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精彩阅读大结局 蓬莱叶荀免费试读在线试读完结版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精彩阅读大结局 蓬莱叶荀免费试读在线试读完结版

发表时间:2022-06-28 11:06:38    人气:    栏目:资讯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

完结小说《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是喵十七爷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蓬莱叶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文案:“听说你要休夫?为何?”顾容蹙眉很是心疼地伸手将面前哭得不成人样的白泽拉进怀里小心翼翼擦着眼泪低声质问。他自问对这个小人格外上心和疼惜,事事都依着顺着,怎么如今又要嚷嚷着休夫,他不明白了!白泽整个人都挂在顾容身上哼哼埋怨道:“你娶了我,还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你怎么能再去娶别人!我白泽可是一介上神,如何能被一个修仙的凡人给欺负,今日我就要休了你,再到天帝面前告你的状,让你永世都入不了神籍!”越说越来劲儿,这架势还真像那么一回事。顾子殊剑眉抽了抽,一阵头疼,无奈地勾唇浅笑……“顾子殊你这是虐待,虐待上神你知道吗”顾子殊才不吃那一套“你还没封神呢,在这里吓唬谁?!食用指南:1.

...

作者:喵十七爷 状态:连载中 类型:耽美
立即阅读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 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由喵十七爷所编写的耽美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蓬莱叶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元凌凝神,不再去想这些过往尘烟,他略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苦笑,然后下意识的伸手去掏怀里的东西。可是素来藏在他胸前衣物中的东西不 ...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 第三十一章 你喜欢我就直说嘛

元凌凝神,不再去想这些过往尘烟,他略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苦笑,然后下意识的伸手去掏怀里的东西。

可是素来藏在他胸前衣物中的东西不见了,他有些慌,赶忙起身将全身上下都找了一个遍也没有丝毫踪迹,这东西他从来不离身,即便是就寝也要带在身上,怎么会不见!

他坐在床榻前,淡蓝色的眸不知盯着何处,沉寂了许久元凌突然眼前一亮,仿佛想起了什么。

他此前去凡界,通共不过见了三个人,一个是白泽,一个是他的师尊顾容,而另一个便是在长廊上撞了他的那个女子,叫……叫叶姈嫣,他那一片龙鳞想来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撞丢的。

元凌只觉一阵头疼,心里也怪自己太马虎大意,这么重要的东西应该小心收好才对啊。

而凡界蓬莱仙岛的田横山处,此时已是戌时,晚功过后便可洗漱休息,叶姈嫣自下午到现在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连方才老师讲的功课都没有认真听,以至于被老师提问时一问三不知。

“你今日是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叶荀是最先看出来叶姈嫣不对劲儿的,于是下了课赶紧跑过去询问一番。

他身后跟着的还有莫潼,不慌不忙悠然自在。叶姈嫣发现最近他们两个人走的很近,而且不是一般的近。她凤眼微眯,将两个人打量了一遍,她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猫腻!

正想着,却听莫潼关切的声音自叶荀身后传来,“阿嫣姑娘是不是身体不适,要不要去看看……”

“看什么看,谁说我不舒服了,本姑娘好的很!”叶姈嫣给了他们两人一记白眼,没好气的打断了莫潼的话。

然后又将视线落在莫潼身上,神秘兮兮嘿嘿一笑,凑到了他身边压低了声音说:“我这儿有个好东西想请莫兄瞧瞧是什么玩意儿,要不我们借一步说话?”

叶姈嫣是很少同他这样说话的,所以莫潼也没有拒绝,朝她含蓄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田横山脉后山边界,这一带巡逻的弟子很少,所以大家私下里想做些什么违反门规戒律的事都会来这里。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也没有人说破拆穿,但也要小心因为偶尔会有师尊来此巡查,若是被他逮住了肯定不会轻饶。

三人悄咪咪到了后山边界,叶荀终于耐不住性子问,“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见不得人?”

叶姈嫣没搭理他,猫着头四处瞧了瞧,见是安全的才小心翼翼的从衣襟里掏出了一个东西展示在两人面前。

这不看还好,三人几乎是同时呆住了,就连叶姈嫣也是,她先前只觉得这东西稀奇,又是第一次见,却没想到如今在黑暗中竟然散发着五彩斑斓的光芒,耀眼夺目,实在好看。

“这……这东西姑娘哪里得来的?”

惊讶之余,莫潼的面容不禁有些凝重,眸光中满是不可思议。

“这是龙鳞,我先前在山海志中看到过,同书上记载的几乎一模一样!”

闻言,不止叶荀倒吸一口冷气,就连叶姈嫣亦是,整个人盯着手上的玩意儿傻愣了许久。

“龙鳞……怎么可能……”

龙这种东西不是传说吗?她从小到大都是从神话故事里知道龙的存在,可神话故事终究是故事,不能当真的。

“你是不是看错了,怎么可能呢!”

不止她,就连叶荀也是点头附和,“对啊,龙这种东西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莫潼你是不是记错了!”

“……”面对两个人的质问,莫潼没打算解释给他们听,只是无奈叹了口,“罢了,就当我没说,不过阿嫣姑娘,这东西你还是别再让其他人看见了,否则被心怀不轨之人盯上可就麻烦了,毕竟这东西的确难得,世上仅此一个。”

可不就是一个嘛,他这辈子都没见过龙鳞,从前只是在古书上通过图片文字了解到的,如今真见到了还有些不敢相信。

“行了行了,我当时什么事儿呢,就为了这么个东西至于让我跑这么远吗?麻烦!”

叶荀略带怒意地说道,然后甩了袖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叶姈嫣最知道他这个哥哥,于是只对着莫潼点了点头,然后自己一个人朝着卧房走去。

一时间这里就只剩下莫潼及叶荀两个人,叶荀也不知生的哪门子气,一个人蹲在草丛里,也不嫌那里蚊虫多。

莫潼缓步上前,低头看着黑暗中那缩成一团的叶荀放柔了声音说道:“叶公子不回去吗?一会儿若是被巡逻的师兄们看到了又是一顿奚落。”

没有回应,草丛里的叶荀也没有一点反应,莫潼有些无奈地蹲下了身,尽可能离他近一些。

“……不是我不让你同我一起睡,实在是一张床太小了睡不下两个人,你若实在害怕就点着灯睡可好?”

前些日子他们上课,有一节课是专门讲妖魔鬼怪的,还有包括他们的外貌,身体构造,还有些血淋淋的东西。

其实是挺可怕的,好几个弟子吓得晚上不敢睡觉,再加上那几天打雷下雨,心里就更怕了,而叶荀就是其中一个。

他们两个人虽然住在一个卧房,但是中间隔着屏风和走廊,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一个人睡,所以他难免有些害怕。

起初他还死要面子硬撑着,到了后半夜雷打得更厉害了就有些受不住,一个人抱着被子颤巍巍的跑到莫潼床前站了许久。

他是个要面子的人,所以不知道怎么开口,索性就那么一直站着,要不是莫潼睡的浅,被雷声吵醒了,他能在那里站一夜都不会有人知道。

最后没办法莫潼只能让他同自己一起睡,可是那床实在小,两个人挤在一起翻身都难,而叶荀因为害怕更是将他抱的紧紧的,无论他怎么掰都掰不开的他手。

之后几天都是如此,莫潼实在受不了所以不让他睡了,谁知道这人竟和自己置气,无论说什么他都一概当做没听见。

瞧他如今这模样怕是又在同自己置气了,莫潼有些无奈,又觉得有些好笑,偏偏还拿他没办法,只能陪他在草丛里蹲着。

“你若再不走,今晚便莫想同我睡了。”

突然草丛里的那一团动了,黑暗中露出一双亮晶晶圆溜溜的眼睛直盯着莫潼,然后只听一阵弱弱的声音,“你没骗我?”

“没有……”

“当真?”

“当真!”

“说话算话!”

“嗯……”

“你若再不走我就当什么也没说过!”莫潼压低了声音凌厉说道,然后不管叶荀一个人起身要走,却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停住了,因为有人拽住了他的衣摆。

“……”

“我走还不行啊!”说罢,叶荀三两下窜了起来,乐呵呵的跟在莫潼身后。心想着这厮终于答应了,终于答应了!他就知道这办法对他管用,他可是专门找人问过的!

“叶子熙,我从未见过像你这么死皮赖脸,不讲道理的人……”

莫潼实在忍不住开始吐槽叶荀,他从来不会直呼别人的名或字,要么是熟人或者关系很好,要么就是讨厌或者生气!而叶荀自然是属于后者。

叶荀没搭理他,这话他都听多了,刚开始的时候还同他顶两句,后来索性也不争了,随便他怎么说。

“莫潼,你~你喜欢我就直说嘛,别这么不好意思的,我都知道的!”

“……”

莫潼心下猛的一颤,瞳孔不由的收缩,他顿住脚步不再前行,叶荀更识趣,早在百步之外停了下来,只见莫潼阴沉着脸转身凝视着他,那眼神恨不得生吃了他一般,可想而知这句话有多气着他了。

偏偏叶荀他以为然继续又道:“别生气啊,你越生气我就越觉得你对我有意思。”

简直找死!若是莫潼此刻带了他的佩剑白凰,定将他千刀万剐了!

最后也只丢下一句“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绝不手下留情!”就走了,而且是怒气冲冲地走了。

只留叶荀一个人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哈哈大笑,他也是最近才发现,莫潼这个人实在是太好玩了,有时候真心忍不住想逗逗他,以至于许多次都掌握不住分寸,每每结局都是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于是乎叶荀是等到莫潼熄了灯才回去的,然后他也没去找莫潼睡,自己在床头点了根蜡烛将就着过夜。

而莫潼呢,他熄了灯却没有睡,直到听到了推门声才确定这人回来了,然后隔着屏风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宽衣解带上榻安眠,他只是嘴角微勾,然后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小剧场:

后半夜——

“内个……莫~莫公子,我能跟你一起睡吗?我害怕……”

叶荀抱着被子颤巍巍站在莫潼床前。

“……”

就知道会这样,莫潼没有回他的话,只是身子往里面挪了挪,腾出了一半的位置给他。

“多谢莫公子大恩!日后定当重谢!”

叶荀说着,三两下上了莫潼的床,拉了他的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盖你的被子去。”

“我的被子没你的被子香,我睡着安稳。”

“……”想杀人的心都有了!太气人了,太气人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
喵十七爷/著| 耽美| 连载中
完结小说《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是喵十七爷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蓬莱叶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文案:“听说你要休夫?为何?”顾容蹙眉很是心疼地伸手将面前哭得不成人样的白泽拉进怀里小心翼翼擦着眼泪低声质问。他自问对这个小人格外上心和疼惜,事事都依着顺着,怎么如今又要嚷嚷着休夫,他不明白了!白泽整个人都挂在顾容身上哼哼埋怨道:“你娶了我,还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你怎么能再去娶别人!我白泽可是一介上神,如何能被一个修仙的凡人给欺负,今日我就要休了你,再到天帝面前告你的状,让你永世都入不了神籍!”越说越来劲儿,这架势还真像那么一回事。顾子殊剑眉抽了抽,一阵头疼,无奈地勾唇浅笑……“顾子殊你这是虐待,虐待上神你知道吗”顾子殊才不吃那一套“你还没封神呢,在这里吓唬谁?!食用指南: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