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戏精大佬药别停完结版精彩试读小说】主角师傅花兮

【戏精大佬药别停完结版精彩试读小说】主角师傅花兮

发表时间:2021-04-11 12:30:24    编辑:缕缕
戏精大佬药别停

叶落时花开新书《戏精大佬药别停》由叶落时花开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师傅花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的人看上去可能是个风度翩翩的诗人,而背地里却是个傻子!他说,我会保护你,因为我生来就是为了保护你!我差点就信了!执着于得失往往会让人很痛苦,可有的人天生便只有那一次得失的机会,失去了,便是永远的痛苦……

...

作者:叶落时花开 状态: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戏精大佬药别停》 小说介绍

主角是师傅花兮的小说《戏精大佬药别停》此文是叶落时花开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无尽的血色光亮,我已不知是白昼还是夜晚,识海中也只有我一人。而此时此刻识海中回荡着的仇恨何止之前百倍,那些皆是来自于我无尽的怨恨 ...

《戏精大佬药别停》 第三十四章

无尽的血色光亮,我已不知是白昼还是夜晚,识海中也只有我一人。而此时此刻识海中回荡着的仇恨何止之前百倍,那些皆是来自于我无尽的怨恨。

我的心被拉扯般痛楚,每一次阵痛,都让我的恨意更上三分,最后在我的愤怒中彻底决堤。血海在我意识外的脚下蔓延,向着周围一点一点将那些花草淹没。

不再如上次,此刻我的恨意虽如滔天巨浪,意识却还清醒,尚能分辨自己想做什么。

是那次牧清扬侮辱于我时,我的怒意将这片血海的怨念都给抹杀尽了吧。

而我现在想做的,便是杀了这些人……

“世子妃……你们不是想要我的眼睛吗?”我忍着眸间的冰凉,忍着身体传来的阵阵心痛,抬眼,血海翻涌。“来拿呀!”

只是意识轻轻转动,那血海便与我心灵相通般分出血手,瞬间将她抓住悬至半空。

此情此景,冥君突然传来震惊的声音:“蝼蚁!你可以控制住阴眼里的力量了?”

“是!”我传音与他后,便不再多做解释。

“很好……”冥君传音低语,我却不解其意……

看向师姐,我御空至她身前,看着她在我的面前挣扎,我心中的恨意却是不见半分消减。

她在我面前像个蝼蚁般挣扎着,露出了小小的肩膀,可怜的像是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娇弱女子。看着她的肩膀,我有种嗜血的欲望,她挣扎的越可怜,我的欲望也便更浓。

嗜血欲望中我诡笑着在她肩膀上狠狠咬下去一口……

她发出痛苦的声音,而这种娇弱的声音更是让我嗜血欲望更强!

我拼命吸血,只感觉无尽的恨意需要将她鲜血吸尽、饥食她肉、噬尽她骨方才能够平息一些。

可是,待我抽身时,在她痛苦的面容上为什么会出现那一抹的解脱?

“世子妃!”

耳旁传来林峰急切的声音,一股气势从身后袭来逼我退步,待回转,我的血手已被林峰所破。

她从林峰的手中离开,瘫倒在地像个柔弱的娇女子般捂着肩膀,眸间惊恐未定。

因为我的变故,所有人都已经停手,林峰他们护着书雪,而我瞥一眼身后,晓灵他们亦是面容惊惧,搀扶着牧清扬与我隔着一些距离。

“吓到你们了么?”我冷冷一笑,继而回头看着眼前林峰几人,语气阴沉夹杂着恨意:“你们都得死!”

一挥手,地面的血海翻涌着,咆哮着化作滔天巨浪席卷林峰几人而去。

……

他们也确实有些实力,也能凭借力量破开我的血浪,可是我的血浪层层叠叠,无穷无尽在这黑夜中不断咆哮。

他们在我的血浪中不断挣扎,他们想要从天上突围,我的血浪便将他们拍下,他们想要后退,我便化出血墙拦住他们的退路,他们想用结界抵抗,此番却也难再抵挡。

他们就这般,在我的仇恨中不断哀嚎。

突然,层层血海中有一物破浪而出,我还未反应过来便直射我而来。

待看清,那是一道巴掌大小的符,一道挂着蜿蜒扭曲符文的白符,散发着苍白的寒光透着阴森的气息,瞬移间符文已至我眼前。

冥器?

我心中刚才一惊时,只听得血浪中传来一个“灭!”字。

下一刻,符文突然闪烁一下,我便觉剧痛传遍全身直入灵魂深处,仿似要将我灵魂撕碎啃噬,这痛楚简直比之剜心摧骨更胜三分!

这一瞬间,我竟动弹不得,哪怕我想要轻轻动一下手指,便感觉意识都快被这份疼痛带来的痛楚淹没。

下一秒,血浪平息转而渐渐消失,林峰尚在几人惊恐喘息着。

……

“灭魂咒竟在此处!蝼蚁,收了它!”冥君传来激动的声音。

“我……动不了……”我只觉意识痛的消沉,又如何能够收这冥器?况且这灭魂咒发动之后,我只觉我的灵魂都被控制,根本不能再使用阴眼的力量。

“灭魂咒乃四大冥器之首,你不慎被它控住,阴眼亦没那么容易奈何得了它,你看向它!我助你破了这灭魂咒!”冥君急切的传音。

我紧咬牙,忍着从灵魂传来的撕裂感,竭尽所有力气看向眼前的符咒。

“灭魂咒,散!”冥君念道。

随着冥君话音落地,那银光符咒光晕突然暗淡下来,随后彻底失去光晕,只剩下一枚巴掌大的石雕符文漂浮在眼前。

这般,我刚从灭魂咒的控制中解脱,便听得林峰怒喝:“妖女!你怎会破了我灭魂咒!”

显是他明白灭魂咒也可以控制住我,但他千算万算算不到我身上还有个冥君!

而冥君告诉过我,这四大冥器本就是他冥界所有,其中三件便遗落在了人界。

“快收了它!”冥君激动与我道。

此刻,我仍旧在灭魂咒方才顷刻间的威压下痛苦不堪,不过我仍旧强撑着痛楚,开启阴眼将灭魂咒收入阴眼之中,同时祭出恒道尺在手。

“小辈!我定将你挫骨扬灰!”林峰真气近乎疯狂般爆发,狰狞着面容咆哮着,扭曲着的恨意像是被偷了几万两银子。

我此刻却是使不上一点力气,就连那阴眼的力量也因为方才灭魂咒与我断了联系,所以我只得使出最后一点真气,想请师出手帮我。

而随着林峰的气势爆发,地面不住晃动出现道道裂痕,杀意凌厉扑面而来,我一时间竟有些难以支撑。更为可怕的是那地面道道裂痕中所喷涌而出的真气,竟将那裂痕边缘也逐渐融化成岩浆。

“花兮姑娘,我来助你!”

正当我独自面对林峰之时,逍遥王跃至我身前,同是气势攀升至极高点,折扇尽开,于周围幻化出无数折扇。

“寤从容以周流兮,聊逍遥以自恃。逍遥扇!”

无数逍遥扇随话音飞向林峰,道道扇影如同利刃。

晓云亦随之出手。“沧月!逐浪!曜日!三式归一!”三剑聚合化流光而出,汇聚于无数逍遥扇中,气势更显凌厉。

却见那林峰仍是真气磅礴并未出招,待那三剑封喉而至时,眸间陡然犀利,威武身体突然满布青筋,真气喷涌更将地面裂石震退。

而那封喉一剑,竟也入不得他半分皮肉!厉害!我都忍不住在心中为林峰赞叹,虽然他是我的敌人!

下一刻,无数逍遥扇赶至,化作道道银光利刃飞舞,却也只听得金器碰撞之声,未见林峰丝毫损伤。

突然,林峰在这道道银光中躬身一跃,脚下地面随他发力之时竟瞬间崩塌,那道道银光骤然破碎,三剑散离归位。

林峰人未至,那绝强的气息便已压的我喘不过气动弹不得,任那冥君在识海中不断叫我逃离,我亦难挪动半步。

而我,只得在心中希望师父能快些赶至……

……

师父,徒儿要死啦……

眼中的林峰身影已近在眼前,而这一切仅仅在刹那之间。

师父,徒儿真的要死啦……

突然,手中恒道尺似受到召唤,从我手中脱手而出,绽放出耀眼的蓝色光晕。

这蓝色光晕厚重的像是一道厚厚的巨浪,恒道尺飞行中随之洒落滴滴真气凝聚而成的水滴,与我那蓝色光晕的天枢相比,强如天壤之别。

林峰一拳也在此刻刚至,与那天枢巨浪相遇,霎时地动山摇,天枢巨浪惊起层层波浪真气四泄,不过好歹挡了下来。而本就破裂的地面更是被震出一个巨坑,两两相遇的冲击力甚至将我三人震飞三丈。

不用想,自是我最可爱的师父赶到了!我忙向四周环顾,这才发现师父已站在我身后。

“师父!”我直接朝着那白衣飘然,仙风道骨的道人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他已激动的泪流满面哭诉:“师父啊,你要是来迟一步,徒儿就……就被打成浆糊啦!哇……”

“顽劣!”师父有些责怪之意的扬起手便给了我一个脑瓜崩,疼的我眼泪呀稀里哗啦直流。

“杜易见过道圣前辈。”逍遥王向着我师父躬身行礼,而后众人随之行礼,甚至连那一向孤傲不堪的晓云竟也行了礼。

难得!甚是难得!

“嗯!”师父拂髯一笑点头,十分温和。

而那林峰也上前来,虽然眉宇间还有怒意,却也掩藏的极深,只是语气中还带着些许不悦一礼:“见过道圣前辈!”

“不敢当,近年来深居道观,不想这世间竟也有此等高手,实属难得。”师父平静打量林峰一眼道。

虽然师父此时看上去很平静,但我知道师父的性格,他若越是平静,便证明越危险!

若是我犯了错,师父罚我抄书还好,若是平静对我,我便知那灵虚观挑水洗衣的事情又要落在我身上了。

所以有些人表面上看上去温和,发起火来就忒可怕了。

“在下玄影盟盟主林峰,是平定王下属,此番乃是为了逍遥王暗结私党欲对朝廷不利一事。”林峰似有所思自报家门。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逍遥王冷哼一声,显是对这般说辞不屑置辩。

我亦向师父沉沉点头。

“哦?”师父疑色看着林峰,眉间似有疑虑道:“那阁下为何对我徒儿痛下杀手?”

林峰见师父这般模样,忙扯了笑意恭敬道:“恕在下眼拙,竟不知这姑娘是前辈爱徒,不然纵使千万个胆也断然不敢伤她分毫,在下在此向姑娘赔个不是。”

而他未提阴眼一事,想是有所顾忌,否则又怎会这般低头?虽然我不知是何原因,但也可猜测出这夺我阴眼背后的人见不得光。

如此,我便更是好奇,这杀了牧清风之人究竟是何人?不过此刻相比此人,我更恨那远处的绝色佳人!

“呵?”我从师父怀中出来,指着远处低着些头眉间满是焦急的书雪师姐道:“师姐,你也不认识我了吗?”

“书雪……”

师父也被我这番话所吸引,顺着我所指看去,霎时一股无形冷意在周围弥漫开。

书雪师姐显是被师父眸光所惊,转而缓步上前来,双手无措摆放,颤抖着身子上前躬身一礼。“师……师父……”

师父仍是平静面容,只是气息有些厚重,随后突然一声怒喝:“跪下!”

随之,一股无形压力突然爆发,沉重的好似千斤之力,在师父这一声怒喝中,白色道袍阵阵飘扬更显气势无法抵挡,瞬间将师姐压倒在地。

“书雪,你身为灵虚观大师姐,从小天资聪颖乖巧伶俐,却不想你竟做出毒害同门这等丧尽天良之事!说!何人指使!”师父向着眼前可怜的小身影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厉声质问。

这是我第一次见师父生气的样子,若说平静是可怕,那此刻便该以深渊形容不为过。

看着地上颤抖着身子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我心底竟也会痛心不已。师姐这么好的一个弟子,师父将一身技艺毫无保留传授给她,她却这般伤了师父的心,我已不敢想象师父心中有多痛。

“师父,对不起……要怪就怪天意弄人,师父自小对我疼爱有加,我却做出这等让师父心寒之事,师父取了我的性命即可,请师父念在多年的师徒情意不要再恨徒儿!”师姐跪倒着匍匐到师父脚下,拉扯着师父衣角苦苦哀求,却不愿透露一个字。

师父听罢,我竟感觉他气息稍许紊乱,待他仰头深吸一口气后,眸间竟带着丝丝凉意:“书雪……你背叛师门,谋害师妹,若你不说我断留你不得……”

“请师父责罚……”师姐闭眼,眸间无数凄凉难自掩。

她连死都不怕也要护着身后之人……

“哎……”一声长长的叹一声,或是师父不舍,起掌之时也阖上眼睑。

而我在一旁看着,此刻心中亦是无比复杂,师姐害我,我恨她,可是,她还与我那么多师姐妹情谊,那仇恨如何能轻易将这般记忆轻易抹去?所以师父抬手,我的心亦被狠狠一扯时,我便知道,若师姐死了,我会痛快,也会难过……

戏精大佬药别停
叶落时花开/著| 言情| 完结
叶落时花开新书《戏精大佬药别停》由叶落时花开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师傅花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的人看上去可能是个风度翩翩的诗人,而背地里却是个傻子!他说,我会保护你,因为我生来就是为了保护你!我差点就信了!执着于得失往往会让人很痛苦,可有的人天生便只有那一次得失的机会,失去了,便是永远的痛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