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荒
天——荒

天——荒 暗夜流光 著

完结 太久砰砰

更新时间:2020-05-08 04:57:58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暗夜流光的原创小说《天——荒》,主角太久砰砰,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简介:本文11,不喜勿入  陷入爱欲之初,说的是海枯石烂,至死不渝;  背叛别离之时,说的是厌弃憎恶,覆水难收。  时间那么的长,生命那么的短,情与欲如何能延续到天地荒芜那么久?  谁能在千里之外、千年过后,仍然站在长亭内回味古老的诗句——只羡鸳鸯不羡仙?  谁又能历经生死爱恨仍敢回头,再去遭遇那一场浪漫却致命的邂逅?  卷一《长生劫》:被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绑架已经足够背运,意外被救之后持续惊魂,十八岁现代新人类突然进入奇诡的阴司,他还要迎接什么样的未来?  卷二《同生契》:月色下迷路的书生误闯夜雾笼罩的山林,如梦的yàn遇伴随危险逼近……  卷三《连理枝》:古老的从前他们不被允许相爱,只能对情人许下共死的誓言,他们相信鲜血流过的土地上,可以生长出彼此紧紧缠绕的连理枝……  卷四《嗜血花》:上古奇树,世人不知其名,八百年一朝花果,若以活人血肉喂养,当可聚魂凝魄……  作者qq群号:39702520,欢迎加入讨论,验证请注明起点读者。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长生,你胆子怎么变小了!我是千羽啊!”

一张非常眼熟的美丽面孔出现在他眼前,他先是高兴的大叫一声,随后却倒退几步,用手臂挡在身前,惊疑的询问对方:“你、你也是鬼?你碰了我,我就死掉了,来了阴司!难道……你是拘魂史?你还想怎样?咦……不对!”

许长生注视着对方漂亮到不像话的脸蛋,看起来比之前稚嫩很多的样子……像个未成年的小正太!而且也没有那种略带忧郁的眼神和诱人的风情了。

超级美丽的小正太眨眨眼,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你是不是病了?长生,你上次不是说很喜欢我吗,还瞒着阴司帮我的忙,干嘛这次一副见鬼的样子!”

“啊?”许长生看着对方天真灵动的眼神,再一次摸不清头脑的胡思乱想起来。难道真是一场天赐的爱情大戏?这个玉美人也是自己未来的后宫之一?所以才围绕在自己身边吧。

“那个……千羽,我们怎么认识的?”许长生眼光闪烁的问对方。

“少废话!我是偷闯进来的,找你找了半天,你还有闲情在这唧唧歪歪!先回你老窝去再讲!”小正太完全不给他面子,一把抱住他,伸出白到透明的手掌在他脑门上一拍。

“咻”地一下,眼前景物变幻,他已经站在了熟悉的大门前。

“开门啊!”

小正太松开他的腰,再拍拍他的肩膀,他这才回过神来向对方苦笑,“那个,怎么开?”

小正太睁大乌溜溜的眼睛,“你问我?你才是阴司掌簿耶!这是你的地界,钥匙……我记得你有把钥匙的!傻蛋!”

说的也是……许长生两只手都在自己身上乱搜,总算掏出钥匙插进门上唯一的孔,大门立刻无声的开启了。

小正太熟门熟路的走进去,还轻盈的跳上了那张大书桌,两条玉似的小腿在桌边晃来晃去。许长生看得口干舌燥,赶紧转移视线坐到椅子上,把手里的两本簿子放好。

“千羽,你……你今天找我什么事?”

“没事啊,就是想你!我只剩你一个朋友了,你上次也有说,我有空就可以找你玩。”

许长生有点汗颜,“朋友”吗?难道这个玉美人千羽根本不是自己的情人?他犹豫着试探对方:“千羽,你……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千羽微微偏过头看着他,乌黑的眼珠浮起一点水光,脸也皱了起来:“不好……他还是不记得我,而且最近也不陪我了。不过他能娶我,我已经很开心了……长生,你上次说的那件事,我想好了。”

许长生满头雾水的看着对方,硬着头皮继续试探:“你要做什么?他……他娶你?啊?你是男的吧,他娶你?你们是哪国的?”

千羽微笑着拍一下他的脑门:“我想好了,我要跟他结下同生契!凡人活不到百年,若我不与他结契,我就要看着他老死。我舍不得……还是你告诉我的法子,你装什么傻!那本书呢,快借我再看一下,我要把那一页抄下来!”

“呃……”许长生没法再装下去,只好换个说法:“我忘记了……那本书叫什么?我给你找找。”

千羽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拉着他的衣袖小声恳求,“长生,我知道你为我好,但这件事你别拦着我!我真的想好了,我不会后悔的!”

“……我没有拦你啊,要不然你自己找,你还记得我从哪里拿出来的吗?”许长生真是见不得小美人双目含泪的模样,万分诚恳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嗯,那我自己拿!”千羽凝视了他几秒,终于破泣为笑:“长生,你真好!”

千羽跳下桌子,跑到屋子里那一排高高的书架里去翻找了,许长生也只好跟着走过去,看看书架里都是些什么宝贝书。他眼神粗略一扫,已经被那些扭七竖八的书名弄到失去兴趣,随手抽出一本来看,里面的字体也扭曲歪斜,大多都看不懂。

“找到了!”千羽神情兴奋的抽出一本旧书,动作迅速的翻到某一页,“就是它了!同生之契,羽族逆天旁门邪法……哼,说我们羽族是旁门,冥界又好得到哪里!”

“呃……”这好像是在诋毁“阴司”吧?许长生装作没有听到。反正都跟他没关系,什么羽族也好,冥界阴司也好,都是梦境中的东西。

千羽嘴里不停,手里也不停,拿着那本书几步就跑到桌前坐好,执起桌上的笔和纸开始誊抄书上那一页的文字。许长生靠在他身边看他认真抄写的表情,再一次觉得对方确实可爱到不行,有这样的朋友也不错,可惜自己是个冒牌货。那个真正的许掌簿去了哪里呢?

“长生,这里阴森森的,又没人陪你玩,你很难熬吧?其实你可以偷溜出去,反正你有讲过,阎帝每个月只召你一次,其他时间都不管你。”

啊?原来阎帝每月只召见自己一次?其他时间就一个人孤零零锁在这间大屋?那也太无聊了!不过,可以偷溜出去?许长生竖起了耳朵,嘴巴也变得勤快起来,“偷溜去哪里?这里确实很闷!”

千羽停下笔瞄他一眼,抿起粉嘟嘟的嘴唇笑他:“我就知道你会高兴,你肯定留恋人间!冥界一月与人间相同,你大可以放心去玩,每次溜个几天就回来,应该不会被发觉的。”

“真好!不过路怎么走,我都不知道……呃,我方向感不太好。”许长生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头。

“呵呵,等我抄完,跟我走……我带你出去!不过,你要用心记路,回来时我可不能陪你了。”千羽继续动笔誊抄剩下的几行字,不时抬头对他笑一下。许长生差点迷醉在对方如花的笑靥中,转念又想起了千羽已经“嫁”给了别人,心里有点酸溜溜的,难道自己其实只是大配角而已?

阎帝大人每月只见自己一次,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眼前的玉美人更是名草有主,再可爱也轮不到自己动心,也许他的使命根本就不是俗气的爱情戏,而是要拯救苍生于水火之中什么的……做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Stop!越想越离谱了。他不是那种想象力过剩的十八岁男生,而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俗人,能够遇到值得自己去爱的另一半,然后好好谈个恋爱,比其他不切实际的想像更有诱惑力。但是……遇到值得爱的人,认真的谈一场恋爱,这种期望本身就很不切实际了。

有多少同类都是钟其一生也没办法遇到那个人,即使遇到了也很容易彼此放弃。所以他一直长到十八岁,都只是一个感情上的胆小鬼。并不是没有暗恋过动心过,却从来不敢主动去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