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宠嫡
宠嫡

宠嫡 桑晚 著

完结 小姐花锦程

更新时间:2021-06-19 04:24:41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宠嫡》是桑晚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姐花锦程,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回来了,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花锦程觉得,这辈子,她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那个宠她入骨,疼她如命,惜她如宝的妖孽……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朴素的禅房之中,茶香袅袅。

“大师,锦程想跟您做笔生意。”花锦程柔声说道。

“生意?”方丈放下了手中的擦背,他沉吟了片刻道,“你父亲是锦云坊的当家掌柜花荣?”

“是。”花锦程点头。

锦云坊属花家所有,在整个江州都赫赫有名。

“你想要包揽我五佛寺所有的僧衣?”

“大师慧眼如炬,什么都瞒不过您。”花锦程道,“不知大师认为这笔生意如何?”

“凭什么?”方丈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而是问了这么一句话。

“寺里面的大师虽然僧袍完好,但下面的小师傅每天都会做活,衣服不耐脏,经常浆洗也会令衣服快速的磨损变旧,别的锦程不敢保证,质但量上肯定是极好的,而且价钱与方丈如今采购的僧衣一样。”

“锦云坊名声在外,贫僧如雷贯耳,只是不知女施主如何保证?”

花锦程垂眸沉吟片刻,“不如这样,半个月后,锦程差人来寺里接大师,大师可亲自与我父亲谈,锦程保证,大师必定不会空手而归。”

方丈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好,半月之期,贫僧静待。”

“多谢大师,锦程告辞。”

花锦程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的脚步位置,那双平淡的桃花眸内略过了一抹疑惑,她轻轻的吸了吸鼻子,那种熟悉的冷香却又消失不见了。

我怎么会想到他?

花锦程脸皮一红,她甩了甩头,迈出门槛,快步离开了小院子。

“师弟,人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方丈朗声说道。

“老秃驴,别喊的那么亲。”

冷香袭人,紫衫漂浮,男子一脸不悦的站在了方丈身边,“这碍事的面纱什么时候可以去掉?”

“愿赌服输,师弟答应了贫僧要戴够一个月。”

“切,所以本公子最烦你们这种人了,一言九鼎,僧无戏言。”男子拧眉拽了拽那半透明的面纱,“一月之期后,本少想做什么,可就轮不到你插嘴了。不然小心本少屠了你的五佛寺。”

“你跟那位女施主一样,杀心太重,师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啊,我佛慈悲。”

“嘿,老和尚,佛有善佛,亦有杀佛,你渡不了我,我也渡不了你,一念之差,不只是杀佛更偏向魔,众生平等。”男子凑近了方丈的身体,伸手拽了拽他长长的白胡子,“下次再赌,本少要你的胡子。”

“师弟,不可玩笑。”方丈拧起了眉头,整张脸也皱在了一起,苦巴巴的像是被逼良为娼的良家少女,偏偏他的语气又是那么的正经。

男子轻笑一声,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锦儿生活不易,师兄你多照料她几次,更何况这次的生意,你也赚了,给五佛寺供应佛衣的商家的确黑心,倒不如便宜了锦云坊。”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染红尘事,师弟啊,你这样……”方丈似乎有些为难,脸上的每一个褶子都透露着不情愿。

“金骏眉,给你半两。”

“一两。”方丈分分钟严肃脸。

“爱要不要。”男子哼了一声,抬脚就往外走。

“哎,师弟,你出价,总要让人家还价啊。”方丈没有节Cao的伸手抓住了男子的衣摆,“半两就半两,你可不能反悔。”

“我什么时候缺过你的东西?”男子没好气的将衣摆从他的手中拽了出来,“我家娘子要是少了一根头发,当心你的光头。”

“师弟,这任务艰巨啊。”方丈砸吧了一下嘴,“我只能说,她若是来寺中,我必不会袖手旁观。”

“别跟我玩儿这招,你的人那里难道要让我亲自去打招呼吗?”男子冷哼了一声。

“愚兄一定会去说的,肯定不会让弟妹受一点委屈。”方丈一脸严肃,秒秒钟改口。

“恩,乖。”男子伸手摸了摸方丈的光头,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半两金骏眉……嘿嘿,这次赚大发了。”方丈掰着手指一脸的财迷样。

“方丈师尊,口水……”小和尚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方丈干咳一声,瞬间正经脸,不着痕迹的用衣袖擦了一个嘴巴,“那位女施主以及她的人过来,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明白吗?”

“是,师尊,弟子会吩咐下去的。”小和尚暗搓搓的翻了一个白眼,如果不是从小就跟着师父,他一定会认为眼前这个表里不一的财迷是个超级大骗子。

哪怕是活了两世的花锦程自然也不会想到她所敬重的五佛寺的方丈会无节Cao到如此地步,到了与韩老约定的时间,她就与梨儿离开的寺庙,赶到客栈的时候,却被掌柜的告知,那一行人已经搬到了别的地方。

花锦程看着地址找到了地方,当她站在门前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抹错愕。

梨儿的怀里抱着一个油纸袋,她刚刚拿了一块绿豆糕就发现了小姐脸上的错愕,“小姐,怎么了?你认识这里?”

“唔,恩。”花锦程含糊的应了一声,这个院子跟花家只有一墙之隔,由于那里是处于半废弃的状态,所以很少有人过去,她也是前世在花家全门被屠之后才在偶然之中发现了这个秘密。

因为两家的院子都不小,再加上林子以及一条小河,所以尽管从里面看起来属于一墙之隔,但在外人看来,却是隔着不远的距离。

花锦程收回了思绪,抬手抓着门环敲了敲。

不多时,里面的人就将门打开了。

“姑娘找谁?”

“韩老是住这里吗?”花锦程柔声问道。

“姑娘是……”

“我是花锦程。”

“锦程姑娘请进,韩老已经等候多时了。”

开门人闻言立刻将一扇门全部打开,恭恭敬敬的将花锦程迎了进来。

“多谢。”

花锦程微微颔首,跟在开门人的后面走了进去。

绿竹挺拔,廊腰缦回,从外面引进来的清水淙淙流过,梨儿好奇的左看右看,看什么都是新鲜的。

“韩老。”

四处通透的穿堂之中凉风阵阵,韩老刚刚将茶冲好,见到花锦程进来,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锦丫头来啦。”

“是,要麻烦您了。”

花锦程微微福身。

“韩老先生,这是我家小姐给您带的小食。”梨儿将一袋子的绿豆糕放在了他的面前,“那个……礼轻……情意重。”

“我看是你这丫头嘴馋,缠着你家小姐买的吧。”韩老摸了摸胡子,哈哈笑道,他挺喜欢梨儿这个小丫头的,心思简单,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梨儿嘿嘿一笑,吐了吐舌头便不再说话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