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全文阅读无弹窗完本】主角蓬莱叶荀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全文阅读无弹窗完本】主角蓬莱叶荀

发表时间:2022-06-28 11:06:36    人气:    栏目:资讯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

完结小说《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是喵十七爷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蓬莱叶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文案:“听说你要休夫?为何?”顾容蹙眉很是心疼地伸手将面前哭得不成人样的白泽拉进怀里小心翼翼擦着眼泪低声质问。他自问对这个小人格外上心和疼惜,事事都依着顺着,怎么如今又要嚷嚷着休夫,他不明白了!白泽整个人都挂在顾容身上哼哼埋怨道:“你娶了我,还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你怎么能再去娶别人!我白泽可是一介上神,如何能被一个修仙的凡人给欺负,今日我就要休了你,再到天帝面前告你的状,让你永世都入不了神籍!”越说越来劲儿,这架势还真像那么一回事。顾子殊剑眉抽了抽,一阵头疼,无奈地勾唇浅笑……“顾子殊你这是虐待,虐待上神你知道吗”顾子殊才不吃那一套“你还没封神呢,在这里吓唬谁?!食用指南:1.

...

作者:喵十七爷 状态:连载中 类型:耽美
立即阅读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的小说,是作者喵十七爷创作的耽美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而身为天界太子的元凌不得不在这危难关头整兵以待,直到阵前那抹熟悉的身影才发觉原来自己一直都被骗了……这一战几乎要耗尽天界众生之力 ...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 第三十章 往事尘烟(尘个P,应该是天帝的情史!)

而身为天界太子的元凌不得不在这危难关头整兵以待,直到阵前那抹熟悉的身影才发觉原来自己一直都被骗了……

这一战几乎要耗尽天界众生之力,元凌无奈之下只能动用禁术吸纳上古凶兽梼杌之力助自己保住天界。

就连被封印于天界十重天上的赤霄剑也被元凌不惜用一半的天命仙寿来解除封印。而此时的天帝也因为重伤身归混沌,元凌身为太子按理继承天帝之位保天界太平……

整整十日,连绵的战火整整持续了十日,最后元凌亲手杀了那妖界公主,斩其头颅迫使妖界投降,而魔界见大势已去也只得跪地求饶停息战乱!

元凌力竭,执赤霄剑同两界划清界限永不再犯,而魔界与妖界也因此元气大伤不得不臣服于天界,誓死效忠!

而元凌的那一剑除了划去魔界的忘川之海外也惊动了沉寂百万年的东海。

白泽此时正泡在浅海里同海中的精灵嬉戏打闹,却突然被一股强大的灵力震住了心脉,疼得他捂着胸口直嗷嗷。

紧接着海浪翻涌而来,数十米高的海水差点就要将他给吃了。幸好他腿快,化了真身撒腿就跑,堪堪才保住了他这条老命。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心生困惑,他在这东海待了快几千万年甚至更久,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着实奇怪,看来他要去好好调查一番。

正这么想着,眼尖的他突然发现了不远处的桃树下躺了一个人,银白色的盔甲和雪白色的战衣上都是血迹,就连那张脸都瞧着有些瘆人。

白泽有些怕了,按理说寻常人是进不了这桃林,更破不了外面的幻境结界,这人是怎么做到的?来头一定不小!

他心下猜测着,壮大了胆子上前去查看,待撩开他凌乱的墨发后整个人都愣了。

除去这脸上的污浊和血迹来看还真是长得一副好皮囊,肌白如玉,剑眉紧蹙,薄唇微闭嘴角还残留着未干的血迹,这模样着实有些勾人。

白泽当即有些心动,将人给两扛三扛扛了起来,这千万年来除了那些不能幻化的精灵陪他就再没见过一个活人,以至于如今见了竟这么激动。

正打算扛着人离开,白泽的目光突然落在不远处正发着微微金光的赤霄剑上,目光一沉。

这赤霄剑是上古神器,后世又称帝道之剑。剑柄乃昆仑山龙脉下尾骨所制,其上刻有花纹、饰有七彩宝珠、九华玉,剑身乃寒铁经万年锻造而成寒光逼人、刃如霜雪。

此剑应该封印在天界的十重天上,有灵兽看管,非天帝不得靠近,而能拥有此剑者天地间也只有一个人,天帝!

如此看来这个人当是天帝无疑,白泽将赤霄剑捡起来一同带着回了他桃林的小木屋……

元凌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木桌上那盏昏黄的烛灯勉强能让他看清这周围的环境,不是元和宫更不是天界,倒像是凡界某个简陋的木屋。

元凌只觉得一阵头疼,挣扎着坐起身子,三界大战他虽得了梼杌与赤霄剑之力却因先前身心受损再加上同火神昊天交战动了元气。

他能支撑着回去已是万幸,却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能坚持住,最后昏死过去跌下了云端。

屋门此时被人推开,迎面走来的是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一袭墨绿色衣袍一头银发随便束着,见床上的人醒了笑呵呵上前将药碗塞进他手里道:

“既然醒了就将药吃了吧,你这身子内里损耗太严重了,我一时半会还没想出办法根治,只能暂时缓解。”

元凌低头看着碗中黑乎乎甚至还有一股血腥味儿的汤药蹙了蹙眉,开口低声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元凌感激不尽。”

见他似乎并没有要喝的意思,白泽显然有些不乐意了,那可是他割了手腕取自己的血做的药引,怎么能浪费。随即二话不说,夺了碗掰开他的唇齿就给灌了进去。

“咳~咳~咳!你……”

元凌被强行灌了药只觉胃里阵阵恶心趴在床前一阵咳嗽,看着白泽的眸已然升起了一丝怒火。

“药喝了就老实点,就你这身子竟还敢去吞噬凶兽梼杌,真是不要命了!”

白泽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的天帝啧啧道:“这梼杌的反噬稍不留神便会有性命之忧,更甚至毁天灭地,若是从前我还能帮你,如今我也无能为力。”

元凌见他竟能看出自己吞噬上古凶兽顿时起了杀意,警惕万分。整个天界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就算是三界大战也只当时的魔尊看出了端倪,这人又是如何知晓的?

“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白泽直视着他投来的目光,看着他眸中渐渐透出的杀意淡然道:

“吾乃上古神兽白泽,能幻化人形,通万物之情,晓天下之事。我知你是天帝,我也知你为情所伤,更知你以元神吞噬梼杌之力,用一半天命仙寿解除赤霄剑的封印!”

他踱步来到木桌前抬手将桌上的赤霄剑缓缓拿在手中端详着,似乎是在看一件丢失了许久的心爱之物般。

“这把赤霄剑自锻造出后第一个使用的人是我白泽,当初我拿着这把剑砍了白虎一臂,斩断了朱雀一翅,何其威风!再后来我被女娲封印神力贬于东海,这剑也就失去了下落……”他说话的神情看在元凌眼中莫名有些忧伤悲痛。

白泽~这个名字他只在古籍中看到过,记载中他乃是昆仑山上的一只神兽名唤白泽。

浑身雪白,有翼,能说人话,通万物之情。后与麒麟、螣蛇、白矖并称为女娲坐下四大护法。

千年后共工怒撞不周山,使天地倾斜,三界大乱,妖孽趁机横行无忌为祸人间。

主西方神兽朱雀趁机煽动苍龙、白虎、玄武联手,逞凶作乱祸害人间,食人肉喝人血残暴凶狠。

女娲断鳖足以立四极,用十二颗灵修造镇妖瓶,联合坐下四大护法螣蛇、白矖、白泽、麒麟,除白虎,斩玄武,降朱雀,收服龙族,他也因此被女娲封为战神。

再后来女娲以身补天,她坐下的螣蛇、白矖两大护法也追随她而去,用身体堵住了那片塌陷的天空,而白泽也就此下落不明。

古籍中记载的乃是白泽同麒麟早已身归混沌,却不想他今日竟见到了上古存活下来的唯一神兽。

元凌有些不大相信,却又觉得没什么。世事无常,有些事情本来就是道听途说没有依据,偶尔出人意料也是很正常的。

此时他对待白泽的态度也好了许多,无论是友是敌毕竟救了他一命,又是上古战神,自然是要恭敬些。

“先前不知您的身份,言语间多有得罪还请您见谅。”

“哪里哪里,我一个人自在惯了,你唤我白泽便是,不用那么客套。”

白泽见他突然这么客气有些不大喜欢,将赤霄剑放在桌子上又缓步来到元凌面前坐下为他诊脉,查看病情。

“这些日子就且先在此处好好修养,你为解赤霄剑的封印失了一半的天命仙寿,又强行吞噬梼杌,一时半会压制不住他的凶煞之气,恐怕要多费些时日和精力。”

元凌见他对自己的一切这么了如指掌,心里虽然还是有些猜疑不定,但他如今的身子留在这里疗伤才是上上之策。

他拱手对白泽道:“那便多谢了。”

之后数月,元凌的伤也将养得差不多了,闲暇时便跟着白泽在桃林里逛逛,时不时聊天下棋,切磋武艺,但他却从来没有踏出过桃林。

白泽起先也提起过,只是都被元凌三两句给堵了回去。话说回来这个天帝可是让白泽头疼不已,每次他同他争辩总是争不过。

试想当初,他为了帮女娲娘娘拖住白虎的进攻可是费了不少嘴皮子,练就了三寸不烂之舌,自以为天下无敌,结果到了元凌面前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着实让人恼怒。

所以白泽同他交谈时总留意着他的话,然后偷偷记在心里想着哪天见了其他人也要说上一说,定叫他无言以对才好!

再后来两个人关系日益深厚就更加不用承让了,起先元凌敬他是战神,处处尊重承让着他。后来发现他就是个无理取闹,没事找事,顶着这张十七八岁的脸皮倚老卖老的顽皮‘孩子’,也就不刻意让着了。他尽管摆出长辈的架子,说起话来也更毒上几分,常常气得白泽离家出走三四天不见人影。

元凌倒是也不担心,想来又是找地方去练嘴皮子了,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或许是因为这样,元凌才能在白泽面前如此放得开,也能不再顾虑许多。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人也会对月饮茶交谈过往,讲一讲自己的故事……

一年后他辞别了白泽回了天界,没过多久他便遭到梼杌反噬,为了不让无辜人受伤,他下罪己诏将帝位传给天界唯一一个能力强大的火神昊天,又将自己囚禁在元和宫内。

后来火神昊天用莲台业火炼化了梼杌,也拒绝了他的帝位,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误会似乎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淡去……

再后来……哦!是了,再后来他又做回了天帝,那个他从来都不向往的位置!】

上一篇:
下一篇:
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
喵十七爷/著| 耽美| 连载中
完结小说《有个作妖徒弟怎么办》是喵十七爷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蓬莱叶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文案:“听说你要休夫?为何?”顾容蹙眉很是心疼地伸手将面前哭得不成人样的白泽拉进怀里小心翼翼擦着眼泪低声质问。他自问对这个小人格外上心和疼惜,事事都依着顺着,怎么如今又要嚷嚷着休夫,他不明白了!白泽整个人都挂在顾容身上哼哼埋怨道:“你娶了我,还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你怎么能再去娶别人!我白泽可是一介上神,如何能被一个修仙的凡人给欺负,今日我就要休了你,再到天帝面前告你的状,让你永世都入不了神籍!”越说越来劲儿,这架势还真像那么一回事。顾子殊剑眉抽了抽,一阵头疼,无奈地勾唇浅笑……“顾子殊你这是虐待,虐待上神你知道吗”顾子殊才不吃那一套“你还没封神呢,在这里吓唬谁?!食用指南: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