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惹火妻子不许跑》主角宝藏帅在线阅读免费阅读

《惹火妻子不许跑》主角宝藏帅在线阅读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10-17 18:13:04    编辑:滴滴租车
惹火妻子不许跑

完结小说《惹火妻子不许跑》是香雪海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宝藏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因为半卷美男图,不远千里地寻找传说中的神奇国度,无边无际的沙漠下果真有个满是珠宝和美男的沉死王朝,好色地亲了美男神像,竟然都活过来了。     还笨得帮别人讨个好价钱把自已卖入妓院不自知,本想做个花魁好风光,谁知我的才华容不下,唉,没人欣赏。     纵恿嫁魔王为妻的女人逃婚,那么帅的恶魔,当然是等女的走路了更好去勾引,不用觉得委屈我,做情妇我都愿意,谁叫我是好色女。...

作者:香雪海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
立即阅读

《惹火妻子不许跑》 小说介绍

《惹火妻子不许跑》是香雪海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惹火妻子不许跑》精彩章节节选:r他捏着我的下巴,痛得我直抽气:“你还真是一个色女。”r我又没有隐瞒你,真是的,要不要用那么大力啊。r“好,单于,言归正传,开始吧! ...

《惹火妻子不许跑》 第10章 暗夜是狼人

他捏着我的下巴,痛得我直抽气:“你还真是一个色女。” 我又没有隐瞒你,真是的,要不要用那么大力啊。 “好,单于,言归正传,开始吧!你先说说你的赌注是什么?”暗夜收起笑,一脸的正经。 “我没有赌注。”恶魔很拽地说:“因为我根本就不会输。” 切,没见过那么自大的人,他还真敢说,看人家那个帅哥也不是好惹事的人。 “你有意见。”他一低头就看见了我不屑的眼光。 “没有,没有。”嫌命长啊,谁敢抗议,我是可怜的小丫头。 暗夜端起眼前的酒,一饮而尽,扯开唇轻笑:“单于,你太狂妄了,这是你的弱点。” “我有狂妄的资格。” 妈妈哟,怎么他的脸皮那么厚啊,我的心是向着你的,暗夜,加油。让他灰头土脸的见不得人,看他那嚣长劲还长不长得出,我冯小妮,全心全意地精神上支持你。 “好,不多说了。”他拍拍手,从船外两个丫头捧了东西进来,两人的面前,各放了一个,揭开那布,是几个空杯子,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我凑近脸一看,差点没晕过去,天啊,这二个大男人的,居然玩蟋蟀,我还以为玩什么,八成是二个男人童心未泯,没劲,我不喜欢看别人玩这些,不过对面的暗夜倒是顺心又顺意,真想把他脸上的白铁皮给取下来,酷是酷,可是戴在脸上,让人手痒痒的想揭下来,将他绝色的脸看清楚。 “好,开始。”恶魔大叫一声,手掌一振桌面,差点没吓我一跳,他们是在比赛压死蟋蟀吗? 神奇的事发生了,我张大了眼睛,嘴巴,沿着两抹鼻血,看着这一幕,几只蟋蟀凌空飞去,在半空中,互斗了起来,居然不会摔下来,还有那里张牙舞爪地打着,像是有生命一样。 “打它,打它。”眼看暗夜的那只小蟋蟀给打个昏头昏脑的,我这个支持者兼没事做的人,当然是摇旗呐喊了。 可是貌似那个恶魔的还强一些,暗夜的小蟋蟀就要输了不行耶,我激动的将桌上的一个盘子狠狠地朝大蟋蟀拍下去,恶魔却像是干什么一样,一下子他的蟋蟀全给摔了下来,正不巧呢?我才要退步的,没想到,啪啪几声,将乱爬的蟋蟀踩死几只。 恶魔的脸色好恐怖啊,像要吃了我一样狠瞪着。 我心里暗叫不好,欲放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当然是努力地扯出笑了,绝不是难看的哦,本小姐怎么笑都是漂亮的。“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拿个盘子,却不小心砸到你的蟋蟀了。” “那这呢?”阴沉的眼神狠看着。 “那个啊,呵呵,呵呵,是它们不小心爬到我脚下的。”赶紧将鞋边的踢远些。 千万不要生气啊,不过只是几只小东西吗?我赔给你不好吗?看得人家小心肝怕怕的。 “单于,不必生气,输了就是输了。”暗夜乐呵呵地笑,手一收,那蟋蟀就乖乖地回到了杯中,哦,我知道了,他们是用内力在打斗,怪不得那小东西那么神勇,那我不是,不是破了他的功吗?还踩死他的东西,脸不要那么黑嘛,又不是包公。 “是啊,输了就算了,不过是几只蟋蟀,没什么好心疼的。” “不过是几只。”他气得要吐血一样:“你知不知道输了一只多少钱?” 我用力地摇摇头:“不知道,这东西不值钱的,我帮你出了。”大路上草丛里,那里没有来着。 “你帮我出,我看你就算卖身,卖到你十辈子也卖不完,一只蟋蟀是十万两黄金,一共是十只,你总计欠我一百两黄金,加下你踩死的,一只一百万黄金,你一共欠我一千一百万两。”他不知从那里取出一把小算盘,啪啪地就给我算出了,还真快耶,不过,我口算也算出来了,不过是一千一百万吗?都是整数,很好算的。 “妈哟。”我跳了起来:“你这蟋蟀是镶金还是镶钻啊,这小小的一只竟是一千万两,小姐我卖了也才六十两。” “你值什么价钱?”他眼里除了不屑还是不屑:“冯小妮,你死定了。” “不要啦。”我呜呜地往那帅哥靠过去,我可是都为了你,你不是白痴就得感激我。 “算了,不过是百万两黄金而已,小意思一件,只是难得单于今次败了下来,我心里高兴得紧。” 呜,帅哥,你不要再火上浇油了,我都要给瞪穿了。 “冯小妮,都是你害的,我恶魔的脸全让你丢光了。”他气得头都要冒烟了。 那个,还不是你硬扯着人家来的,我又没说过要给你争气的。 暗夜帅哥拍拍我的肩:“莫怕,可爱的小丫头,你家主子生气了。”我有眼睛看啊,可是怒气我不要承受啊。 我伸出手:“对不起了,恶魔,这样吧,我来和暗夜比一场,要是我输了,我就去投河自尽。”呜,很大的牺牲了,听说投水的人,身体浮肿难看。 暗夜帅哥来了精神:“哦,小丫头,你想和我比什么?” 貌似他们有什么神力一样,我对这的什么古琴古筝的一无所知,和柳依依的才艺上,我明白自已没人欣赏,自然不会比那个了,眼睛溜了溜看到恶魔桌上的杯子,有了,我眼一亮。 “我们就比赛敲杯子,谁敲得好听,谁就赢。”说不定他会看上我的才华,继而就将我要了过去,做个小妾也是可以的。 很是怪异一样,他点点头:“好啊。” “嗯,那你先来。”先来的容易吃亏,他要是有能奈敲到仙乐飘飘,那我就自认失败了。 暗夜瞧了我一眼,不作声,拿了根筷子,在杯子上猛地敲着,只是都是一味的“铛铛”时大时小,却是乏味得很。 “小丫头,我倒是瞧你能不能敲来什么天乐来。”他挑逗地看着我,真是帅得没话说啊,要不是头发给人背后扯着,弄痛了头皮,我一定沉迷下去不醒了。 倒了些水有些多,有些少的,几个杯子依顺序摆好,拿起两根筷子试音,慢慢地抓住了那节奏感,这才放开一节,两手挥舞地敲将起来。 幸好我以前为了追了个音乐系的男生,留意了不少关于这些方面的事,人没追到,手艺倒是学了不少,没想么还是有用的,今天终于又可以用来泡帅哥了。 轻快平和的一曲敲下来,他两个完全是震惊了,我得意的扔下筷子:“怎么样,很好吧,我可不是吹的,我当初还差点就将那男生泡上手,要不是死花缺,我现在也不用到这里来。”有了美男,我还寻什么珠宝啊,美男的。 “好。”暗夜拍着手:“真是神乎神微。” 我是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了,不过看他的表情就不像是在骂我啦,一高兴我又捡了筷子敲起来,让他们听得够,边敲还边唱:“万水千山总是情,风也好,水也好,白云、、、、” 我一边偷眼看着恶魔,他的脸忽然大变,抓住我的手:“时间多了,快走。” 嘎,什么时间到了,走什么啊,难道是午夜魔法吗?难道他们是那个东东,表吓我啊,我怕鬼的。死也不敢跟他走,谁知是不是要去他的坟里,一手抱了中间的船柱,害怕地叫:“不要去,我不要去。” “你真不怕。”他放下我的手,指指后面:“你看。” 有什么好怕的吗?我回头一看,妈妈哟,赶紧舍柱子,而紧紧地跳上恶魔的身,四肢缠着他,那个,那个帅哥竟然慢慢地变成了狼,好可怕,狼身,人面的,双眼依旧紧瞪着我。 表吓我啊,我没有逼你变的,不关我事的,呜,哭死,那么帅的人,怎么会是个狼人呢,而且又还男女通吃,不是我说,暗夜,你就算是相一千次的亲,都会失败的,这下,连我也看不上你了,呜,不要。 一身金色的皮毛像是上等的好料般,他狼脚站了起来,居然差不多一米九的,吓得我将头缩得更紧了,狼人,狼人,这是什么国度啊,我宁愿穿越到某某王朝去做王妃,或是皇后,小说上的都是这样的。(作者:你想得美) 他往前一走近,我更是不敢看了,催促着那个死恶魔:“快走,快走,我好害怕。” “你不是说要做人家的情妇吗?” “我,我是说笑的,不要啦。”呜,那狼人的气息就在我的脑后了,恶魔兄弟,你不怕我怕啊。 “可我当真了。”他一手就将我扯了下来,重重地将我丢在一处的角落:“我有没有说过很喜欢欺负你。” 痛痛痛啊:“说过,说过。”谁带我来的就要负责带我回去。 “那你就在这里好好看着吧,现在应该知道夜为什么成了十八次亲都失败了吧,你,冯小妮,惹到我了,所以你就死定了。”他可恶地笑着,大步以走了出去。 不是吧,他是不是男人啊,怎么可以这么小气啊,不要啦,我错了,你回来救我吧! “不要过来了。”我大叫着。 “你这个狼人,色狼,不能靠近我,要不我,我就”手指摸啊摸,居然还让我摸到一件东西,拿了起来:“我就用这个砸死你。” 狼人笑着,脸是很帅,可是身子,我好怕。 “你还真是大胆,连我的赤练蛇,你敢去拿。” 嘎,什么,蛇,我顺眼一看,还真是一条吐着火红信子的蛇,吓得连丢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我所愿,我晕了。
惹火妻子不许跑
香雪海/著| 穿越| 连载中
完结小说《惹火妻子不许跑》是香雪海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宝藏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因为半卷美男图,不远千里地寻找传说中的神奇国度,无边无际的沙漠下果真有个满是珠宝和美男的沉死王朝,好色地亲了美男神像,竟然都活过来了。     还笨得帮别人讨个好价钱把自已卖入妓院不自知,本想做个花魁好风光,谁知我的才华容不下,唉,没人欣赏。     纵恿嫁魔王为妻的女人逃婚,那么帅的恶魔,当然是等女的走路了更好去勾引,不用觉得委屈我,做情妇我都愿意,谁叫我是好色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