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惹上豪门冷少
惹上豪门冷少

惹上豪门冷少 二月榴 著

完结 容姐萧萧

更新时间:2021-09-10 06:53:20  人气:
完结小说《惹上豪门冷少》是二月榴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容姐萧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年轻富有的官三代,也是跨国公司的总裁,俊雅而高贵。她是没有父母的小孤女,过早进入社会,顽强而美丽。三年前的一段恋情,因她的背叛而告终。再重逢时,她却沦为待宰的羔羊,只能任他蹂躏。如此相逢,对二人来说究竟是福是祸?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温热的水真的好舒服,她一点点地清洗着能摸到的每一寸肌肤,直到身上的淤青渐渐变成紫红色,直到水温凉透才恋恋不舍地出来。

出了浴室,她熟稔地走进左侧的衣帽间,从右边的衣柜抽屉里拿了内衣、内裤,又找了一套衣服换上。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拥有一头及腰的长发,本来是黑色的,在夜色却被挑染成了深棕,发梢微卷。斜分的刘海和披散的长发将标准的瓜子脸显得小小的。

她的名字叫作萧萧,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女孩。听说送她去的那个女人只说了她姓萧,别的从未提及,而那个女人离开孤儿院后便杳无音信了。

自己虽然早就不记得她,可是却似乎一直在坚信着她会回来,所以小时候的自己总肯求着能不被领养。可是一直到了她18岁离开福利院,那个女人也没有回来过,而她的这种执念也生活的压迫下渐渐模糊。

她挑了件黑色的长款毛衣穿上,高高的领子正好掩住脖子的淤青。泡泡袖的设计,胸前碎钻花纹是她三年前喜欢,下身配了条修身牛仔裤,所有的尺寸都刚刚好。没错,这还是她三年前穿过的衣服,想不到竟然一点都没有变。

她不知道钟离衡为什么还将这些东西留着,难道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想到刚刚那一幕她突然一个颤栗,快步向外走去。只是脚步刚走到客厅,却意外地看到钟离衡竟然还没有离去。

他颀长的身子就半陷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漂亮的手指间夹着一根燃起的香烟。头微微垂着,没有打发腊的额前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眸色。

他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盯着萧萧的脸看了一会,才将目光调到茶几上,那里放着一张支票:“这里是两百万,你拿着吧。”

萧萧听着扯动了一下唇角,感到了全身的疼痛都在叫嚣着。她很想将那张支票撕碎,然后砸到他的脸上大骂。可是她知道招惹他又只会让自己吃尽苦头,所以她应该学会聪明一点。她或许应该挤出一个谄媚的笑,然后讨好地说:“谢谢衡少的大方。”自尊算什么?这就是个以权、钱压人的世界。

可悲的是她发现这两样自己都做不到,所以她只能低下眸子,转身准备离去。

“你还想回夜色吗?”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跟刚刚强她的样子相比,听上去都不知道平静了多少倍。

她回过头来看着他,她知道他既然提到夜色,那么他一定是有话还没有说完。他钟离衡是什么人物?别说是在这J市,就是在祖国的心脏城市,他都可以为所欲为。

“我已经跟夜色的老板打了招呼,你是不可能再回去了。你跑去卖,不就是为了钱嘛,难道两百万还不够?”他嘲弄地看着她。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的那番折磨让她失去了力气,还是这羞辱的话已经听的麻木,她竟然没有再因为这样的话而感到一丝不舒服。以权压人,确实是他的作风。

有些人生来就高贵,就如他钟离衡,祖父与父亲都曾是在京高官,虽然父亲已经过世多年,可是钟离家族的人已根深叶茂地盘踞在了**各个要职。

外公是海外的华侨,生意遍布了海内、外,他身为独女的母亲继承那一切。他这个天之骄子可以说是要钱有钱,要势有势,简直随处可以呼风唤雨。

而她,卑微的却如他们这些人脚下的泥。是啊,沾到了他们昂贵的皮鞋上都嫌脏的泥。曾经单纯的她是不信命的,也曾妄图超越这种距离,可是三年前的教训告诉她,她应该向这样的命运妥协。

于是她平静地走了过去,拿过他别在上衣口袋上的金笔,在自己的手心里写下了“不够”两个字,将手掌摊开在他的眼前。

他眯了眯眼睛看清楚后,深吸了一口烟,那神情似在考虑。过了一会,他才将手中那半支烟熄灭在烟灰缸里,低声问:“多少钱够?我都给。”

她听了抬眸子看着他,唇角露出一抹自嘲笑来,然后漠然转身。他如此大方,她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他是好心,这些钱对他而言不算什么,这不过是他要践踏她自尊的一种方式。在他眼中,她已经与夜色那些女人无异。

“到底要多少?”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那力道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似的。

萧萧有些吃痛地蹙眉,跟从前一样,她不理他的时候他总是抓着她的手腕不依不饶。只是从前他是宠溺自己的,从来都不会下这么重的力道。

“如果你不知道要多少?我会一直供给你,每个月要多少都告诉我……”不得不说他的感觉超人敏锐,他猜测出她现在可能的处境,真是煞费苦心。

“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我都可以满足你。”他喷出的气息吹拂着头顶的发丝,带来丝丝的凉意。

她仰起头来,看着他那俊毅的五官,仍然是这张脸,她记得三年前他曾经对她说:“萧萧,不管我们将来变成什么样子,我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你已是我认定的妻子。”原来那将来只是止于三年前,止于她们分离的那一天,或许是更早。

“卖给我一个人,总比你在夜色里卖给无数个男人要强。”他真狠,总是知道什么样的话能直接捅进她的心脏。

她当然不会忘掉他说让她付出代价的话,所以这包养她也不会单纯的认定只是乖乖待在他身边就好。所以她没有能力承受,慌然地转身朝门边走去。

“你应该知道,只要我想得到,没有人可以逃得掉。”他的声音依旧低沉而冷酷,像是料定了她必然会妥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