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武圣人最怕谁_成人性故事

武圣人最怕谁_成人性故事

发表时间:2020-10-20 14:45:22    栏目: 资讯

武圣人最怕谁_成人性故事

武圣人最怕谁_成人性故事

    李笙渐渐抬眸,苦笑着看了既现一眼,缓缓问道。

    既现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似乎没有明白什么。

    他缓缓低下了头,轻声道了一句:“属下没有。属下只是觉得可惜。”

    “无碍。天下的基业不急于一时,但是如烟,也许却等不了那么多的日子了……既将军同如烟亦如兄妹,希望能理解本王的心情。”

    李笙轻轻拍了拍既现的肩膀,见他低头犹豫着默许了便又说道:“宁惊尘那边呢?此时已经天罗地网地在寻人了吧?”

    “冥王殿下请放下,此处乃是蜀山最为隐蔽之处,纵使凭宁惊尘的能力和本事想要找到这里怕是也得花上七天的时间。而七天,已经够癫痴道长治好如烟姑娘了。”

    既现恭敬地说道。

    他的目光轻轻扫向了李笙身后的弃如烟,犹豫了片刻担忧地说道:“只是不知道,癫痴道长能不能撑得住?这颠倒阴阳之术本就有违常理之道,道长又年事已高……”

    “这也正是我担心的地方。”

    李笙看了一眼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的刘叔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蹙了蹙眉说道:“我有一个想法,但是刘叔未必答应。”

    “殿下可是想将此事告知无忧观的天机道长?”

    既现一下子便猜中了李笙的心事,他低声问道。

    “正是。”

    李笙点了点头,目光微微一紧,缓缓说道:“天机道长乃是与刘叔一脉相承,又是亲兄弟,断然不会对这件事情坐视不理。但,白芜乃是天机道长的嫡传弟子,若是他有私心,只怕会功亏一篑。”

    “依照属下看,不妨一试。”

    既现犹豫了片刻,笃定地说道。

    “哦?何以见得?”

    李笙的眼中掠过了一丝疑虑,疑惑地问道。

    “世人皆道天机道长与癫痴道长水火不容,曾经为了一个大道的理字分道扬镳,各自领了一个徒弟。可无人知,十六年的那场大战,天机道长本可以救下白芜,却在最后关头选择救了素不相识的一个小女孩。”

    “而那个小女孩,便是现在的如烟。”

    既现提及十六年的那件事的时候眼中抹过了一丝哀痛,却仍然理智地将当年的事情说出。

    “哦?真有此事?”

    李笙眼眸一亮,不由得将声音微微提高了一度。

    “属下亲眼所见,绝对不会错的。”

    既现缓了缓心绪,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那妹妹弥留之际,天机道人出现在了幽林石洞之中,曾经想要渡修为来续她的命。可是,却不知为何,幽林石洞附近莫名地出现了一个天真的小姑娘。”

    “天机道长一眼望见了小姑娘怀中的卦笔,脸色大变。不知为何忽然舍弃了白芜飞快地抱起了小姑娘头也不回地将她带离了幽林。”

    “白芜终究还是没能撑得过去,最后才死于他人之手。”

    “现在看来,我有几分明白了。原来当初天机道长早就知晓如烟是癫痴道长的义女,而他也早就知道了如烟和白芜只能存活一个。”

    “所以,在那个时候,他便已经做出了决定。”

    既现缓缓将当年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面容之上掠过了一丝无奈。

    “奇怪……”

    李笙摇了摇头,有些困惑地说道:“白芜与天机道长的感情也匪浅,天机道长怎会选择舍弃白芜而救一个素昧平生的如烟呢?”

    “我猜,这可能和白芜一直坚持的一个想法有关。”

    既现无奈地摇了摇头,缓缓道到:“不知冥王殿下可否听说过太初年间人界平罗村的一场天灾大火?”

    “有所耳闻。据说那场大火之中全村无一人生还。但,那场大火却来得极为蹊跷。”

    李笙回忆了片刻,皱了皱眉头说道。

    “不错。那场大火确实十分蹊跷,当时整个村落里每家每户都门都被栓得死死的,大火发生时就算是最有力气的男人也推不开门。”

    “但,那场大火中,却不是没有人生还的……”

    既现缓缓抬起了双眸,眼中是隐隐的痛楚之意。

    “难道……?”

    李笙这才意识到这其中也许另有隐情,他迟疑了片刻问道。

    “是的。”

    “那场大火中白芜和阿黄活了下来。而我,则因为白芜说她病了非要我去给她去城里打药,也活了下来。”

    “那时,我还年幼,并不知她会卜卦。亦不知她竟能算乾坤知未来。我只不过是给她吃了一碗饭,她便救了我一命,喊了我一生的哥哥,也求天机道长将我一并带回了无忧观。”

    “所以,我欠她的,今生都还不清了……”

    既现咬了咬牙,回想去当年那场大火和那年的情景,眼中隐隐有泪光。

    “后来,白芜和我渐渐长大,在她一次醉酒后,我才知道,当年的那场大火根本不是意外,也不是天灾,而是人为。”

    “因为平罗村里藏着一件永远也不能现世的东西,所以,全村人都得死。他们,便这般地草菅人命,这般地将全村人的性命当成了牲口一般烧得一干二净……”

    既现的声音近乎低声嘶吼着,他的双眼通红,仇恨渐渐布上了他的瞳孔。

    “从那以后,我才知道,原来白芜一直在调查那场大火,也想找出幕后的凶手。但,事与愿违,她还未得知一切答案之时便已经撒手人寰。而我,这么多年来,资质愚钝,竟也没能找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既现越说声音越低,双拳握得青筋毕露,眼中皆是绝望之意。

    李笙看着此时的既现莫名觉得有一股陌生的感觉,他蹙了蹙眉缓声问道:“所以,你打算报仇?”

    “若是我一人,我一定会追查到底,直到找到那个人,然后杀了他。”

    既现咬紧了牙关,抬眸之间已是隐忍之意。

    “但,白芜临死之前跟我说,不要再追查这件事,让一切过去。她临终之前那般地哀求着我,我对她发过誓言,我不会骗她。”

    “所以这些年来,我也没有刻意地去调查过什么。但是,我能肯定的是,若是殿下真想救如烟和癫痴道长,那么这世上除了天机道长有这样的修为和能力,便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况且,他早就在白芜和如烟两人之间,做出了抉择。”e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