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极品前任:萌妻哪里逃
极品前任:萌妻哪里逃

极品前任:萌妻哪里逃 青青梅子 著

完结 陆盼白乐凡

更新时间:2021-01-01 13:23:36
完结小说《极品前任:萌妻哪里逃》是青青梅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盼白乐凡,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曾经,他们是恋人,他宠她上天,她待他如命,可命运却一次次的玩弄他们,从相遇、相恋到分手、重逢,他只用行动证明:爱一个人就要用命去爱。婚礼前夕,她出事了,警察宣布的死亡名单里,有她的名,她是他的命,如今命没了,他便只是行尸走肉了。而在地球的另一边,她醒过来了,在催眠师的催眠下,她记得所有人,却唯独忘了曾经爱的那个他。带着没有他的记忆,她摇身一变,成了老大的女人,那个男人冷漠无情却对她专情、待人冷淡却对她热情似火,即便知道,她肚子的孩子并非他的种……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程先生,麻烦你,就给我十分钟好吗!就十分钟!”沈曼焦急的拉住程锦焱的手臂。

这时,程锦焱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才划过接听。

沈曼隐约听到话筒传来的正是刚刚在程氏门口的李商的声音。

“程少!我招架不住了,宫馨已经追你去了!你那边快点!”

程锦焱二话不说,挂了电话,往自己的私人飞机走去,沈曼自然也是跟在他身后。

“程先生,是这样的,我听说你要香港的一位梁先生合作,可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这个梁先生谈,可你也知道,他向来神龙见头不见尾的,我希望你能帮我搭个线!我不会妨碍到你们谈生意的!”

沈曼一路说着,竟然就糊里糊涂的跟着他上了飞机。等到程锦焱终于安静的坐下来听她说时,飞机已经起飞了。

当沈曼发觉窗外的景物慢慢下移,已然来不及了。

“程先生……我们这是去哪?”沈曼惶惶的问。

程锦焱做了个请坐的手势,沈曼看了眼他旁边的坐垫,乖乖的坐了下去。

“我要去避难,你呢……既然跟我上了飞机,这几天就跟着我到处旅游吧!放心,伺候好本少爷,别说你要见什么梁先生,就算要见英国女王,我也给你安排!”

沈曼干笑一声,她现在只觉得自己上了贼船,不对,是上了贼机!

蓝天、白云,画似的一副美景,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整片天地,唯独邦思集团的大楼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所有不正常的现象来自于十分钟之前丁贝贝报告说沈曼上飞机的消息。

阳安驰听后暴跳如雷,厉声斥问:“你们都是死人吗?到底怎么办的事?”

丁贝贝低着头,瑟瑟的说:“我们也不知道,沈小姐怎么会上了程锦焱的飞机……对不起总裁,是我们……”

“你说什么?程锦焱?她上了程锦焱的飞机?”阳安驰气红了眼,恨不得杀人的愤怒!

“查!看他们飞往哪里!”

这时,魏少泽推门进来,看了眼被斥得可怜的丁贝贝,同情的摇摇头。

“应该是飞去深圳了,我查过,这两天程锦焱和深圳的城翰电子公司要谈合作的事。”魏少泽说。

阳安驰拿起西装外套,边往门外走边吩咐道:“立刻马上安排飞机,工作的事你和岑平商量着解决!贝贝!立刻跟我飞深圳!”

“是!”

两人异口同声回答,在阳安驰底下做事多年,早已习惯了他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既然想要那份丰厚的工资,就得学会适应该有的应变能力和压力。

“你到底要躲谁啊?我听说,你可是你爸唯一的儿子,平时你爸就对你百依百顺,这才惯出你这么个无法无天的大少爷,竟然还有你怕的人?”

飞机上,沈曼和程锦焱已经慢慢熟络,其实这个大少爷并不像新闻抢说的那么讨人厌,说话风趣,又很健谈,相处起来不会觉得尴尬,于是沈曼调侃起他来也是得心应手。

“一只……母老虎!”程锦焱嘻笑着说,英俊的脸可爱俏皮得像个小孩。“她叫宫馨,名字听起来觉得她会是个温柔的女孩,可事实是,她就是只母老虎!”

“宫馨?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可怎么会是母老虎呢?”

“她怎么不是母老虎?七岁时,她把我爷爷的狗绑起来,闷在我的被窝里!我爷爷以为是我做的!差点废了我!”

沈曼大笑,程锦焱则继续义愤填膺的诉说宫馨的恶Xing种种。

“还有一次,她跟我说,后花园的那个青青的草要拔掉,其他花才能吃到营养,于是我们家开始比赛,看谁拔得最快!拔完了才知道,那是我爷爷种的花苗!那丫头倒灵敏,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

“长大后更加不得了了!她竟然说服我爷爷,说什么要嫁给我!傻子才会跟这种恶婆娘结婚!我好不容易把她骗去英国学习,这才过了几个月的安生日子!她又回来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

“那她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啊?”沈曼问。

“她是我爷爷的战友的女儿,从小仗着我爷爷疼她,就对我百般折磨!我怀疑!她才是我爸亲生的!不然我爷爷怎么会那么疼她?”程锦焱咬牙切齿的说。

到了深圳,程锦焱跟沈曼刚走出机场,一大推记者就围了上来,沈曼被这阵势震惊了,好在程锦焱反应快,把她拉入怀里,以防她被拍到正脸,可两人的姿势拍成照片却是暧昧无比。

阳安驰还在飞机上时,沈曼和程锦焱的新闻已经铺天盖地的在网上疯传,他一下飞机看到新闻时,脸色变成了猪肝色,全身上下都警告着:闲人免近!

“都安排好了吗!”

“是的,他们住在8号公馆,沈小姐住在1608房,您的房间是1609,就在沈小姐隔壁!”

丁贝贝的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

来到8号公馆,阳安驰走进电梯,丁贝贝尾随其后,按了16楼,阳安驰走到1608房门口就停下脚步,丁贝贝以为他记差了,提醒道:“总裁,是1609!”

阳安驰却不予理睬,一只手抵在门框上,另一只手抬起敲门,那力道之重让人听着有点心慌。

“谁啊?”

门内传来沈曼不悦的声音,开门声也伴随她的声音响起。

在看到阳安驰和丁贝贝时,沈曼明显怔住了。

“你……?!”

“我怎样?”阳安驰的语气刻意压住怒意,只有丁贝贝知道,她的总裁此时有多想杀人!

“你怎么会在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你觉得,我的女人跟别的男人跑了,我还能安心的吃饭睡觉吗?!”

阳安驰推开沈曼,自顾自的房间里走,而丁贝贝识相的帮他们关上门。沈曼再笨,此时也该猜到阳安驰指的是谁了。

“我好像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吧?而且,是你不愿帮我的忙,我才会来找程少的,现在又来说这些,你觉得有意思吗?”

“就因为我不帮忙,你就跟程锦焱私奔是吗?沈曼!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下贱呢?难道当年一声不响的甩掉我也是因为别的男人?我倒想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程锦焱那样的花花公子?你看上他什么?钱?还是他的身材?”阳安驰一步步向她逼近,把话说得越来越难听!越来越绝情!

沈曼强忍住泪水,高傲的冷笑。心口像是被人用刀慢慢的割,很疼,这种疼痛感延伸至手心,脚心,然后是全身,她只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住,最后,依旧倔强的咬着唇,别过脸轻轻的吐出一句:“我怎样都与你无关!你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