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惹火妻子不许跑主角宝藏帅章节列表精彩章节

惹火妻子不许跑主角宝藏帅章节列表精彩章节

发表时间:2020-10-17 18:13:00    编辑:西米露
惹火妻子不许跑

完结小说《惹火妻子不许跑》是香雪海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宝藏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因为半卷美男图,不远千里地寻找传说中的神奇国度,无边无际的沙漠下果真有个满是珠宝和美男的沉死王朝,好色地亲了美男神像,竟然都活过来了。     还笨得帮别人讨个好价钱把自已卖入妓院不自知,本想做个花魁好风光,谁知我的才华容不下,唉,没人欣赏。     纵恿嫁魔王为妻的女人逃婚,那么帅的恶魔,当然是等女的走路了更好去勾引,不用觉得委屈我,做情妇我都愿意,谁叫我是好色女。...

作者:香雪海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
立即阅读

《惹火妻子不许跑》 小说介绍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香雪海原创的穿越小说《惹火妻子不许跑》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宝藏帅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r“好疼。”我揉着头,天啊,还撞到墙了不成,真是的,老鸨还没抓到自个,就先撞墙死,笨死了,冯小妮。r“真有趣来着。”墙居然说话了,我 ...

《惹火妻子不许跑》 第8章 恶魔不打折

“好疼。”我揉着头,天啊,还撞到墙了不成,真是的,老鸨还没抓到自个,就先撞墙死,笨死了,冯小妮。 “真有趣来着。”墙居然说话了,我抬头一看,不会吧,是那个恶魔,天啊,白天帅得更清楚了,没天理啊,他明明明是来踏我一脚的,就他那大码的脚,我不死也半条命,但是唉,我还是把头埋在墙身上,他太帅了,死也也甘愿。 徐老鸨笑盈盈地走近,让我缩了缩,借机头埋得更深了,男人香,呵,真想扒他衣服啊! “单公子,好早啊,我马上让人准备上等的好茶。”NND,她不会也是肖想人家恶魔吧,笑得那么,原来他不姓恶,姓单啊,真好写,怪不得那帅。(作者:姓也能看出帅吗???) 他一手推手八爪鱼的我:“不必了。” “那你来做什么啊?那么早就来做火山孝子啊。”其实是想说那么早就来嫖妓的,可是现在前有狼后是虎的,我真怕老鸨手中的竹板子呢?还是不要太得罪他为好,呵,想不到吧,我冯小妮的头脑也是很精明滴。 仿佛我问出了大家的心声,都伸长了脖子看着他,妓院的营业是在下午的。 柳依依不愧是美人儿,走路都那么玉树临风的,温柔的笑如春风一样:“单公子,让奴家为你弹一曲可好。” “今儿不是来听曲儿的。”他还真是不留情,估计是对柳美人没有什么上心。 “哦。我知道了。”徐老鸨拍拍胸脯,飞机场更平了,真不敢相信,她以前还做过红牌,话里不知渗了多少水了,她的话引来更多人的好奇,她更得意了:“单公子是来欺负这死冯小妮的吧,没关系,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老鸨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单公子能来花满楼就是我徐如花的面子。” 妈的,她要不要这么爱面子啊,一斤多少钱,我卖给她算了,怎么可以这样,书里,电视里不是说妓女都管老鸨叫妈妈的吗?这样对自已的女儿,要晕了,不知那里鼓起来的勇气,我抬起头:“徐如花老鸨,你不是叫他恶魔的吗?” 人家说狗欺多了也会吠两声,切,怎么什么不比,把自已比作狗呢? “冯小妮,你饭吃多了啊。”徐如花老鸨咬牙切齿,什么如花啊,真是恐怖,简直是糟踏了人家周星驰的经典。 我举起双手:“冤枉啊,老鸨,我昨晚到今晚上都没吃饭。” “是吗?那么去吃屎如何。”侃笑地声音在头顶。 “嘎?”我愣住。 “嘎什么嘎,摸够了没有。”他火大的将背后的手一把抽住。 咦,我的手什么时候摸到他背后去了,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啊。 “揍她。”徐如花老鸨满肚子的不怀好意,我圈圈叉叉,肚子里骂死你。“我去拔草。”我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一句,拔草人就会不揍了吗?大家别问我,我也不解耶。(作者:你思想有问题) “单公子。”我正在众人的眼光下努力地拔草当是惩罚,头上就传来如黄莺出谷的声音,抬头一看,天啊,怎么又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艳光四射的,这是地下王朝,不是听说多的是珠宝和美男的吗?珠定我倒是没看到,只看过自个的卖身银子六十两,这数字还真少,我平时花花钱也不止六十,怨恨啊,要美也没人家美,还是垂下头拔自个的草吧!把草当成程小样,狠狠地拔着,叫你把我卖进美人多的妓院,要卖也得找家没美人的,一进去就能当花魁多威风啊。 “哎哟,没想到花香楼的红牌桃红姑娘大驾光临啊,花满楼真是蓬荜生辉啊!”徐老鸨的脸上挂满了笑,讨好地靠过那美女。 “我没那么了不起。”她冷冷地说,然后转身对着恶魔:“公子,怎么到这地方来了呢?到奴家的桃子居去,奴家给公子唱典子。” 我想,她唱歌肯定是很厉害的,一会儿冷然,可马上对着恶魔就能娇得滴出水啊,天啊,这个人要是在现代的话,金马影后舍她其谁。咦,她不是对面花香楼的吗?怎么跑到花满楼来拉客人,不合规矩哦,美人,看到没,徐老鸨和美人依依的脸色臭到冰点了。 挖角不成的徐老鸨叉起腰:“桃红姑娘,你是什么意思,来我花满楼的话,我随时欢迎,可你来拉着恶魔,嗯,单公子的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呵呵,老鸨,还说我来着呢?你自个还不是老口误的。 “嬷嬷。”柳依依站了出来:“她那里会把你放在眼里,亏嬷嬷还一直想把她请过来,人家啊,根本就瞧不起咱们这里,你看看,来去自由的,根本就把这当成自个的家。” “柳依依,你说什么?我忍你很久了哦。”桃红站前一步,和柳依依面对面,一双美眸要喷出火来了。 “哼,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要脸,竟敢到人家家门来拉男人。”柳依依也不是好欺的主。 嘻,你们没看过吧,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人吵架,要是打起来不知有多精彩,快来坐下来看,要是顺便能嗑嗑瓜子就更完美了,这可是赏心悦目的事呢? “冯小妮,看什么看,拔你的草。”徐老鸨神来一吼,让我刚沾地的屁股又提了上来,真是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你自个还不是在看,拔什么草啊,她真当这是惩罚了吗?杀点除草剂的,要死得多干净就多干净,要有化学物品的话,包你寸草不生,算你好运,本小姐不是化学科的。 “有种的就在下月的花魁大赛一决高低,不要没事就勾引单公子。” “单公子是你的吗?好笑,比就比,谁怕你啊。” 对啊,WHO怕WHO啊,貌似柳美人更输一些气势,人家是上门挑战的,则且光明正大地来寻嫖夫的。 “你,好,到时你要是输了,你就跪在地上给我桃红磕三下响头,我要让一条街的人都看到你柳依依是如何跪在我脚下的。” 哇,这么呛啊,看来是有八成把握在手了,呵怪不得人家说,美女看美女,就是越看越生气。 “哈哈哈。”柳依依假笑一下正经地说:“我好怕哦,我怕死了,你桃红多美啊,你桃红多有才华啊,还不是妓女一名,半斤笑八两,你以为单公子是公私不分的吗?” 这恶魔恐怕是有些来头吧,听这两个想打架的女人所言,他在这里有着很高的身份了,老鸨真是的,怎么让我去惹这个恶魔,不要连骨头都没了。 “闭嘴。”恶魔终于发飚了,伸出手,谁也没看见他怎么下手的,只听见啪啪两声,两个美人的脸上就各有一只鲜红的巴掌印。“我最讨厌女人说话。” 哇,我还是低头拔我的草,当作没看见,恶魔真是恶魔,好喜欢打人啊,将我从花满楼里扔下来就算了,因为我不够美啊,我觉得无所谓啦,反正没死没伤。连美人也下得了手,真是恐怖,那要是我惹火了他,不把我扯成两份了。 “冯小妮。”凉嗖嗖的声音在背后,嗯,我耳背,我听不见,我得拔草啊。 “你再装傻,小心我从背后踢你一脚,信不信将能踢出定若城里。” 笑,一定得笑,讨好地笑。“信。”你就扯吧,一脚把我踢出定若城,你是精神病还是神经病啊,这类人通常非常的难侍候,归类为一级危险人,我还是小心顺着他为好。 长得那么帅,真是可惜了,我不玩疯男人的。(作者:你没玩过男人好不好) “呵呵,单公子,有什么指教。”低声下气地说。 “我今天可不是来听人吵架的,我是来玩弄你的。”他可恶地看着我,脸上一抹危险的笑。 咦,他看上我了啊,没关系,虽然有点神经不正常,可是帅能补点分,他一把拉起我的衣领,夭寿啊,早知就不把那衣服除了,心疼,这可是牌子的。“那个,你要现在吗?这里吗?”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那么多人看着的,进了房关了门,看我不把你衣服剥光光。 “对,是现在。”他狠狠地把我往树上一抛,哇,比玩那个雪山飞龙还刺激,没有一点防护措施的,可是,人家有惧高症啊,妈妈哟,那么高,我要哭了,我要尿裤子了。死死地抓住树上的枝丫。表玩我了,我玩不起了,恶魔,神经病,求你了,呜,好高,怎么下去啊! “跳下来。”他兴奋地在树下叫。 真坏心啊,想看我摔成大肉饼的,死也不要下去啦,四肢硬是弹上树枝,非常勇敢地摇头,带着哭腔说:“我不要啦,我要回家啦。”什么美男图,什么珠宝,我终于知道贪心没有好报的,我要回家了,我不玩了。 “不下来是吗?”他摩拳擦掌:“老鸨,去拿把斧头来砍树,这才刺激。” “呜。”不用怀疑,本小姐,真的哭了,凄惨地哭了:“妈咪,我不玩了,我要回家,花无缺,你想死了,快来救我回去啊,这里的人是神经病啊。”树枝一晃一摇的:“不要砍了。我要回家。” “回什么家啊,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可别忘了,你可以我花了六十两买回来的。”没人性的徐老鸨在树下叉着腰叫。 “我又没有收你的钱。”呜、、、、。那个穿越的有我那么可怜的,人家还知道要怎么回去,我都不知道。 树摇得更厉害了,下面的人是吃饱了没事做啊,砍那么快的。“啊。”我大叫一声,树倒了,我又飞了出去,半空中让人一脚往屁股踢来,身子就往满是莲花的水里截了进去。咕,我不会游水啊鼻子,嘴巴涌进了水,痛得我哭得哇哇叫。“救命啊。” 呜,我挣扎着,幸好不深的水,终于爬了上来,躺在上面苟延喘息,老天,你杀了我吧,我不玩这个游戏。 “怎么样,好不好玩啊。”恶魔的又出声了。 “啊。你这个恶魔。”他怎么竟一脚踩在我的肚子上,让我难过的直吐水。 我的同事,那些妓女们真没有同事爱,居然就这样看着我让他欺负,呜,算了,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我终于很清楚,这个恶魔的封号是归他莫属了。 不忍心的青青和小米还是捡了我的衣服来盖在我身上,唉,顺便盖住头吧,让我装死算了。 “今天就玩你到现在,明天再来。”他潇洒有力的声音很是高兴。我的妈哟,我晕,还来,我要死了。 “好啊,好啊,单公子就天天来,日日来,我只让你欺负她一个人。”真的没力了,来块砖头先砸死我好了,要趁我不备的时候哦,要不我看了就会怕。
惹火妻子不许跑
香雪海/著| 穿越| 连载中
完结小说《惹火妻子不许跑》是香雪海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宝藏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因为半卷美男图,不远千里地寻找传说中的神奇国度,无边无际的沙漠下果真有个满是珠宝和美男的沉死王朝,好色地亲了美男神像,竟然都活过来了。     还笨得帮别人讨个好价钱把自已卖入妓院不自知,本想做个花魁好风光,谁知我的才华容不下,唉,没人欣赏。     纵恿嫁魔王为妻的女人逃婚,那么帅的恶魔,当然是等女的走路了更好去勾引,不用觉得委屈我,做情妇我都愿意,谁叫我是好色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