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凤飞九天:皇弟别跑
凤飞九天:皇弟别跑

凤飞九天:皇弟别跑 阿柒不是七 著

完结 秋一扬秋泽

更新时间:2021-09-10 06:54:36  人气:
新书《凤飞九天:皇弟别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阿柒不是七,主角秋一扬秋泽,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重生异世,生前作为家主的他,却对皇位没有一点渴求。只愿一生平安,宁静过活。谁曾想,阴谋算计还是一次次波及到他。本就不是个良善之人,被人欺压又岂能咽得下这口气?只是……“皇兄,你在干嘛?!”凤子墨轻斥。“你刚练完功,很累了吧,皇兄帮你揉肩。”凤清辰笑得纯良。“揉肩需要揉到后腰上来么?”书友群:341185661新书《清穿之三爷》已发布,么么哒!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自那日凤清辰去了龙耀宫给凤子墨道谢之后,两人再无交集。只是心中产生的对对方的那么一些好感,总归是存在的。

很快,整个凤都的女子都欢欣起来。只因凤栖帝最疼爱的弟弟逍遥王,凤梧的生辰就要到来。

谁都知道,逍遥王凤梧至今未婚,这并没什么。让她们兴奋的是,凤栖帝早在三年前下令:逍遥王凤梧若归来之后仍未有心上人,那么便在他生辰的前三日替他招亲,三年后完婚!

尽管凤栖才是这些个少女的梦中情人,可又有多少个,恨不得挤破脑袋嫁入帝皇家?

凤栖帝早在两年前便驳回了各个大臣,关于充实后宫的进言;更是有话放出:此生,凤栖再不纳妃!如此,能嫁入皇家,就只有凤梧一条路可走。不是不想嫁皇子为妃,只是年纪最大的皇子凤时溪,才十二岁大,还未曾到十四岁可谈论婚娶之龄。

龙耀宫中

满意地听着暗卫所描述的,凤都中女子对嫁给凤梧的憧憬,凤栖一脸笑意。他可以不在乎皇位,不在乎这江山,却唯独不放心自家皇弟。

凤梧表面上风流倜傥,却是个冷漠之人,只是他将这份疏离深埋于心,不易让人察觉罢了。

“父皇。”听到里殿传来幼童的一声叫唤,凤栖抬眸,便瞧见凤子墨一身淡蓝衣衫,月白色腰带盘扣,眼含笑意地望着自己。

“不知父皇为何一早便如此开心?”凤子墨走上前去,凤栖便自然而然地将人抱在怀里,“不若说出来,让墨儿也乐上一乐?”

凤栖将凤子墨抱到上等的红木椅中,让他坐下,方才说道:“墨儿,你可知道,凤朝有一王号逍遥?”

了然点头,凤子墨回答:“夏儿曾告知我。”不止这个,他连凤栖各个妃嫔的来历都一清二楚,朝堂上的臣子也知根知底。他知道,这些都是凤栖告诉他的。透出来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那逍遥王,名凤梧,便是父皇的亲弟弟。”凤栖笑着感叹,“是他一直站在朕身后,不怨不悔地支持着朕!若非他,父皇要登位,绝不会如此简单。如今已多少年了?他已年二七,朕也三十了啊……”

“在三年前,呵,那时候,墨儿还没出生呢。他说要遨游天下,谢绝了一切想要和他结亲的人家。朕便在那时放话,若他回来之时仍是孤身一人,便在他生辰前的三日里,替他招亲,并于三年后完婚!”

凤子墨偏头一笑:“墨儿倒是对这招亲的方式感兴趣了呢……”

已经习惯了凤子墨关注的重点与其他人不同,凤栖也只是无奈地笑着:“到时候你便去瞧瞧吧,父皇又怎会拘着你?记得到时候带上夏儿便是。”

能进皇宫中的人,除非武功高强,否则定然都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避开众多暗卫,也不能躲过众侍卫的排查。如此,又有什么人具这个能力,将他伤害?

凤栖无意的关心之语,总能让凤子墨心头温馨萦绕。

留意到凤子墨眼中浮现的暖意,凤栖暗暗摇头,颇为无奈。他的这个皇儿,他儿子中唯一放在心上的那一个,纵然冷情,可一旦放在心上了,就会无比在乎。

谁说不是呢……

凤栖如此,凤子墨亦如此。

六月四日,离逍遥王凤梧的生辰,还有三日。

招亲会,又名“百花宴”,于皇宫御花园召开。

御花园中百花盛开,到处笑语晏晏,唯独那“禁地”四周重兵把守,姑娘们在入宫前都被家里人再三警告过,又岂会不知?瞧见那一个个威风凛凛的侍卫,便却步转身。

“诶哟——”女子的叫声传到在场人的耳朵里。旁边传来一声闷哼,年龄不太大的孩子被撞倒在地。

女子扶了扶衣襟,用绣帕擦拭双手,似是沾染上了什么污秽之物。

另一个孩童将那孩子扶起来,细声询问他有无大碍。那孩子只摇了摇头,随后抬首,冷冷地瞧着眼前的女子。

竟是凤子墨与凤清辰两人!

今日,因凤栖告诉他,御花园会有一场“百花宴”,凤子墨便心血来潮地提前出来走走。上一次他未仔细逛过这御花园,这此他便想要好好儿地走走。

在半途,又恰巧遇到在此处歇息的湘妃和凤清辰。子墨只淡淡点头以作问候,谁想湘妃却叫住了他,一番感谢下来,他已稍有不耐,却瞧到凤清辰站立一旁,眉眼弯弯的模样。

太阳照耀着他,头上铎着一层金光,像极了天上的神祇,他微微笑着的模样,格外温暖,暖进了凤子墨的心。

呆愣了几秒,凤子墨便回过神来,见着湘妃还在喋喋不休,凤清辰的眉眼也染着写幸灾乐祸,他便趁着湘妃喘气儿的时候,拉上凤清辰的手,就这么跑了出去。

身边的何元和夏儿见了,一派呆滞的模样。

湘妃好笑地看着这两个宫人,问道:“为何你二次如此惊讶?”不过是两个孩子罢了。

闻言,两人回过神来。

夏儿回答:“不瞒娘娘,七皇子的这表情……真是少见,奴婢这才愣了许久。”

湘妃点头,随即说道:“你们快跟过去吧,他二人都要跑远了。”

凝眸一瞧,果然已经没有了两个小孩儿的身影。

再说两个孩子本说说笑笑地在御花园中走着,却不料,一个女子兴冲冲地走了过来,直奔凤清辰。凤子墨习惯Xing地拉过凤清辰旋身,只是他忘了,此时的他已不是上一世的那个青年男子,还是幼童身量的他,又如何能躲得过这女子的碰撞?

不出意料之外的,凤子墨被这个女子撞到在地,闷哼一声,额角满是冷汗。

原本,凤清辰见自己躲避不及,已做好了被撞倒在地的准备。谁知,这个小他两岁的皇弟,让他称呼墨儿的人,竟会如此护他……

一时间,凤清辰心头复杂不已。他和凤子墨只见过三次面,说过一次话。可这个人,让他喊“墨儿”,这个人,对他倾身相护。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