狐妖脱不了干系,不若请西边无常崖剑圣萧阳出手……”我这般提议。

“嗯……”逍遥王一合折扇放在手中玩弄着点头,似同意我的想法。“此下有两个办法,一是请花兮姑娘以梦蝶一术请出剑圣,否则只得我们且战且退去往无常崖。”

我很想问问:那你们为什么要往这北方跑?可是眼下已成定局,也只得寻找突破口逃离。

“不过若是与他们交手,动静大了怕是会引出术圣林渊,所以只得由姑娘一人前往了。”逍遥王为难色补充道。

“术圣林渊?”我万分不解,这与四圣中的术圣有何关键?

“此前犬子曾探得平定王与术圣林渊有些私交,后天子驾崩,平定王敢如此蛮横也定与术圣有关,那日我几人得青玉子前辈相助离去时深知易被林峰赶上,往西而去的途中突然折返至这北面落神山,想着越是危险便越安全,他们几人定然不知我们会至此地,却不想还是被发现,方才落得这般困境。”逍遥王无奈道。

师姐曾告知我他几人突然迂转,原因竟是如此,不过此前牧清扬重伤,晓灵实力委实差些脚程不快,这也是他们当时最好的办法了吧。

不过说到术圣林渊……

遥想他们几人口中的主上,我不禁有些害怕,若真是术圣所为……

我向着此刻正在一旁事不关己偷瞄我的牧清扬看去,终是没有将这一抹联系告知他,毕竟他脑子不好,万一冲动去找术圣寻死,我以后可怎么办?

转念一想,是否这术圣与我身世也有关?毕竟他很可能是在背后处心积虑要夺我阴眼的那个人……

“也好,若能请得剑圣出手,想我们也必无大碍。”我点头将此事答应下来,毕竟此等大事也只得我灵虚观第一可爱亲自出手。

“如此甚好,我等便在此等候姑娘好消息。”逍遥王双手拖住白纸逍遥折扇向我一礼。

谦卑!儒雅!又风度翩翩!这才叫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哪像牧清扬个傻子性格,自己一身酱油诗却将无数文人的笔墨烂背于心,还自封什么云游诗人,我以后跟了他出去都怕丢不起这个人!

不觉间,我满是嫌弃瞥向牧清扬一眼。他见我神色却是面色发懵不知我意。

……

洞口,我以阴眼探寻山外情况。

林峰等人分散盘旋于各处,不时向着各山洞探寻,我寻了他们一处空隙,掐了梦蝶便从洞口逃出。

将洞口再次封上后,便乘着夜色立即向着西边无常崖而去。不过北方距离西方虽不如东西之隔,却也是路途遥远,我便尽力加快脚步。

未多时,我的阴眼中出现一道身影,那人离我有些远,悬空而立一动不动,我刚开始甚至以为那是一朵似人模样的云朵,直到我近了些,才确定那确实是个人。

怎么会有一个人悬停在半空中一动不动?我心中无数疑惑,却也伴随着不安,好在此刻我身在梦蝶之术中,便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绕道而行避开他。

然后,待我调转身体时,那人影竟也随之改变方向!无论我如何避开,他便在我身前,我若近些,他身影也便近些。

这般,我更是不安,甚至祭出恒道尺在手中以应对,却不知该不该继续前进。

“姑娘,想去哪里?”而那人影却是自己转身,横眉冷目,一衾灰色罗袍无风自动,蔑笑间,威严四起。

我四下眺望并未见他人,想是此人因我而来,便任凭梦蝶之术散去,道:“前辈,挡我去路又是为何?”

“自是为取本该属于我之物。”轻笑间,指我眸间,威压之意容不得我半点反抗。

“修罗眼!”

术圣!我竟然真撞上了这硬茬!这下真的玩儿完了!

纵我愿在牧清扬身边听上他百日吟诗,也不愿遇上这北术圣林渊!

思前想后,我也只得向冥君求助:“冥君!快出来啊!遇到硬茬了!”

“蝼蚁……何……”冥君本有些困顿的声音戛然而止,下一刻,一声咬牙切齿:“术圣林渊!”

不想这冥君竟然认得林渊,眼下我便稍许放心,忙问他:“如何对付?”

“他怎会出现在此,又因何拦你?”冥君在我意识中凝重着语气发问。

我立即将此前之事简而又简告知冥君,目光却是朝向那威严之人字斟句酌道:“术圣前辈,不知何为修罗眼?小女并无此物。”纵使我心中惧怕,也得强装镇定,若无他法,怕只得再向师父求救。

“你断非他对手,逃!”听完我的解释,冥君却只回我这一句话。

而那术圣却冷笑一声,二指一挥随指间飞出一面二尺苍苍椭圆云纹铜鉴,镜面向着我时,天色骤暗万里无光漆黑一片,我已分不清四下景色。

“蝼蚁!通天鉴!快避!”

冥君急唤我,我已在术圣出手之时使出恒道尺,奈何却不见恒道尺丝毫威势,真气如石沉大海般被淹没的一干二净。

“哼!青玉子老道的恒道尺,倒真得来全不费工夫了!”黑暗中,只听得术圣声音从四周响起,却无处寻他踪迹。

“在我方寸天中好生呆着吧,待我回去便取了修罗眼!”随后,世界戛然而止,黑夜消散,入眼一片无尽苍白虚空。

而我恒道尺亦不知何处而去,只觉身体正以一个单脚支撑躬手朝天金鸡独立的姿势静止,除了呼吸嘴巴外,纵使万顷之力亦无处使出。

眼下怕是落入了一方空间之中……

“冥君……咋办……”我无计可施,只得将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冥君身上。

冥君沉默片刻后,有些凝重向我传音道:“闻天阁中血月冥魂阵原来是他搞鬼!我当何人有此本事!蝼蚁,你阎罗决修炼进展如何?”

原来那恶毒阵法竟出自术圣之手,这也难怪,天下阵势最为精通当属术圣。不过听得冥君这般语气,我也便知道此刻事态危急,便如实答之:“三层境界……”

“太浅太浅!”冥君忧心如焚道。

拜托,我才修炼一个下午,纵我武学奇才也不可能一步登天呀!

“姑娘……你也是被抓进来的么?”

正当我被冥君也无计可施弄得忧心忡忡时,身旁却传来一道清雅女声。

我被困时打量了眼前一遭并未见到除我之外任何人,这般声响突如其来着实吓了我一跳,不过我还是镇定下来回道:“对,不知阁下是……在哪里?”

“姑娘,我在你身后呢。”

静下心来,确实听到声音自身后响起,可是我全身无法动弹,甚至连脚都麻了,更遑论转身去看。

“呃……我看不见,你也是被抓进来的吗?”我好奇道。

“哎……不瞒姑娘,我已被这林渊抓来多时……”那清雅之声似有些哀叹。

抓来多时?这女子之声听之便觉着主人年轻貌美,莫非是这林渊老贼囚禁的女奴?

这还了得!

我脑海中想着这林渊身为四大圣之一,竟是此等匪类便越觉着害怕,若是他对我心生歹念……

“姑娘!姑娘!你在想什么?”女子开口打断了我漫无边际的瞎想。

“不知这林渊老贼囚你是何目的?”我还是有些好奇,便向其询问。

毕竟四下无人,冥君一时也无计可施,有人聊天也显得我临危不惊些。

“哎……”她再一声长叹,其无奈之感简直让人闻之心碎。“想是这林渊抓我是想以我和我女儿来对付萧阳吧……”

“他未免太天真了些,纵然要抓了我又如何,若出的去,我粉身碎骨亦不会让他奸计得逞,只不知我女儿尚在何处……”

“唔……要挟啊……”

我听完后,更觉着这林渊可恶歹毒至极,却不知他……

等等……

萧阳?

“剑圣萧阳?”我瞳孔骤变,后知后觉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是的姑娘,这林渊似有什么阴谋,偷偷抓了我和我女儿,却迟迟未有动静,我算算时间,已是两年之久了吧……哎……”女子再一声叹息道。

戏精大佬药别停
叶落时花开/著| 言情| 完结
叶落时花开新书《戏精大佬药别停》由叶落时花开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师傅花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的人看上去可能是个风度翩翩的诗人,而背地里却是个傻子!他说,我会保护你,因为我生来就是为了保护你!我差点就信了!执着于得失往往会让人很痛苦,可有的人天生便只有那一次得失的机会,失去了,便是永远的痛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