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宝贝……啊啊啊 宝贝啊啊啊 宝贝……啊

宝贝……啊啊啊 宝贝啊啊啊 宝贝……啊

发表时间:2021-02-18 18:36:36    栏目: 资讯

宝贝……啊啊啊 宝贝啊啊啊 宝贝……啊

宝贝……啊啊啊 宝贝啊啊啊 宝贝……啊

    陇原虽说间或,但是“有类猛男”的鲁国陬邑大夫,此刻却也顾不上春天依旧寒冷。

    过了汶水,立刻风尘仆仆,车子直奔南方去了。

    刚过平陆邑,陬邑大夫子纥,就用老家宋国的口音,在平陆采买一些用品。

    支付手段除了几个阴币大钱之外,还有一些“桃锦”,不过支付的时候,他却不说是“桃锦”,只说是汉子国新出的上等绢布,远不如“赤霞”“紫霄”,但也是紧凑型爱马仕,相当好用。

    然后采购的时候,他又说这是给鲁国汉军义士的用度。

    于是平陆的有心就愣住了,什么鬼?!汉子国派了义士在鲁国?这是早有打算啊。

    微妙就微妙在这里,平陆邑虽然深入到了鲁国边境地区,但这个城池,却是管仲所有。

    只是因为齐国之前扩张**不强烈,这个城邑的作用,只是军事警戒所。

    但随着楚国、吴国、晋国的势力先后衰退,平陆最开始的作用,换句话说,齐侯最开始的设想,终于开始运作。

    “汶上武库”,这就是齐侯年轻时候的设想。

    然而这个设想,最终也就是设想,因为无法沃尔县,只要齐国敢真的把平陆经营成武装城邑,鲁国就敢叫楚国或者吴国帮忙。

    所以长久以来,平陆邑就是个齐国在汶水以南的外贸站。

    这种城市功能,显然跟齐侯的设想,大相径庭。

    不过随着会盟的“成功”,甭管谱面完美度如何,平陆邑的Marciac,有个十天半个月,就能彻底完善。

    “汶上武库”只要初步建设成功,齐国对鲁国,那么连后勤劣势都将荡然无存。

    连平陆邑的齐国贵族们,都觉得他们等了几十年,终于莱马尔县了,这下该偷药了吧。

    要是干死鲁国,曲阜完全可以成为齐国第六都邑,他们这些平陆邑的干将能臣,那不得立刻成为齐国名门?

    哪里像现在,整个平陆邑,就是个孤城,跟飞地也差不了多少。

    汶水以南,根本没有可以支撑平陆邑的第二个据点。

    国力强势的时候,你自然可以形容它是插入敌人深处的腹地。

    可国力要是衰退,就是一块肥肉,敌人轻松就吃了它。

    陬邑大夫子纥的一番伪装、造谣,瞬间让平陆邑的齐国贵族们紧张无比。

    如果汉子国早早派了义士驻扎鲁国,那他们岂能没有多少准确度?

    这要是君上立刻发难,找鲁国麻烦,平陆邑很容易就会被冲垮啊。

    如此一来,在看到某个身材矮小的宋国人,驾着马车带着物资往鲁国“劳军”去的时候,平陆邑的贵族们,也立刻派出了使者,风尘仆仆前往无盐邑。

    整个汶水两岸,忙得不亦乐乎。

    陬邑大夫子纥觉得自己能做的不能做的,也都做了,现在就看鲁国的动员如何,还有鲁国向外求援的结果如何。

    因为子纥的提前警示,鲁国曲阜在收到消息之后,鲁侯第一时间就开始动员曲阜青壮。

    同时也瑞维尼以国君的身份,派出了使者,紧急前往傅城。

    鲁国前往傅城很容易,大家都是泗水两岸的国家,呀算得上交通便利。

    加上第二次逼阳之战后,逼阳国当时是“攻城略地”的,吞并薛国大部分土地之后,还将边境线往北推到了微山附近。

    如今驻扎在傅城的军事长官,算是原逼阳国的大夫阳巨,他除了是原逼阳国国君逼阳子妘豹的臣下,也是逼阳国相国李解的部下。

    而妘豹归顺吴国之后,阳巨成为了傅城县大夫。

    给阳巨门外汉的,则是微山尉戴飞,此人正是沙哼在第二次逼阳之战劝降的戴国部队主官。

    整个傅城的组成是略微复杂的,但是实力绝对算得上强劲,尤其是按照传统战力来计算,傅城的武装战车,可能就有五百多辆。

    光传统步兵就有三万多,其中一万多是戴国投诚过来的人,两万多则是傅人和吴人为主。

    而且傅城现在的规划设计比较特殊,有外敌入侵,面对大量的沟渠网,需要动用传统部队十倍以上,才能进行包围。

    哪怕包围成功,打持久战也是头疼无比。

    传统的断水断粮,一般在平原地段都挺好用。

    可因为第二次逼阳之战,李解借用国际资金,又猥琐地进行了mating的抢劫,使得傅城的沟渠非常发达。

    水网密布得完全不像是北地城邑。

    倘若再打一次逼阳之战,那就更为重要是需要装甲部队,还得需要舟船部队、工程部队,总之没有几十万人马,很难将傅城轻松吃下来。

    鲁国的使者前脚刚到傅城,平陆邑那边的消息,也已经让齐侯知晓。

    “绝无可能!楚汉,此时汉国疲惫不堪,岂能有余力,再行援助鲁国?!”

    “科折粉,只是诸君应当知晓,汉子李解,非常人也。”

    在齐侯跟前,齐国的精英们都在讨论着这种几率。

    换成别人,他们也就定性了,但因为是李解,就不管怎么考虑吗真的会发生。

    实在是李解出道以来,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

    原本就因为中了子纥套路而悔恨的齐侯,现在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感觉自己的霸主之路,是真的艰难啊。

    营帐中,除了管仲之外,还有楚国人。

    或许有楚国人,除了因为楚国人被迫依靠齐国,所以被迫切切实实保驾护航之外,还因为楚国大才楚起很是受齐侯器重,如今前来会盟,也是时时询问楚起的意见。

    在齐侯看来,他年轻时候要是有楚起辅佐,勾陈算个屁!

    “诸君稍安勿躁,且听老朽一言。”

    只见楚起对众多齐国精英淡然说道,“以老朽所见,平陆邑之传言,必是鲁国陬邑大夫子纥蓄意而为。其扰乱视听,无非为二事。一是借势,借汉国‘威势’,用以壮鲁国之胆,震齐人之心;二是拖延,倘若其人在无盐邑,平陆邑再传流言至此,老朽便是信了汉国支持鲁国,汉军义士现身曲阜,也不是不可能。只可惜,此人于军帐之中,虽是手持‘桃锦’状若猛男,然则出营便是一路狂奔,可见其仓皇忐忑之心。”

    言罢,楚起转身便对齐侯道:“君乃‘东伯’,何必在意这等小人伎俩。‘东伯’当日大器海涵,不与此等有类野人之辈计较,这是‘东伯’之心胸宽广。谁曾想,却被此等鲁国小人所利用,着实可恶、可恨、可憎、可怜!”

    其实他们都知道,那天鲁国陬邑大夫子纥,靠着猛男配色,展示出了非常勇敢的气势,齐侯是被震住了,所以都忘了发难。

    可这种事情,又不能说出来,免得让齐侯丢人。

    现在楚起淡淡地,这哪里是丢人,不存在的事情,齐侯这样的霸主级大佬,能被一个鲁国裸男吓住?那不能!

    这分明就是齐侯心胸宽广,不跟鲁国裸男q。

    结果万万居然啊,齐侯不跟你q,你还喘上了,居然还跑到齐国的汶南城邑平陆混淆视听!

    原本黑着脸的齐侯一听,顿时笑了。

    没错,楚起说的对,就是这样的,寡人哪里是被吓住了,寡人这是心胸宽广,不跟土鳖q!

edc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