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
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

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 情雪凝钰 著

完结 樊思荏叶子

更新时间:2021-08-06 05:18:26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情雪凝钰的原创小说《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主角樊思荏叶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高冷真流氓VS热心伪白兔,简而概之:都不是省油的灯】  初次见面,飞机上,他们互不相识,却已是合法夫妻。  她出生医药世家,却志向救赎社会人心,成了空警,维护空中治安。  他出生军警世家,却讨厌麻烦多变的案件,成了医生,做手术救人。  樊思荏:热心,暴力,嫉恶如仇,却非常啰嗦毒舌,是个唐僧级的大龄剩女。  简奕:冷淡,严肃,惜字如金,是个讨厌麻烦,兴趣做手术的低情商天才。  ※※※  当冷漠少话的,遇到啰嗦毒舌的,肯定比火星撞地球还要“轰轰烈烈”,偏偏这两个人还是名义上的合法夫妻。  于是,同别墅三个月后:  她把两份离婚协议放到他桌上,说:“签字,我们离婚。”  他抬眸看着她,并不说话,眼神带着疑问:为什么?  “你太闷了,我又有喜欢的人了。加上,你讨厌麻烦,我又属于麻烦中的……”麻烦两字没有说出口,就瞄上他严肃的表情,立刻噤声。  他将她逼到角落,双手壁咚她,说:  “我拒绝,最近爱上麻烦了。”低头吻了她的唇。  她扬起唇角,窃喜“奸计”得逞。  ……  ※※※  俗话说,爱作的女人有人疼。  她也是如此。  有一天,心血来潮,把一份试管婴儿的文件送到他面前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樊思荏听着简奕的介绍,表情是惊愣的,转头看着他,水眸显得特别呆萌。

“新婚妻子?怎么可能?!”徐嘉怡同样是震惊的,蹙眉看着樊思荏,眼中满是怨恨。她嘟着嘴看向简奕,说道,“我不相信,明明前几天我才问过你,你说还是单身,怎么今天就已经跟她结婚了?!”

她本来是想借着自己的生日party,让父亲跟他提婚事的,怎么就变成已婚了?而且,又是这个樊思荏,她怎么每次都抢走自己喜欢的男人呢?

简奕就是知道徐嘉怡想动用她父亲的面子,给他做媒,所以才会请婚介所尽快帮他完成一场形式婚姻。而且,有了“妻子”这个护身符,也可以挡掉家里很多次刻意安排的相亲会。

“之前确实没有,但现在我和思荏的的确确是法律认可的合法夫妻。”他的嘴角扬着浅浅的弧度,笑容优雅,却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疏离。

“那你怎么证明?”徐嘉怡还是不死心地说道。

“徐小姐,希望我们怎么证明?”简奕轻挑着眉梢看着徐嘉怡,眼神看似含笑,实则淡漠至极。

“如果是夫妻,那么绝对不可能只是揽个肩,牵个手这么简单。”她知道简奕是个有精神洁癖的男人,所以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他应该不可能……

她的想法还没有完全成型,就看到简奕低头亲吻了樊思荏的唇。

这一下,樊思荏更是目瞪口呆,小鹿斑比一样的瞳目,紧盯着简奕,眼神好像是看到怪兽一样惊恐。

樊奕垂眸和她对视着,眼神很淡,带着疏离感。他的吻冷冰冰的,感觉不到丝毫温度。

少时,他才拉开距离,转身看着徐嘉怡,问道,“这样,徐小姐总该相信了吧?”

“呵呵,好事,好事。”徐天明立刻缓解了气氛中的尴尬,扯了一下女儿的手臂,提醒她不要失仪,又对着简奕和樊思荏祝贺道,“恭喜两位了,新年快乐,恩爱久久。”

“借徐市长吉言,我们会好好的。”简奕礼貌地致谢,很自然地拉住了樊思荏的手。

“好了,里面坐吧,要吃什么自己去拿,千万别拘谨了。”他见女儿还在那里生气,而且用很不礼貌的眼神瞪着樊思荏,立刻就拉着人离开,道:“嘉怡啊,你要准备吹蜡烛了,快去庭院中间,大家都在等你呢。”

“爹地!我不……”她想要任性地拒绝,被徐天明一个眼神吓了回去,只好委屈地嘟着嘴,撒娇地摇着他的手臂。

“这件事先这样,迟点我会找他父亲了解情况的。就那个樊思荏,她如果没有什么任何出身背景,想要简家长辈的认同、接受,也是不可能的。”徐天明极为宠爱这个独生女,拍了拍她的手,语重心长地安抚着。

“那你一定要帮我,那个樊思荏从学校时候就喜欢抢我喜欢的人,现在又是这样!”徐嘉怡朝着简奕他们的方向看去,眼里满是怨毒地瞪着樊思荏。

“知道了,你乖了,快点开心一点,今天可是你的生日party,那么多人来给你祝贺,可不能丢爹地的脸!”徐天明捏了捏女儿的脸颊,再三叮嘱。

徐嘉怡勉强露出一抹甜笑,说:“知道啦,那我去准备吹蜡烛,切蛋糕了。”

“快去吧。”他看着女儿走进人群中,又转头看了眼简奕和樊思荏,脸色明显暗了几分。

他原本也想跟军警简家攀上姻亲的关系,没想到这就被人捷足先登了,还是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野丫头。

“啪”的一声,他打了个响指,自己的贴身随从立刻就来到他身边,恭敬地问道:

“老爷,有什么吩咐?”

“帮我查一下那个樊思荏是什么来头。”他的表情阴沉,暗暗下达了命令。

“是。”随从推开,着手调查。

远处,樊思荏因为刚才那个吻,心里特别不舒服,怎么看都是她吃亏吧?而且,这个简奕怎么可以不经过她同意,就上演这样的戏码?

虽然,选择形婚那天开始,她就知道演戏总会有需要亲热戏的时候,但是这样也太快了吧,而且这个冰块医生吻过之后,竟然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把她一个人丢在角落,跟旁边的人愉快攀谈。

“混蛋,秀恩爱的不同方式,都应该付钱的!”她气鼓鼓地坐在角落,决定用手机拟定一份报价单。比如:韩式淡吻,一次50元;法式kiss,一次100元,以此类推,明码实价。

于是,她一面吃着餐盘里的自助食物,一面手机打字。肩上的西装外套在不知不觉间滑落,林子凡老远就看到了一抹殷红的倩影。

他信步来到她面前,看她在手机上快速打字,口中还念念有词,不禁好奇她在写什么。

“抱抱,一次20元?这是什么?”

“啊?”樊思荏被吓了一跳,手机跟着掉落在地上。

林子凡弯腰帮她捡起来,送还到她手中:“抱歉,是我吓到你了。”

“林先生,正巧,你也来参加party呀。”樊思荏看到是熟人,而且因为他在她饿的时候,给她送过点心,连忙起身,周围看了一下,问道,“一个人吗?”

“是啊,看你坐在这里,就过来打声招呼,没想到反而吓到你了。”他看着樊思荏的打扮,只觉得特别好看,未施脂粉的脸蛋比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漂亮多了。

“没有啦,我就是无聊,随便写个购物清单。”她甜甜一笑,随便撒了个小谎,蒙混过关。

“购物清单?”林子凡挑眉笑了,他虽然眼睛有些近视,但还不傻,那个怎么看都不像是购物单。只是,他没打算揭穿,点了点头,说道,“挺好,看来樊小姐做事很有规划性。”

“那是。”她跟林子凡聊得很欢,还时不时地发出了银铃一样的笑声。

简奕闻声看去,眉心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他立刻对交谈的对象说了声“失陪”,大步来到樊思荏身边。

“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他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西装外套,重新披在樊思荏身上,右手好像宣誓主权一般地揽住她的肩膀。

“啊?这么早?”她看简奕的表情很严肃,连忙又补了一句:“哦,那走吧。”

说完,她朝着林子凡眨了下眼睛,暗暗挥了挥手,小声道:“拜拜。”

林子凡笑着点了点头,看着他们离开。

简奕上车之后,见樊思荏还在看林子凡,不禁问道:“你跟林子凡很熟吗?”

“没有啊,今天下午才认识的。”

“那就可以对人笑成这样子?”他略显不悦呢喃了一句,声音很低,完全没有让樊思荏听清楚。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简奕开车离开。

车内的气氛一时变得特别安静,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樊思荏抿了抿唇,只觉得不说点什么,浑身不自在。眼角的余光斜睨了他一眼,清了请嗓子说,“那个,刚才那个吻,我觉得我很吃亏的,所以……”

她想要酬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简奕打断了:“吃亏?”挑眉看着她,表情特别严肃,一本正经道:“你若觉得吃亏,大可吻回去。”

……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