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暖婚甜入骨精彩试读精彩阅读】主角秦家秦氏

【暖婚甜入骨精彩试读精彩阅读】主角秦家秦氏

发表时间:2020-05-10 07:05:29    编辑:跳楼少女
暖婚甜入骨

《暖婚甜入骨》是漫西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暖婚甜入骨》精彩章节节选:一场家族联姻,砚时柒和秦家最低调的四少秦柏聿结婚了。婚后,低调的四少一改内敛的作风,三不五时的秀恩爱。助理来报:“秦少,夫人的前男友刚发微博求复合,三千万粉丝在线狂欢!”男人目光凌厉,语气低冽:“把他微博黑了!”助理再报:“秦少,有媒体报道夫人的品牌服装是高仿。”男人清隽的指尖夹着烟,轻吐烟雾:“联系品牌方,举办全球唯一代言人发布会!”助理三报:“秦少,夫人……要离婚!”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瞥着身旁复刻版的小包子,“你妈要离婚!”小包子‘嗷呜’吃了一口冰淇淋,奶声奶气的说:“爹地,妈咪养我好辛苦的,多给点抚养费,蟹蟹!”

...

作者:漫西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暖婚甜入骨》 小说介绍

《暖婚甜入骨》是漫西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暖婚甜入骨》精彩章节节选: ‘啪’的一声,连女士一掌拍在茶几上,怒不可遏,“你这叫什么话!养你这么多年,好吃好穿供着你,现在家里有难,这点牺牲你都做不到吗? ...

《暖婚甜入骨》 第10章:放弃挣扎!

‘啪’的一声,连女士一掌拍在茶几上,怒不可遏,“你这叫什么话!养你这么多年,好吃好穿供着你,现在家里有难,这点牺牲你都做不到吗?”

砚时柒委屈的眼眶泛红,连女士的话如同一把利刃射向她,锥心刺骨的疼,“妈,我的存在就是给家里做牺牲的?”

也许是母女俩的争执声太激烈,砚军从书房走出来,站在二楼的回旋楼梯口,面色不佳的质问:“你们在吵什么?”

看到砚父出现,连女士压下怒气,举止雍容的拢着耳边发丝,“还不是你的好女儿,不肯联姻。”

砚父眉心一皱,眼底漫上无奈,“小柒,你上来。”

砚时柒倔强的抬着头,轻眨着双眸,想逼退涌上来的泪意。

上楼前,她再次睨了一眼连碧秀,见她绷着脸的冷淡模样,嘴角泛起一丝浅嘲。

书房,砚时柒坐在砚父对面。

她低着头,指甲摩挲,敛眉遮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绪。

久久地,砚父才叹息一声,“丫头,昨晚你和秦柏聿在一起?”

“爸?你怎么……”知道。

话没说完,砚时柒就想起了早上秦柏聿接电话时的古怪神色。

她自嘲的笑了笑,“是他告诉你的?”

砚父摇头,“昨晚你电话不通,我让张嫂打给你朋友,她也不知你在哪儿。后来是柏聿的助理通知了我。”

砚时柒恍然,再回想起秦柏聿叙述了她昨晚宿醉后的状态,也便释然了。

“爸,我和他什么都没有,昨晚只是喝多了,在他家睡了一觉……而已!”

砚军双手撑在膝盖上,微微倾身,目光泛着歉意的心疼,“丫头,爸你知道委屈。但你也别怪你妈,砚家这次的危机汹涌,若非如此,我们也不会这么突然的安排联姻。其实柏聿的为人你可以多多了解一番,他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说了这么多,砚时柒明白,父亲只是想让她放弃挣扎。

联姻,已经箭在弦上。

“爸,我……知道了。”

面对砚父为难涩然的神色,砚时柒再也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这个家里,她可以谁都不在乎,却不能将砚父置于不顾。

砚父欣慰的点点头,“和秦家比起来,我们砚家才是搬不上台面。你能嫁过去,未来也是享清福的命。”

……

回到房间,砚时柒推开窗,迷茫空洞的望着窗外蓝天。

鸟儿自由翱翔,风轻云淡,却无法平息她心底的惆怅。

片刻,她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刚充上电开机,应菲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听筒里,是她焦急的声音,让砚时柒感到了少许的温暖。

一番解释过后,应菲菲好奇又八卦的试探:“你和秦四少,滚床单了吗?”

“怎么可能!应菲菲,你可真龌龊!”

砚时柒嫌弃的撇嘴,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她和秦柏聿滚床单的画面。

随后就恶寒的抖了抖,没有感情的两个人,怎么做那种事?

“嘁,这叫什么龌龊!秦四少那种极品男人,还不知道多少女人求着想和他滚呢!”

挂了电话,砚时柒疲惫的将自己丢在床上,思绪翻飞,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暖婚甜入骨
漫西/著| 言情| 连载中
《暖婚甜入骨》是漫西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暖婚甜入骨》精彩章节节选:一场家族联姻,砚时柒和秦家最低调的四少秦柏聿结婚了。婚后,低调的四少一改内敛的作风,三不五时的秀恩爱。助理来报:“秦少,夫人的前男友刚发微博求复合,三千万粉丝在线狂欢!”男人目光凌厉,语气低冽:“把他微博黑了!”助理再报:“秦少,有媒体报道夫人的品牌服装是高仿。”男人清隽的指尖夹着烟,轻吐烟雾:“联系品牌方,举办全球唯一代言人发布会!”助理三报:“秦少,夫人……要离婚!”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瞥着身旁复刻版的小包子,“你妈要离婚!”小包子‘嗷呜’吃了一口冰淇淋,奶声奶气的说:“爹地,妈咪养我好辛苦的,多给点抚养费,蟹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