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惹火妻子不许跑完整版免费阅读小说】主角宝藏帅

【惹火妻子不许跑完整版免费阅读小说】主角宝藏帅

发表时间:2020-10-17 18:12:50    编辑:六代目火影
惹火妻子不许跑

完结小说《惹火妻子不许跑》是香雪海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宝藏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因为半卷美男图,不远千里地寻找传说中的神奇国度,无边无际的沙漠下果真有个满是珠宝和美男的沉死王朝,好色地亲了美男神像,竟然都活过来了。     还笨得帮别人讨个好价钱把自已卖入妓院不自知,本想做个花魁好风光,谁知我的才华容不下,唉,没人欣赏。     纵恿嫁魔王为妻的女人逃婚,那么帅的恶魔,当然是等女的走路了更好去勾引,不用觉得委屈我,做情妇我都愿意,谁叫我是好色女。...

作者:香雪海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
立即阅读

《惹火妻子不许跑》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惹火妻子不许跑》的小说,是作者香雪海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r一双白色的鞋子出现在我眼前,往上看,妈妈哟,怎么又是个帅哥啊,玉树临风的好气宇啊,当下,顺好头发,依然地倒在地上,不过一手撑着头 ...

《惹火妻子不许跑》 第3章 好色的报应

一双白色的鞋子出现在我眼前,往上看,妈妈哟,怎么又是个帅哥啊,玉树临风的好气宇啊,当下,顺好头发,依然地倒在地上,不过一手撑着头,非常娇媚地朝他飞着媚眼。 他露齿一笑,如沐春风啊,哦,我醉了,不要来打醒我。 “小姐,小姐,你在地上找什么?” 哇,声音好好听啊,这等美色,怎么能让他从我冯小妮的手心里溜走,使出浑身解数也要缠上他。 “讨厌啦,这样说人家,人家在找蚂蚁啦,怕一会踩到了它,就夭折一条小生命的。”爱娇地嗔着。(作者打个寒凛,冯小妮,起鸡皮了。) 那帅哥哥又是一笑:“小姐真是好心肠。” “呵,哥哥,这还用说嘛,哥哥长得真好看啊。”我要流口水了,不行,初来乍到的,要保持些形象,切莫扑上去了,弄清楚表况后才好下手,最好是打入他的家里深入调查。 据我估计,他必定也为我的花容月色倾倒了,要不不会认真看在大街上摔个狗吃屡的女孩,那个那西色斯男真是没眼光,居然说我是丑女。(注:那西色斯,传说中的水仙,俗称是自恋有洁癖的男人,终日看着自已水中的倒影,爱上自已。) “哥哥,妹妹是冯小妮,可爱的冯小妮。”不用问,我自个自报家门,省了帅哥的麻烦。 他笑得更是没天理了:“冯小姐,你真是可爱。” “是啊,我是很可爱的,哥哥呢?”当街勾引男子,要是表哥在,不给我一顿排头吃不可,幸好,他没死,不对,不对,我也没死,这是捞什么金碧王朝。 “小姓程,字样。”他拱拱手,似乎对我的兴趣也浓了起来。 “呵呵,小样哥哥。”可爱的眨眨眼:“你很得好好看哦。”自动给他加个小,叫起来多顺口,不是吗?呵。 程小样倒也和气,伸出手,修长的手指煞是好看,细白没有茧,看得出是个有钱的少爷,这真是一条大鱼啊,我要抓住了,劫财劫色:“小妮小姐,有幸请你去喝杯茶吗?” 上勾了,我抓住他的手,借力地起来,顺势还转进了他的怀中,忍住手去抱他的腰,别太快了,要一如从前,吓跑了就没机会了:“当然可以了。” 好幸福啊,这么个傻瓜公子,就这样让我残害了,不,是光顾,呵呵,他的人,他的钱,都是我的。 一边走,程小样还一边问:“小妮小姐家住那里,为何一人出来?” 如果我说有家,他肯定不会收留我了,但也不能说得太差强人意了,又不知这里有没有门当户对的观念。要不他必定不会扯上我这无家可归的孤女了:“小样哥哥。”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人家和父母来游玩,可不小心失散了。” 失散,我没有发现,他的眼亮了,更加笑得人神共愤:“小妮妹妹放心,在定若城里,哥哥可是说得上话的主儿,一定帮你找到你父母的。” 哇,他粉嫩嫩的唇啊,晃啊晃的,我要晕了,好诱人啊。完了完了,我的小心肝儿要跳出来了,老天,简直是在考验我,让我看得到,吃不到,一时间我也顾不上看路的,任他带着走,直到进了某某茶楼坐下,才有点清醒。 估计他有点怕怕的,我收起口水:“小样哥哥,这茶楼真是别雅啊。” 还布置得秀雅又嗯,那么点俗气,怎么都是粉红和桃红的东西,这里的人喜好这些啊,还有盆盆花花的,无非是养些凡花俗草,居然还放着琴,和一些书画的,看来这里的人还喜欢附庸风雅。 他眼睛贼亮贼亮的,老神在在地倒着茶,似乎是常客了:“小妮小姐喜欢啊,那就好了。” “程样。”一个宏亮的声音,紧接着一个牛高马大五大三粗的人一拍他的背:“你本事可真大。” “那里,那里,牛兄,怎么样。”眼神有意无意地瞟向我。 呵呵,他是想在那位牛头兄的面前炫耀吗?想必我的美貌让他很有面子,男人向男人炫耀他的马子很正常的事,本小姐愿意给他把啊,谁叫他是帅哥。 要是换了那满脸胡子的牛兄,敢来泡本小姐,石头侍候,看什么看,看上本小姐了,拜托,你去整整容再来。狠狠地一瞪他。 牛头兄倒是不生气,咧开倾盆大嘴一笑:“倒是看上去不错。” “那自然,牛兄,这次、、”小样哥哥暗示地笑着,又在我的耳边小声说:“小妮,我正在和牛兄做一桩生意。” “我明白。”聪明如我,自然知道,他带我来这里必定是来人多示众的,毕竟那牛头兄,和骆驼那么壮,呵,我一定要发挥我的才智,让他看到我不仅有美貌还有智慧,夫复所求啊~~。 “但是”牛头兄皱起眉:“最近进了不少新的,价钱必然不会太高了。” “不会吧!你也看到了,不错的。”程小样有些不开心了。 嘿嘿,我的机会来了,用力一拍桌子,引起两个男人的注意,豪气万千地说:“牛大哥,现在赚钱不容易,人啊,就是要懂得转弯的,比如,你的钱放着也不会变多,要是拿这钱去投资,说个简单的吧。”我喝杯水,润润喉,说基金股票,估计是对牛弹琴了:“你拿这钱去买一只会下蛋的母鸡,母鸡生小鸡,小鸡又生小鸡,不用一年你就能卖个满堂红了,比你放着要强。”当然,粮食是他家的事,估计他脑袋是不灵活的,人家不是说胸大无脑吗?瞧他,看得都让本小姐汗颜了,都快要向我看齐了。 他搔搔头,别有深意地说:“似乎有道理。”刻意地看了看我,他是佩服我自个的口才吧,我也佩服着呢? 小样哥笑得多美啊,像朵春花开在枝头上:“牛兄,你也听到了,估计会赚大钱的吧。” “好,五十两,一言为定。”牛头猛地一砸桌子,差点没让我喷他一头一脸的茶水,小样哥正要答应,给我急急地拦住:“不行不行,五十两,太小了,怎么也不好听的,不如八十两,八,发也,你发,他也发,大家都发。”赚多点,说不定,小样哥哥还会分我一些来着,钱吗?多多益善,来者不拒。 “八十两。”牛头兄的脸一黑,打量着我:“太贵了绝不可能。” “哎啊,牛兄,何必在乎那些小钱呢?有道是小财不出,大财不入,一口价,六十两,六六大顺。”一个降下二十两的,他必然会答应。 “好,六十就六十,成交。”他一下就掏出了六绽白得晃眼的银子。 程小样估计是崇拜着我,嘴巴张得老大,我得意洋洋地一笑,这银子真是好东西,咋那么白啊,要是带回去就能打很多银手镯的去卖。 “来,签个字。”一张折成对半的白纸放在面前。 这里人做生意还真是不含糊啊,收钱也签字,就少了赖账的事,我明白,我理解,我来帮他签,让了看看我冯小妮龙飞凤舞的书法,哗啦啦,手指沾了墨就刷地签了我的大名:冯小妮。(作者偷笑:签得真好啊) 那牛兄满意地看我一眼,然后将对折的白纸收好。 我眨巴着可爱迷人的大眼等着小样帅哥夸夸呢?谁知他急匆匆地将那银子收入怀中,低下头带着歉意说:“小妮,我去上个茅房。” 人有三急,我又那么恰好地理解了,美男弊急了就怕冒个青春痘出来,丑毙了,妩媚万分地笑着:“去吧,小样哥哥。” 他一走,我就得对着一脸横肉的牛头兄,有损我视力啊,还是喝茶的好,过一会一道让人起鸡皮的声音:“阿牛,签好了吗?怎么还在这磨蹭的,快带去后院集合的。” 哇,TMD,这唱大戏的老妇人那来的啊,怎么像个老妖怪一样,头发擦得油亮油亮的,还滑稽地插上几朵大红花,更别提那老脸上,厚得直掉白抹的粉,还有鲜红的可怕的唇,手里拿着块帕子,活脱脱就像电视里的老鸨。好恶心啊,幸好幸好没有叫东西吃,不然准会吐出来浪费了。 “就她啊。”她皱着眉瞪着我看:“阿牛,你出了多少钱买。” 咦,她们怎么有点像在谈论我,我认识他们吗?毕竟丑男丑女的组合我一概是没有印象的。 “六十两。”牛头兄还有得沾沾自喜。 “那么贵,足以买两个黄花闺女了,你脑子进水了,你吃饭撑死了,你撞墙撞坏了。”她鸡猫子一样尖着声音。 哇,好佩服啊,好厉害啊,骂人好劲,看那牛高马大的熊都不敢吭一句声的,和周星驰的那个利嘴有得拼的,偶像,崇拜ing~~ “我、、”牛头兄骂昏了头,半天才弊出句话:“她很会说话。” 她叉着胖腰一步步将他逼到角落:“怎么教都是笨蛋,老娘真是让你白吃了那么多年饭,我问你,她是黄花闺女吗?你有没有脑子想啊,迟早你都是笨死的,算了,我也甭指望你了,看你这笨相,估计也不知道,气死我了。” 她又一脸气色的转身我,不会吧,我没惹她,她骂功那么厉害,千万不要向我开火,我——欺善怕恶的。她瞪着我:“喂,名字。”还一拍桌子来响个气势。 怎么也关我事,我一抖身子:“我,我叫冯小妮。” “是不是黄花闺女。”她利眼又一闪,杀死我的干细胞了。呜呜。 怎么这样问啊,真不好意思的,这是我十九年来的污辱,号称色女却始终没有和帅男子有过身体的亲密接触,心头一大痛啊。 “是不是。”她又一吼,打散我的哀怨,委屈地点点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是。”呜,我遇到恶人了,小样哥哥快来救我啊:“那个,我不太有时间,你们,你们慢慢骂,我先回去了。” 衣领一紧,将我整个人提了起来:“想跑,也不打听打听我花满楼是不是好欺的主,我开妓院都二十年了,可从没在我手中跑过一个姑娘。” 嘎,什么?天黑了,在打雷,妓院,不会吧!呜,我真要哭了,直接晕过去好了。 “哪,给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卖身契,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好好的做下去,别指望着逃开。”一张白纸在我的眼前晃了晃。像是闪电,电得我两眼发白,脖子上升。 我的衣服啊,新买的呢?:“老太太,我,小样哥哥?”她年纪上了吧,呜,居然还很有力,勒得我想晕也晕不了。 “嘿嘿。”妈妈,来救我,她笑得好奸啊:“冯小妮,你就别想着那程样了,全定若城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人贩子,姑娘,恭喜你上当了。” 怎么可以,可以这样落井下石,该死的程小样,我还没劫到他的财色,就给了卖了,还帮着他赚钱,他的良心给狗吃了。(作者:哈,笨蛋就是笨蛋,他有心吗?) 我好可怜啊,我好难过了,我又被骗了,这次卖的还是自已,青楼,我有什么盼头啊,能逃吗?那牛头兄一只巨臂的就能将我掐死,我会乖乖地呆着的,希望帅哥多一点来光顾啦,我服务会好一点的,要是脑满肠肥的,不行,我铁定会拿根面线上吊。 呜,我又想哭了,我好倒霉啊,让蛇追,让沙埋,让人扔,还顺事拐卖的,那个,快帮我打110报警啊。
惹火妻子不许跑
香雪海/著| 穿越| 连载中
完结小说《惹火妻子不许跑》是香雪海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宝藏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因为半卷美男图,不远千里地寻找传说中的神奇国度,无边无际的沙漠下果真有个满是珠宝和美男的沉死王朝,好色地亲了美男神像,竟然都活过来了。     还笨得帮别人讨个好价钱把自已卖入妓院不自知,本想做个花魁好风光,谁知我的才华容不下,唉,没人欣赏。     纵恿嫁魔王为妻的女人逃婚,那么帅的恶魔,当然是等女的走路了更好去勾引,不用觉得委屈我,做情妇我都愿意,谁叫我是好色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