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女主江山
女主江山

女主江山 蔷薇柠檬 著

完结 小竹林于竹

更新时间:2020-05-22 22:19:17
独家完整版小说《女主江山》是蔷薇柠檬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竹林于竹,书中主要讲述了:天才女术士重生于帝王之家,  身陷夺嫡漩涡中心。  不甘做命运的囚徒,  她誓要在惊心动魄的权谋争斗中搏杀而出!  江山万重,乾坤入袖,  我命由我不由天!  而这一条血雨与荣光同在的荆棘路,  却有他们在为她一路默默守护……  【蔷薇旧作《竞芳菲》、《御香》、《重生世家千金》皆已完本,坑品良好,挖坑管埋,亲们果断地投入我的怀抱吧!O(∩_∩)O~】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天光微亮,沉睡了一夜的山庄开始渐渐苏醒了。

洒扫庭院的粗使奴仆、厨房里烧火做早饭的厨娘、各屋里打水服侍主子起床的丫鬟……整座山庄在很短的时间里充满了生气,几乎没有人知道昨晚在距离这不到半里外的小竹林发生的惨剧。

云若辰睁开眼睛,先不忙着起床,只默默看了一会这陌生又熟悉的锦帐,才伸手扯了扯床头的吊线。随后,帐子外便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

“郡主起身了?”

片刻后,锦帐被人从外面拢起,一张带笑的小圆脸伴随着晨曦出现在云若辰面前。

“嗯。”

云若辰支起身子,斜斜靠在软枕上,等待她这叫银翘的丫鬟端茶过来。

银翘端来一盏细瓷茶盅,里头盛了大半盅热度适中的清茶。她心想,以前郡主可没这习惯。自从月初郡主来到这京郊别院避暑养病,结果却发了场高烧醒来后,整个人好像变了很多。

但银翘也没往深里想。郡主才八岁,这年纪的孩子本来就Xing情易变,没什么可奇怪的。

云若辰揭开茶盅的盖子,轻轻吹去茶面上的热气和茶末,先含了一小口在嘴里,再吐进银翘捧着的银唾壶。

她呷了第二口慢慢品着,任由合欢花的淡香在口腔中弥散开来。

合欢Xing味甘平,清心静意,正是最好的安神茶。她魂魄未定,多饮些安神茶也算有点帮助。

喝过茶,盥洗完毕,云若辰坐到梳妆台前,等待银翘为她梳头。

看着菱花铜镜中倒映出的那张稚气可爱的小脸,云若辰总觉得心情很复杂。虽然看过很多次,她暂时还是没法自动把这张小女孩的面孔和“自己”联想在一起。

“郡主,聂管事求见。”

说话的是她另一名大丫鬟连枝,刚刚从外间走进来。

云若辰挑了挑眉毛:“知道了。”

看来她所料不差,昨晚有人来找死了吧?

她走到外间,一名穿着灰袍的中年管事在门边垂首而立,神态恭敬有礼,却没有下人们惯有的那种卑躬屈膝的味道。这是别院的总管聂深,多年来一直在打理着别院内外的事务。

云若辰将两个丫鬟谴出去,只留下聂深一人。

听聂深说到,昨晚有三名来历不明的黑衣人意图闯入山庄,却最终互殴而死,云若辰花瓣般的粉唇轻扬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她设下的这九宫八卦阵,有四四一十六种变化,白天里可以随意行走无恙,一到夜间就变成了迷宫。而且她还有意识地在某些方位设置阴煞,引诱**者下意识地朝那些死地深入。

一旦踏入那里,若**者本身就杀孽深重,身上的煞气会自动引发阴煞入脑,产生无限幻觉,直到死亡才能解脱……

她刚穿到这具羸弱的少女身躯中不久,魂魄尚未能与原主融合,不想伤神,先前也没有设置阵法护院的念头。

但三天前,她父亲靖王在京城的王府燃起无名大火,半个宅子被烧成焦地。靖王带着侧妃黄氏与几名侍妾以及众奴仆来到这京郊别院暂住,也就在那时,云若辰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

似乎有什么大Ma烦会跟着靖王一行人到来……

为防万一,她打算在宅子外围设个阵法警戒。没想到当她到山庄外走动时,才发现这竹林原先就是按照先天八卦的方位来栽种的。她只需稍作改良,就能达到很好的效果,并不需要多费心神。

这就有意思了。据说这宅子是她那位早逝的生母靖王妃陪嫁的产业,莫非她的母亲也通晓术数?

云若辰的前生是一名精修术数的奇门术士。

术数,是从道家衍生出的一门古老学问,以占验和趋吉避凶为主,包括算命、看相、风水、符谶等。在科学昌明的21世纪,术士似乎早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其实,还有许多术数流派在默默传承,他们和那种跑江湖的相师完全不同,所学习、修炼的是真正的术数精华。

现代的她是名孤儿,与抚养她长大的师父相依为命。师父认为她天赋极高,在她十六岁前就将师门绝学倾心相授,当她读大学后却云游而去不知所踪。

她在大学读的是历史系,私下里借着替教授整理资料的便利,将图书馆的古籍读了个遍。他们学校的历史系国内知名,古籍典藏也极丰富。几年下来,她搜集到不少与相术有关的资料,靠着过人天资竟将师父传给她的秘术中的缺陷修补完全了。

她从小跟着师父在各地历练世情,师父认为相师最重要的不是相术,而是心Xing。因为他们这一行的人,真正修炼到家的话,所拥有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师父对她说,如果她不好好锻炼自己的心智,将来相术成就再高,隐患反而更大,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拿着核弹按钮一样的危险。

可她纵使再洞悉世情,有些劫数还是不可避免的来了。

她有了恋人。

他是大学图书管理员,只比她高一届的学长,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白面书生。她善于相人,没想到还是在他身上着了道儿。

他竟然也是一名道行高深的术士,接近她的目的只是为了她手上的那些师门秘卷,以及她自己补完的种种笔记。

术法相冲,术士往往难以推演另一名术士的命理。她当初看不清他的命格,还以为这是因为他会是自己的真命天子,谁知……

回想到这里,云若辰闭上眼,将前生的记忆尽力排出脑海,不想让过去的事干扰到自己现在的判断。

她虽然因为这人的暗算魂魄离体,但她的反噬之力却更强。只怕他现在早就魂飞魄散再也无法堕入轮回了吧……

不必再想了,如今已是新的一世!

她不再是21世纪的秘道女术士,而是大庆王朝皇帝元启帝的最长子靖王云照崇唯一的女儿,华容郡主云若辰。

这个王朝她只在野史上看到过零星的记载,学术界都认为这是个根本不存在的朝代,没想到这却是她重新开始生活的地方。

云若辰抬起眼看着面前的大管事聂深,一时没有说话。

聂深长得平平无奇,年纪大约在三十到五十之间——也就是说,这是一张非常非常普通的中年男子的面孔,完全无法给人留下任何特殊印象。

但云若辰知道,这只是他的表象。

根据原主的记忆,聂深并不是靖王府的家生奴仆,而是她母亲靖王妃的陪房。靖王妃嫁过来后,聂深没有跟着进王府,而是在外打理着靖王妃梁氏嫁妆里的所有产业。

靖王妃和庆朝大部分王妃们一样,出身并不显赫,只是个七品县令的长女,娘家人口也少。庆朝太祖定下的祖制,王子宗室婚配只需选择“良家子”即可,门第不限,其实就是吸取了前朝外戚专权的教训。

所以靖王妃的产业也不算太多,就只有这间四进的京郊山庄,和附近的几百亩土地。

如果聂深真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平庸老实,在她让他按照她的要求改动八卦阵时就该感到意外。但是他当时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好像她懂得奇门遁甲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她只是个八岁的小郡主啊!

亏她还准备了一大套说辞想要解释自己的行为呢,谁知人家却完全不给她解释的机会。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真是……诡异。

她要求他保密,他就真的什么都不问,也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执行着她的每一个指令。云若辰很少有看不透的人,但她必须承认,自己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看透聂深。

她只是凭着直觉认为,他是个可以信任的人。

除了在那个害死她的贱男身上失手外,她还从没在相人上出过差错,所以她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直觉。

像现在,聂深一大早来将昨夜有人**的消息向她禀报。是因为母亲的关系吗?她感觉聂深并不将她的父亲靖王当做主人,而只对继承了梁氏血统的自己忠诚。

“父王知道这事了吗?”

“小人稍后会向王爷禀报。”

聂深的语调也是平平的,态度似乎很恭谨,却听不出情绪。

云若辰眯起了双眼,一手托腮上下打量了聂深两眼,忽然绽放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聂叔,辛苦了。”

“这是小人的分内事。”

一问一答间,两人已经暗自交换了某些信息。她很满意他将她摆在第一位的态度,他再次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果然,这是母亲留给她的人吗?

想起她昨晚在母亲过去的房间里发现的那几本术数古籍,云若辰对这位早逝的梁氏不由得更加好奇了。

或许就是由于这样的渊源,她才会重生在梁氏的女儿身上?

“好了,我要去给父亲请安,聂叔请自便吧。”

聂深行礼退下了。当他沿着门外回廊走到院门处,回头朝云若辰的屋子看去,眼中深意更浓。

怜卿,你若能活到现在,看见若辰这孩子能够青出于蓝,一定会很开心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