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戏精大佬药别停章节目录在线阅读】主角师傅花兮

【戏精大佬药别停章节目录在线阅读】主角师傅花兮

发表时间:2021-04-11 12:30:29    编辑:丘八
戏精大佬药别停

叶落时花开新书《戏精大佬药别停》由叶落时花开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师傅花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的人看上去可能是个风度翩翩的诗人,而背地里却是个傻子!他说,我会保护你,因为我生来就是为了保护你!我差点就信了!执着于得失往往会让人很痛苦,可有的人天生便只有那一次得失的机会,失去了,便是永远的痛苦……

...

作者:叶落时花开 状态: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戏精大佬药别停》 小说介绍

《戏精大佬药别停》为叶落时花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远处,似有一山脉夺黄沙漫衾而出,虽不至入九霄之势,却也在这落神山中格外醒目。我抖了抖眼睑后又揉了揉,疲惫的目光恢复些许清晰,便可 ...

《戏精大佬药别停》 第三十七章

远处,似有一山脉夺黄沙漫衾而出,虽不至入九霄之势,却也在这落神山中格外醒目。

我抖了抖眼睑后又揉了揉,疲惫的目光恢复些许清晰,便可见那山士层层叠叠,山岩交错复杂,最适合牧清扬这般宵小之辈藏身。

全速御空而去,不过细细想来,反倒心底有些担忧。

所谓福祸相依,牧清扬若去了那山中,自可得藏身佳处,然林峰之辈亦非眼盲,也便会更加轻易找到牧清扬。

……

山巅,我俯瞰而下,远时倒不尽然,近了方才发觉自身之渺小如那黄沙一粒。眼下的山,若非御空而行,怕登上这山顶之日便是半老徐娘之时。

山上虽无寸草木,却也是满布流沙山洞,况此刻瑟风阵阵,难以察觉丝毫气息,想那牧清扬等人定然藏在此处。

我环顾四周险峻山势,便直接开了阴眼,极尽我之所能后,确实发现了几个模糊的身影。

未做迟疑,我仍在梦蝶术中向着那几道身影靠近……

突然!一道诡异至极的气息在我心底蔓延开,恍惚间只觉天旋地转,我紧闭眼眸拼命甩了甩头却也不见丝毫好转。

那是一种极其诡异阴森的气息,即便是旱日当空亦觉身体之阴冷,识海中血池突然随着这气息呈翻江倒海之势奔涌翻滚,我收了视线,意识中却是一道巨大的血红瞳孔赫然出现。

那血眼在识海中巨大的仿似无边无际,瞳仁却似琥珀般通透见底,而纵使这般血色诡异的眼,我仍是能将它瞳仁中每一道睫状体看清,如果我没记错,我曾经看到过一次,在溪水中的倒影离……

这可怖的巨大眼球,竟然与我阴眼极其相似,而此刻我的意识就这般站在它的面前,它看着我,我已在这血眼的压迫下无法动弹。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记得我开了阴眼便将这血眼引出,想是与我使用阴眼有关。

然而,不管眼前的血红眼眸如何满布怨恨,如何透着恼怒,却不得伤我分毫,我心中便放心了些许。

少许功夫后,这眼眸终在我意识中褪去,我也便不再被这威压所控,回神后只觉着后背发麻腿脚酸软,好在并未发生大事,便想着继续寻那几道身影而去……

那几人藏于洞窟之中,以泥沙封了洞口,沙石飞过抚平痕迹后,从外看去根本难以分辨,毋需质疑,那洞中几人便是逍遥王等人。

不过我并在急着进入山洞之中,而是在四周探了一番,几道身影寻迹缓至,果真林峰等人已然追来。

这般,我便随意施了个术将沙石洞口打开,待我入得其中后再封住洞口,神不知鬼不觉进得洞中。

不过逍遥王他们这几人确实高明,外有黄沙漫天掩盖气息,又处于山中难以察觉,若非我有阴眼,怕是找遍这落神山也无处寻迹吧。

我缓入洞内,却未急着与众人会合,而是观察林峰等人动向,待确认几人未发现此地后,我方寻着山洞内去。

只是我万般不解,这几人如何寻得这洞窟得以龟缩藏身……

黑沉沉的洞内只有两处些许火光,我停在拐角处习惯性贼人模样探头向着洞内查探,忘了我还处于梦蝶一术中。

几人尚在调息,只牧清扬气息微弱面色苍白,想是那伤太深。

忆起那时一剑,他竟舍弃自身性命,身中林峰一掌,再中师姐一剑,他这般对我,我何以报之?

想着,眼角竟有泪水不觉滑落。

“花兮姑娘,牧公子暂无大碍,只是需要些时日恢复伤势。”逍遥王闭目调息中似发现了我的存在娓娓开口道。

“这般便好,我从师父手中得来些塑元丹,便赶来给牧清扬治疗伤势。”我退去梦蝶术,在一等人有些诧异的目光中,抱着一大瓷罐到牧清扬身前。

“这是塑元丹?”看到这罐塑元丹,晓灵疑惑不解。“这么一大罐……不会是假的吧……”

“呃……是塑元丹……”

我讷讷的看向怀中,分量确实重了些,而且师父就是随随便便找了个瓷瓶子装起来,很难让人相信这么一大罐的东西是塑元丹吧,毕竟这等丹药若是凡界,怕仅是一粒都要用锦盒藏于身上,日日难寢怕被偷了去。

几人皆对我投来质疑的目光,弄得我也开始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丹药。

自疑中,我轻轻扯开瓶口上毫不起眼的木塞,塞的却是忒紧了些,废我好大力气才拔出木塞,还洒落出几个丹药。

一瞬间,药香四溢,闻之便觉神清气爽,实乃丹药上品无疑!

众人诧异,箭步而至身前,瞪大个眼珠子往我怀里瞧,弄得我像遇着一堆贼人,我便在洞中掐诀引了一团火光,让他们翘个明了。

“乖乖!真是塑元丹呐!这么多!我需要一颗尽快恢复真气才行。”晓灵张大个小嘴巴垂涎三尺,立马往我瓶中掏出一粒放入口中后忙将地上两颗拾起,皱眉道:“浪费可耻!”

逍遥王点头赞许:“花兮姑娘,有了这瓶塑元丹,我们便可恢复真气。”随后也从我瓶中扣出两粒塑元丹。

怎么这些人都这样……我是来救牧清扬的呀,看看人家晓云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这才是高人呀……

“我需一粒提升些修为。”晓云冰冷着欠他几百两银子的面孔来我身前掏出一粒后回到一旁服下丹药闭目调息。

……

这么好用?还能提升修为,那我这一罐……

杜少青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上,一脸的讨好之色看着我。

我见他真气未损耗多少,资质平庸修为也长不到哪里去,不知这塑元丹对他又有何用?

“花兮姑娘……我……饿了……”

“……”

分了好些许丹药给他们,亦不过用去瓶口处一点,对这肚大口小的瓷瓶根本无所消耗。

如此,我方才来到牧清扬身边,晓灵赶紧将牧清扬扶起来,一脸讨好色道:“花兮姑娘,这种粗活我来我来!以后啊,我晓灵定以你马首是瞻!还有吗?再给我一粒嘛~”

呃……

这丹药这么好吗?

我不是她情敌来着……

因为牧清扬伤势比较重,我便直接给牧清扬服下两粒塑元丹,片刻后,牧清扬面色方显些许红润些。

师父就是师父,一出手就注定不平凡,真好,我也跟着沾光。我心中自是为有这般好师父得意一番。

“花兮……花兮!”他唤我名字却似在梦中,突然紧紧抓住我手腕,似惊惧着、担忧着:“花兮!小心!”

我轻抚他的温润脸颊,拭去他眸间担忧。他似随之心安些许,呼吸渐渐温和,传递而来的却是温柔。

“牧清扬……”我轻唤他,他却不再回复,是以沉沉睡去。

“他就一直这样叫你名字……”晓灵嘟囔着小嘴满是不悦瞥向一边,末了,眸间还有嫌弃之意道:“听得烦人!恼人至极!”

几个意思……方才不还唯我马首是瞻吗?我也是满脸僵硬,一阵语噎。

牧清扬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伤势恢复却尚早,我便扶他起身席地而坐渡之以真气催动药性的发挥。

看着他那被师姐刺透胸膛的一剑,若非偏离些心脏,怕已是药石枉然。

不知不觉间,心中更觉对牧清扬此人情重三分,只是一想起来以后若与牧清扬结双,日日面对他的诗情画意,我便冷不防打了个冷颤。

怕之!怕之!

哎,多好的一个人,被自己给毁了……

渡得一些真气后,我亦停下打坐恢复,想那塑元丹宛如神药,便掏出一颗磕上一粒。

入口丝滑回味无穷,一道暖流直窜心头更胜那甘霖美酒三分,末了,竟还在口中留下丝丝甘甜,久久未有散去。

这感觉,这味道竟与那蜜糖相似至极,满满的都是师父对我的爱啊!这回味无穷的甘甜是什么?好熟悉,却穷极我之所学亦未解之。

我似乎听见耳畔传来师父的声音:是枸杞!我加了枸杞!

对了!这甘甜之气,这香浓之息,原是来自枸杞!配合上这丹药之香,又出自师父之手,定然是好吃至极,且对身体百利而无一害,实乃修真解馋之极品!

再来一粒,仍旧沁人心脾,芳香四溢,便是闻之已觉气脉通畅虎虎生威能打死牛,这一粒下去真气如狂龙出海竟从体内迸发而出,纵使我身体极速吸收炼化亦不及其迅猛之势。

而我亦惊奇发现,那久久未曾松动的境界竟开始攀升,待我神识一阵清明后,竟已到了道初后期境界,只得半步便可踏入天人之境,虽然与师父那般无我之境隔阂甚远,但这般成长莫不说明了我已可以至步罡踏斗术第六开阳位。

虽然这般增长了实力,不过其实与那天人之境还很遥远,毕竟师姐四年前便已踏入道初之后,如今任然未曾入得天人境,可见难度非同一般。

且莫说师父从不允我们在“道”之上走捷径,就算凭借丹药到达天人境界,之后也已非丹药可以修炼的境界,需日夜与天地之道融合方能感悟大道得以修炼。

不过……

既然师父说要至天人境界丹药才没有作用,那我现在多吃两个应该没事吧?

师父啊,莫怪徒儿偷懒,实在是徒儿资质愚钝,不若丹药来的直接啊……

我一番苦口婆心自我解释后,又是两粒下肚,顿时只觉府中一阵狂龙乱窜,口鼻耳眼皆是真气喷涌,纵然我极力炼化,仍是聚少漏多……

“呃……”

许久,牧清扬扶额撑起身子醒来,想是昏睡太久又失血过多头晕吧,一副难受之色猛拍下自己脑门儿,这才抬头极不愿般睁开眼睑。

“师哥!”晓灵几人忙上来查看牧清扬情况。

而见他醒来,我自是退去打坐,上前拖起他手臂关切道:“牧清扬,你好点没有?”

“花?花兮!你没事吧!”牧清扬见我后一扫疲惫之意,激动着询问时眸间紧皱满是担忧之色。

明明是我先关心他,到最后却成了他担心我了?

“我没事,你的伤没大碍吧?”我瞥向他的伤口,仍是那般触目惊心,心只觉被扯着难受,让我有些酸楚,忙将塑元丹再递到他面前道:“这是师父给我的塑元丹,对你恢复伤势有用吧。”

“这么多!”牧清扬看着我手中一罐塑元丹瞠目结舌,随后赶紧伸手掏出两粒一扔像吃花生豆般吃下两粒,末了补上一句:“不错不错,不仅药效不输药王,做的还比药王的好吃。”

然而,片刻后,七孔冒气……

牧清扬一边念叨着厉害厉害!将师父手艺狠狠夸了一番后,这才与一等人闭目调息。

少顷,逍遥王杜易上前与我道:“花兮姑娘,在下有一疑惑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爷请讲,小女知无不言。”我眉头一皱,不解逍遥王有何疑惑。

“嘶……”逍遥王甚疑之色摸了摸他没有胡须的下巴想了想,道:“不知姑娘可是修罗眼的主人?”

修罗眼?阴眼?

“怎么了王爷?这阴眼与我天生俱来,不知王爷可知其是为何?”我心中也是疑惑,所谓异于常人便是妖,不同于人是为魔,我虽非妖魔,但这眼是否太过诡异了些?

逍遥王听罢,却是面色些许凝重眉头紧锁,少许后,方才宽了眉间笑道:“呵呵……姑娘真乃异人也,我自是不解其中奥秘,不过据说修罗眼不分昼夜,黑夜亦如白昼,不知可是正确?”

他竟然知道?

“是,不知逍遥王有何看法?”我如实答之。

既然此前在众人面前开了阴眼,且他们并无所太多震惊,想是也对这阴眼有所知吧。

戏精大佬药别停
叶落时花开/著| 言情| 完结
叶落时花开新书《戏精大佬药别停》由叶落时花开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师傅花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的人看上去可能是个风度翩翩的诗人,而背地里却是个傻子!他说,我会保护你,因为我生来就是为了保护你!我差点就信了!执着于得失往往会让人很痛苦,可有的人天生便只有那一次得失的机会,失去了,便是永远的痛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