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随身灵泉:弃妃要翻身
随身灵泉:弃妃要翻身

随身灵泉:弃妃要翻身 花落春归 著

完结 李氏吴王氏

更新时间:2021-06-19 04:25:24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随身灵泉:弃妃要翻身》是花落春归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氏吴王氏,书中主要讲述了:新书推荐《随身空间:邪王的金牌宠妃》她是被夺走能力,抢走地位的废材王妃,受尽欺辱后一朝重生,誓要夺回一切,改写命运。他是天生病弱,寿命有数的太子,强大,聪慧,却难容于天地。当他们相遇,命运开始脱轨。阴谋、暗算、毒计全都不在话下!灵丹、妙药、珍兽全部接踵而来。这一世倾情,我将与你携手,君临天下!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这个时候几乎是随处可见挎着篮子挖野菜的女人和孩子,Chun天里青黄不接,满地的野菜是庄户人家饭桌上不可或缺的存在。

李氏急急忙忙的冲进人群里,把前面挡路的人扒拉开,一眼就看见了把一个胖小子压在下面胖揍的芍药,脸顿时一拉:“芍药!你不好好打猪草,在这干啥哩?还不起来?”

“不!”芍药却来了Xing子,骑在胖小子身上拳头不住的落下去:“叫你抢俺的鸟蛋!叫你抢!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被压着打的胖小子踢腾着胳膊腿儿,哇哇大哭:“娘!娘!有人打俺哩!娘快来救俺!”

“谁敢打俺家虎娃子!”对面山坡上一个妇人急吼吼的跑过来,大老远就开骂了:“作死的丫头片子!你给俺等着!敢打俺家虎娃子,老娘今天不抽死你!”

胖小子见来了自己的亲娘,立刻就来了劲头儿,胖乎乎的身子用力的一翻滚,芍药瘦巴巴的身子就被掀下去了,胖小子得势不饶人,扑上去就咬住了芍药的胳膊。

“就你会咬咋的?”芍药不甘示弱,张嘴咬住了胖小子的耳朵,这丫头有股狠劲儿,咬上去就不松口,咬的才反攻成功的小胖子哇哇大哭起来。

“谁家死丫头片子敢欺负俺家虎娃子!”跑过来的妇人冲过来就去揪芍药的耳朵:“死丫头片子给老娘滚开!”

“你才滚开!”李氏挽起袖子,毫不犹豫的推了以大欺小的女人一把:“俺家丫头再怎么不好,也轮不着你来骂哩!你一个大人上来欺负小孩,要脸不要?”

“呸!原来是你家丫头!”妇人已经推开芍药把自家儿子拉了起来,心疼的给他擦眼泪:“这可好,省的俺打听了!你看看,你家丫头片子把俺家虎娃子打成啥样了?俺告诉你,你要是不给俺一个交待,俺们可不是好惹的!”

阮芷萱把篮子放在地上,走过去把跌坐在地上的芍药拉起来,给她拍拍身上的土:“身上受伤了没?”

芍药对她还有些陌生,戒备的看着她,眼神跟野兽有些像,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李氏只顾着跟对方那个女人掐架,根本没理会自个儿闺女,小孩儿打闹能有啥厉害的伤,她根本不在乎。

“芍药,你告诉姑姑,你有没有哪儿疼?”阮芷萱看着芍药像是小兽一样,想了想,从随身的荷包里面找出一块桂花糖来:“给你吃糖,让姑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行不?”

芍药目光落在桂花糖上头,明显露出了垂涎的神色:“真给俺?”

“那当然。”阮芷萱把桂花糖放到芍药手里,把她领到一边去,小心翼翼的卷起她的裤腿。

瘦骨嶙峋的小腿上带着几道明显的血痕,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刮了一样,还在渗着血丝。

“你这丫头,你都不疼吗?”阮芷萱看到她胳膊上、腿上都有这样的伤,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你告诉姑姑,你这是怎么弄的?”

芍药嘴里含着甜丝丝的桂花糖,对她总算不是那么戒备了:“俺爬树,掏鸟蛋。虎娃子来抢,鸟蛋都打碎了。”伤心的低下头去,她好长时间才能吃到鸟蛋哩!

爬树怎么会把胳膊腿给伤成这个样子?她难道是挽起裤腿往上爬的?

她还真是猜对了,穷人家对衣裳是很珍惜的,芍药担心磨坏了衣裳回去被李氏骂,爬树的时候都是高高的挽起袖子和裤腿的。

“你家丫头片子打俺家虎娃子,你还有理了?”虎娃子他娘也不是个好惹的,出了名的泼辣:“俺告诉你,这事儿没完!你们得出钱给俺家虎娃子请郎中来看看,要不俺家叔伯兄弟们饶不了你家!”

李氏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啥?你还有脸叫俺出钱请郎中?你咋不问问是谁不对在先哩?你家虎娃子谁不知道,叫你们家人给惯坏了!要俺说,这都是虎娃子自己招惹的!芍药!你说,这到底是咋回事!”

芍药嘴里还含着甜丝丝的桂花糖,听她娘叫她,胆怯的拽着阮芷萱的衣角不大敢过去:“虎娃子抢俺的鸟蛋哩!还把碧桃推到了,俺就揍他了!”

虎娃子用袖口擦着鼻涕,袖口那里大概是经常做这事儿,油亮的一片:“谁叫你俩丫头片子不把鸟蛋给俺!俩赔钱货还想吃好吃的!”

这下子玉Chun媳妇脸也不好看了:“虎娃子娘,你可听到了吧?这就是你家虎娃子欺负人哩!碧桃,他欺负你你咋不吭声哩?说啥赔钱货,碧桃是俺闺女,俺宝贝着哩,轮得着你娘儿俩瞎咧咧!”

碧桃不敢过去,这个小姑娘有点胆怯,细麻杆儿一样的身材对上虎娃子那小胖子,还真是不够看的:“娘,俺不敢哩!虎娃子说了,俺要是敢说出去,以后见了俺就打俺。”

“他敢!”玉Chun媳妇狠狠的啐了一口:“嫂子,今儿没话说,咱俩的闺女都叫人给欺负了,咱这当娘的可不能叫闺女憋屈了。虎娃子娘,今儿你们娘儿俩要是不给俺们这俩姑娘赔罪,俺们俩还真就不算完了!”

“对!不算完了!”李氏挽袖子:“你以为光你们家有叔伯兄弟?俺告诉你,这儿是俺们吴家村,轮不着外人来撒野!”

虎娃子娘是个色厉内荏的,欺负李氏一个她还很有底气,一看玉Chun媳妇也上来了,他们娘儿俩在张家村那块儿也不受欢迎,这才跑来吴家村这块儿来挖野菜,也怕事儿闹大了:“赔罪?俩丫头片子哪值当的赔罪,俺家虎娃子可就要进镇上的私塾里读书去了,将来那可是要考状元的,给她俩赔罪,不怕折了她俩的寿!”

“你说啥?”李氏扑上去就跟虎娃子娘撕扯成一块儿:“俺叫你咒俺家芍药!俺叫你嘴臭!”

玉Chun媳妇也生气:“你说的这都叫啥话!就你这样当娘的,你儿子能出息才怪,歹笋还能出啥好苗儿?”

虎娃子就是仗着他娘的蛮不讲理才敢嚣张的,一看芍药娘和他娘打起来了,碧桃娘还在一边看着,说不定会来打他,掉头就跑:“娘!俺去叫俺爹来!”

“小心!”阮芷萱原本陪着俩小姑娘在一边看着的,瞧见虎娃子跑了原也没当回事儿,结果眼角却扫到草丛里有灰褐色的影子一闪而过,脑子里闪过这种东西,顿时变了脸色,冲着逃跑的虎娃子喊了一声。

“哎呦!”虎娃子一声惊呼,向前就栽倒了,哇的一声哭出来:“蛇!娘!俺叫蛇给咬了!”

阮芷萱放开两个小姑娘快步走过去,敏捷的一把抓住了蛇的七寸,忍不住皱眉。

“虎娃子!”他娘一听也顾不上打架了,推开李氏就跑了过去:“虎娃子!咬着哪儿了?”

这Chun天的时候还冷着哩,怎么就有蛇出来了?上山来挖野菜的女人们也害怕起来,尤其看着模样漂亮的阮芷萱手里抓着蛇的样子,纷纷白了脸的往后退。

太吓人了!这小娘子胆子可太大了!

“妹子!你快把那玩意儿扔了!”李氏和玉Chun媳妇都抱住了自己的闺女,声音都在哆嗦:“当心给咬着!”

“放心吧嫂子,咬不着我。”阮芷萱对蛇却并不是很害怕,抓在手里跟玩儿似的:“是蝮蛇,这蛇有毒!”

“啥?”虎娃子娘一听顿时慌了,卷起虎娃子的裤腿,被咬伤的地方已经肿起来了,那两个小小的牙洞还在不断的流血,红色的血已经变成了青黑色。

“娘,娘俺好冷!”不过片刻功夫,虎娃子就浑身哆嗦起来,眼睛也有些翻白,一个劲儿的喊着自己冷,还头晕。

“娘给你找郎中去!”虎娃子娘急了,一把抱起儿子就跑,却被还抓着蛇的阮芷萱给拦住了。

“你做啥?”虎娃子娘眼神凶悍的盯着她:“俺虎娃子要是有啥三长两短,俺饶不了你们!”

虎娃子自己乱跑被蛇咬了,跟别人有什么关系?阮芷萱有点无奈,但是体谅一位母亲的心情:“你这样子还没找到郎中他就不成了,把他放下来,我有法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