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主角辛大长老)大结局完整版在线阅读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主角辛大长老)大结局完整版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2-11-22 15:59:55    人气:    栏目:资讯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风骞羽新书《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由风骞羽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辛大长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每个人都有做贼的潜质,而且做贼是很有前途的!做贼的最高境界就是没什么是偷不了的!辛无尘以前是废物,走上了“侠盗”之路,在天下正道人士的眼里,做贼,还是“废物”!不过,要是做一个人见人怕,却又是人见人爱的贼,却是一门比至强武功还难修炼的境界,其实,做贼,修的是一颗心......

...

作者:风骞羽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
立即阅读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小说介绍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是风骞羽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精彩章节节选: 伊无双并不知道,这半个月,辛无尘化名“风无影”,在皇城混得风生水起,而且已经成功的和皇室攀上了关系。虎有虎路,虫有虫道。要做一个 ...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第8章 做贼也得有组织

伊无双并不知道,这半个月,辛无尘化名“风无影”,在皇城混得风生水起,而且已经成功的和皇室攀上了关系。

虎有虎路,虫有虫道。要做一个有前途的“贼”,必须要低调。但低调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咱们的“目标”高调起来,那样就会露出破绽,我们才可能兵不血刃。

做了贼,跑不掉,经常被抓住,那叫笨贼;不敢干大活,只敢小偷小摸,那叫毛贼;偷了抢了,龟缩在某个山寨水泊中,那叫山贼或土匪;能穿墙越户,专盯肥羊的,那叫飞贼;摆开阵势,明刀明枪,或恐吓或暴力,那叫强盗;还有一种,堂而皇之的把自己变成有权的人,然后巧取豪夺,那叫巨贪!而这些,都不是无影道要干的。无影道要干的,是打了别人的左脸,还会把右脸主动送上来让你打的“高级活”!咱们的对象,只是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那可是真正的尾大肉多的肥羊啊!我们的名字是“义贼”!我们的绰号是“侠盗”!

这是辛无尘给谷若虚在皇城里早布下的那些暗桩负责人“讲课”时的开场白。作为无影道大师兄,没一点见识,没一点把死人说活,然后再把活人说死的功夫,那哪能镇住场子?最主要的是,听完课后,每个负责人在辛无尘这里,领了十万灵石!把谷若虚肉疼的差点就“汪汪”的狂吠了!

“那可是老子的钱!”

“你再狗叫,信不信我给你弄几条母狗来!然后再给你一伟.哥,让你一次爽个够,我保证不久之后,你会有一大堆狗崽子汪汪汪的叫你爹!”辛无尘对付这种财迷,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镇压。

“...伟哥是...”谷若虚愤怒的气焰直接被摧毁。“什么东西?丹药?”

“好东西啊!最适合你这种憋了几十年找不到地方发泄的家伙,一颗下去,就能让你觉得天下所有的母狗都变成闭月羞花的美人的东西!一旦拥有,别无所求,让你不再怀疑人生!珍贵无比啊!你的钱,就当是付给我的药钱!”

“...败家玩意啊!钱可不是这么花的!”

“你是师兄还是我是师兄?放心吧,跟着我,你以后数钱会数到爪子软!到时候,你是想要狗狗,还是美人,随便挑!”一棒子打过后,还得给个大饼,哪怕只是画的。

做任何事情,想要反客为主,前提是你得足够强大!

辛无尘给钱,名义是活动经费,实则是收买人心。

这是第一阶段,鱼龙混杂的人群中,谁知道谁是忠是奸?普通人,凡是做贼的,那肯定不是为推动经济繁荣,而是为了吃饱肚子。

只要你能让别人有吃有喝,有嫖有赌,你就是大爷!这个道理无论在那个世界都是通用的!

辛无尘可不是玩“水至清则无鱼”这套路,而是他明白,现在还不是灌输和强化无影道的理念的时候。用武力立威?大部分人是口服心不服。唯有通过后续一些事情的刺激和教育,让那些人真心实意的投身无影道。

“老谷啊,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做了大半辈子贼了,你还没悟透,‘财散人聚,财聚人散’的道理?咱们无影道初来乍到,虽说咱不是来开宗立派的,但总得有人使唤吧?做贼啊,也得有组织!咱们低调是低调,但是不能丢了格调!这些人,如果偷鸡摸狗,一定是对那些普通百姓下手,咱们花点钱,不等于间接救了那些穷苦人吗?咱们这是做善事。再说了,情报对一个贼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吗?他们今后就是咱们的耳朵和眼睛,没有他们,你知道这皇城每天发生些什么事情吗?听我的,错不了!”

“......”

一连几天,辛无尘脚不出户,天天白天在房中修炼罡气,五个丹田的这个程度必须得维持一段时间,把丹田和经脉的强度尽量加强,他预感到,当所有高手汇聚皇城时,免不了有大战发生。同时,抽空把黑玫瑰叫到房里,教他快速的学会易容术;而晚上,趁月黑风高,到城外练习身法,夜幕是最好的掩护。辛无尘现在学的易容术叫做“千机变”,身法叫做“疏影诀”,都是无影道不传之秘术。

一张大网撒了出去。每天,都会有各种消息汇集到辛无尘的手中。庆王寿诞的消息,自然就成了辛无尘盯上的第一个出手的契机。

“嘿嘿!好戏开锣了!”

“黑子,去奇珍阁购买几颗最顶级的疗伤或者化气的丹药。”

“猴哥,你去弄几副棺材,不要买好的,要最次的那种!”

“师姐,你去弄两套道士的衣服还有驱鬼的那一套玩意!”

......

“师兄啊,怎么没安排我啊?”谷若虚主动靠了上来,以他“无利不起早”尿性,感觉到了辛无尘好像在下一盘大棋。有便宜还不出头,那不白痴么?

“这盘大菜,怎么能少了你这根胡萝卜?你是主角,当然要在关键时候出场!”辛无尘摸摸老谷的小脑袋,语重心长。“不过呢,要演戏,就得按着剧本来,别给我弄砸了!否则的话,有你好看!”

“不会不会!我老谷好歹也是无影道的老人了,拆自己人的台,这事我老谷是不会干的!”老谷一脸媚笑。

辛无尘心中暗乐:“你个老小子,事后你别骂我就行......”

......

皇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城西贫民区发生了械斗,死了两个人,很多人受伤,具体起因不详。

朝堂上的大人物责令城主府彻查,可查来查去,问题没查出来,倒把矛盾的焦点引向城主府。

“一群废物,饭桶!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把这帮刁民给引到了城主府门口!蝼蚁贱民,要不是在皇城......”城主贾仁义拍着椅子扶手破口大骂,身前几个护城军统领噤若寒蝉,谁这时候敢往枪口上撞啊!

“到底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贾仁义看着那几个低着头的统领,鼻子都气歪了。“每个月两百块灵石就养了你们这样一群白痴?一个个在人前人模狗样的,往春香楼送灵石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勤快,一个比一个能干,老子要是不召集你们,特么在里面三天三夜都不出来!现在呢?嗯?马波,你说,怎么回事?”

“回...回城主,事情是这样的。城西张三家的狗是公的,李四家的狗是母的,两个家伙都是光棍,混迹于城西一带。据说都把这两条狗当成儿女一样来对待,两家还交换了婚书,择日成婚!没多久李四家的狗就下崽了,可没想到的是,李四家的狗下的不是狗崽子,而是一头猪仔!张三不干了,说自己家的狗被戴了绿帽子,非要李四给个说法,还要周围养有猪的人家,都出来配合调查,看看是谁家的猪,动了李四家的狗。”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无稽之谈!纯属是无中生有的事情。”贾仁义当然不会相信这么荒诞的事情。“肯定是别有用心的刁民,故意制造事端。为何你们不直接驱散或镇压?让他们在城主府前喧哗,成何体统?”

“这事还不是真正的起因,真正的起因是,有一个游方道士,据说能驱邪避鬼。张三和李四两人争执不下,正值这道士经过,这道士制了一张符,好像叫什么‘真言符’,贴在张三家狗的额头上,据说这条狗马上就发现了是谁给他带的绿帽子。也不知道这事情是真是假,反正很快就在城西地区传开了。好多人都找到道士去买这种符,都想知道自己家的男人或者女人是否在外面偷吃。再后来局面就无法控制了,好多人大打出手,男人之间,女人之间,都为争风吃醋,一场混战,结果就死了人...后来,死者的家属就抬着棺材堵着城主府的门,想讨要个说法。这就是事情的始末。”马波说完,心中有点发虚。

可他心虚的是什么呢?

这种事,太过玄乎!你信吗?能信吗?如果真有这种符,那以后谁还敢在出去喝花酒,逛青楼?谁还敢轻易再去做隔壁老王?所有的谎言和欺骗不就不攻自破了?

“混账东西,这种事你也信?看来这事的始作俑者就是那游方道士了,人呢?抓到他不久解决问题了吗?这种神棍,坑蒙拐骗,那些贱民愚昧无知,可你们是城主府统领,连你们也信吗?”贾仁义怒气冲天,把椅子扶手都差点拍碎了。

“对对对!像这种神棍,就应该千刀万剐!免得到处祸害人!”一帮统领都齐声附和着贾仁义。

这些声音,有的是义愤填膺,有的却是无比的希冀!

凡是像马波一样参加过调查的统领,心里都七上八下的。他们希望抓到这个道士千刀万剐的期望,也是出于真心,只不过出发点完全不同。

没去过现场调查的,和贾仁义一样,认定那道士就是骗子,该绳之以法;可去过现场调查的,却实实在在看到了那符的威力,一贴上去,那些个给自己戴绿的人,立马跟中邪一样,主动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

如果哪天自己也被某人发现了,那下场一定很凄惨!像他们这种统领级别的人,哪个人没经手过几十个女人?而有些女人的男人,此刻,就站在他们中间......

贾仁义看着这帮人,心里那个气啊,可有什么办法呢?皇城根下,太平无事,这帮人早就废了。武道修炼早就荒疏,就算执勤,也是无所事事。整天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唯一的追求,就是玩女人,玩更多的女人。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啊!”贾仁义摇头喟叹。

“千刀万剐?剐谁啊?道士抓到了吗?人都没抓到,我是不是该把你们这帮废物都给剐了!”

“城主,我们哥几个把整个皇城都翻了一遍,可这道士突然消失了,找不到啊!后来属下一合计,想了个办法,看能不能把这道士给钓出来。”马波身旁一个五大三粗的统领瓮声瓮气的说道。

“牛莽,就你这五大三粗的模样,还能拿出什么好办法?是馊的吧?”马波不屑的看着旁边这大个子。

所有统领中,就这个牛莽,和他们不一样。这家伙不爱吃喝嫖赌,就爱一门心思练武,和其他统领,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

“哦?说来听听!”贾仁义没理会马波,而是抬眼看着牛莽。

“是,大人。游方道士,坑蒙拐骗,无外乎就是为了钱财。前段时间,他在城西卖了很多符,但那是贫民区,他也没骗了多少。咱们就从这下手,让人假扮富豪,放出风去,高价求购这种符,我相信这道士收到风声,一定会出现,到时候就可一举成擒。”

牛莽的回答,让贾仁义眼中一亮。

“牛莽啊,没想到你这粗犷的外表下,还有这么细腻的心思,不错,就按你说的布置,咱门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看谁的坑挖得更深了!这件事,就交由你全权负责,其他一干人等,务必全力襄助,都听到了吗?”贾仁义心头宽慰,总算有个下属还有点脑子,不至于个个都是酒囊饭袋。

贾仁义起身,整了整衣冠,权力,和他臃肿不堪的身形无关,再说,他也是一个八星武君,没有实力,皇城的城主,岂是一般人能随便染指的?他的背景不简单。

“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再过几日就是庆王花甲寿诞,庆王的疾恶如仇是出了名的,若此事传到他的耳朵里,不是件什么好事。牛莽,你先去外面,安抚住那帮刁民,让他们先行退去,城主府自会彻底调查,给他们一个说法,去吧!”

......

奇珍阁,是皇城最大的专门倒卖各种异宝的商铺。市井间最新消息:奇珍阁阁主董万全,高价求购“真言符”,数量不限,每一道符,开价二十万灵石。

“真言符”是什么玩意儿?奇珍阁这是要干嘛?准备垄断市场?一时间,议论沸沸扬扬。

可城主府的人,纠结的是:道士会来吗?

道士一定会来。

这个“道士”听到奇珍阁收购的消息后,乐得嘴都咧到耳根了。“大鱼上钩了!”

“师姐,准备家伙事,咱们,收钱去!他们正等着咱自投罗网呢,我们不去,他们岂不是要失望了?”

“老谷,我给你说的事你可记住了,千万别乱吃东西,否则味道不对,这很关键!”

“老子上当了,你个小混蛋,你坑我!”

......

奇珍阁,处在皇城闹市区,和城主府对街而望。每天,到这里来采购的人络绎不绝。

一名道士,带着一个道童,一步三摇的走进奇珍阁。

此时,四周布控的护城军,相互间已经收到传信,道士刚一走进奇珍阁,整个奇珍阁立即被围得跟铁桶一般。

“这位道长,您是采购呢?还是卖货呢?”柜台内一位白白净净,相貌甚为英俊,看起来十分精明能干的年轻人面带职业性微笑,开口问刚步入店里的道士。

“贫道是来给你们送钱的!”道士一捋胡须,微微一笑回答道。

“不知道长所指何物?”

“真言符!你们不是说大量采购吗?贫道这里倒还有上百张,就看你奇珍阁有能力吃下不?”

“此时事关重大,道长请移步上楼,和我家阁主面谈,如何?”

“小黑,你在楼下等着,你带路!”

这年轻人带着道士,直接上到了三楼。

“阁主,这位道长说他有大量真言符,我觉得事关重大,所以带来和您面晤!”年轻人对着一个房间的珠帘一拱手施礼,言简意赅说明来意。

“快请道长进来吧,老夫恭候多时了!”帘后传来一个十分苍老的声音。

“道长请入内和我阁主谈,小可还有事,先行告退!”那青年拱手说完,转身下楼。

这道士当然是辛无尘易容装扮的,之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不就是为了这一刻的收获?但是,走到这一步,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能不能成,就要看接下来那些准备“钓”他的人如何掉进入他们自己挖的“坑”里了。

辛无尘步入房间,入眼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此刻老者正坐在桌前,佝偻着身子,在一个药鼎中捣鼓着什么。见辛无尘进来,放下手中事情,抬起头,浑浊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辛无尘。

“道长,你为何要来?你若不来,我倒是高看你一眼,可你来了,老夫我很失望!”

老阁主这话,旁人听来可能是不着边际,但辛无尘一听,却微微一笑。

“谢谢阁主实言相告!正因你这份坦荡的胸襟,这一刻,我改主意了。如果你奇珍阁是和城主府沆瀣一气的话,那我不介意也让奇珍阁出点血。阁主是迫于无奈才答应给城主府做这个噱头的吧?”

“皇城之内,除了皇室,还没人能威胁到老夫,老夫答应城主府做这个噱头无非是想见你而已。”

“那要多谢阁主看得起老道。阁主应该是寿元不多,身体即将油尽灯枯,而又听闻老道有点旁门左道,所以想看看老道我可有延年益寿之法。而且阁主明知老道可是个神棍,又是城主府要缉拿之人,并且是不是有真材实料还未知,但阁主还是要见我,说明阁主的情况很不乐观了,有些迫在眉睫了吧?不知我所料是否有误?”

“确是实情,看来道长在这皇城里,已经下了不少功夫,做了不少功课了。也难怪道长知道我所言何事了。但老夫还是怀疑你的自信。”

“相信此处,如今已被城主府包围了吧?我来,就等于是来自投罗网的吧?只有用奇珍阁这个牌子,才能炮制出巨大的诱饵诱我上钩,人为财死嘛。但是,既然有人出得起钱,我当然得来收钱咯!不然对不起这挖坑的人啊!”

“既然道长成竹在胸,老夫再多说就显愚钝了。只要你不从这里出去,他们是不会动手的,这是我答应配合他们的前提条件。道长能料到老夫的情况,那道长一定有救命之法吧?老夫就烦请道长施于援手,不知可否?当然,绝不会让道长白白帮忙的,若能让老夫活下去,再大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堂堂奇珍阁阁主,在皇城叱咤风云了无数岁月,到头来,还是难逃生老病死的宿命。唉,人生,可叹啊!这对于我来说,就是小事一桩。不过,我想请阁主答应老道一件事,老道今后在皇城会做一些大事,若需要阁主鼎力协助之时,还请阁主不要推辞。”

“道长,你...你...你真有良方?若道长能救我一命,那整个奇珍阁,以后有一半...不!八成!八成的收益都归道长所有,更不用说需要老夫协助了,今后,凡有需要,随意差遣,绝不推脱!如何?”

“那就一言为定。阁主,老道给你个忠告,别在捣鼓那些药了,没用。相信你也是武修吧?你寿元将尽,是因为卡再某个境界再也无法突破,无法再延长寿元了,是吧?不知道阁主活了多久了?你卡在武君境界吧?”

“莫非道长也是武修之人?”

“算是吧!”

“老夫和开元皇朝同龄,500岁了,卡在武君境100年,始终无法再进一步。唉,老夫修无资质鲁钝,踏足武王,是老夫做梦都想的事情,一旦突破,就可再添200年寿元。”

“武王与武君的区别,在于经脉,阁主你是没有办法打通奇经八脉而已。你坐好,你的200年寿元,在老道这里,也就是半个时辰的事!”

一个活了500年的老怪物面临死亡,都还舍不得死,都还觉得没有活够!这其中的味道不得不让人仔细品味。虽说蝼蚁尚且贪生,可当一个人觉得自己活着没有任何意义的时候,他又会不会还对生命无比的眷恋?

不过从他掌握的情报来看,这个阁主,似乎值得自己去救。

凡是还不想死又经历死亡的人,活着才能更像一个纯粹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风骞羽/著| 武侠| 连载中
风骞羽新书《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由风骞羽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辛大长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每个人都有做贼的潜质,而且做贼是很有前途的!做贼的最高境界就是没什么是偷不了的!辛无尘以前是废物,走上了“侠盗”之路,在天下正道人士的眼里,做贼,还是“废物”!不过,要是做一个人见人怕,却又是人见人爱的贼,却是一门比至强武功还难修炼的境界,其实,做贼,修的是一颗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