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千金变
千金变

千金变 南宫榴莲 著

连载中 花明川花文

更新时间:2020-10-17 18:13:19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南宫榴莲的原创小说《千金变》,主角花明川花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穿越成侯门嫡孙女,心中窃喜,好歹比那些乞丐弃妇庶女神马的来得强。  呃,可惜,千金,也是“千斤”,还是个被拒婚的刁蛮万人嫌。  就此沉沦?当然不。  大变身、笼人心、收幕僚,出谋划策,步步为营,顺便虏获几个美男心。  本以为一切皆在掌控,却发现政治、阴谋、欲望、爱情、亲情的纠缠交织中,  自己只不过是一只随风飘摇的浮萍。  不管愿与不愿,她终将踏上那条不归路。。。。  *****************************************************************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陈也俊每日定时来给花子衿施针,在花府一干人隐隐期盼下,日子过得快如白驹过隙,转眼间,距离七日之约只剩了一天,花子衿没有醒过来。

小丫鬟绿衣拿热气腾腾的水浸了帕子,小心翼翼的拿到床边准备给花子衿擦拭。许是帕子太烫了些,绿衣一个不小心帕子掉在花子衿裸露的右手上,忙不迭的取下帕子,却愕然发现花子衿的手指轻微的一颤,仔细揉了揉眼睛,发现并不是错觉,绿衣满心欢喜,禁不住高呼起来。

“动了,动了,小姐有反应了。。”绿衣小小的脸上全是喜悦,尖锐的童音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不消片刻,得知喜讯的花明川带着陈也俊一干人等心急如焚的跨入绿云阁。

陈也俊细细把脉,取了银针,刺了子衿几个阿是Xue,子衿登时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这说明她现在已经能对外界的刺激有了身体本能的反应,看来几日的施针确实是大有成效。

至今,49天之限已过去了22日,时间倒还是有些阔绰。

花明川大喜过望,晚上大肆宴请,隐隐将陈也俊奉为了坐上君。对陪同的远望、烛暖虽说也是礼待有加,却没有那么盛情殷殷了。

烛暖全然不在意,在他看来,只要病人能被救治就好,况且花子衿的病情恐怕不是只靠施针就能救治的,就是自己用上那方,也只有五分把握,看着众人兴高采烈,也不想扫了兴,索Xing等等再说。几个人在宴席上定下了继续施针,乘胜追击的方案。

一晃一个七日又转眼过去,花子衿对外界的本能反应也来越大了。

强光映照瞳孔会有瞬目反应甚至开眼,肢体受到疼痛刺激会有逃避反应,甚至会痛的流泪。

好转的迹象那么明显,却始终无法真正醒来,跨不过昏迷那道坎。

花明川满脸焦急,双手紧紧攥住花子矜的胳膊,大声喊叫,“子衿,快点醒过来啊,快点跟祖父说疼。。。”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花子矜能向像往一样,每每伤心疼痛,就会扑到他的怀中哭泣。

许是力气太大了,引得花子矜手手腕轻颤,眼角甚至渗出了一滴泪水。可是花子衿仍然是紧闭了双眼,始终无法苏醒过来。

陈也俊将眼前场景收在眼底,自知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也不想继续耽搁了花子衿的治疗,坦然的告诉了花明川目前的情形,委婉的告诉他另想高招。迄今,49天之限已过大半,只剩20天左右

期望过高,失望越大,这一切好转的迹象不啻于给花明川构建了一个美好的梦,却又被当面打碎。如果没有人曾经告诉他花子矜还有救,如果花子矜一直是深昏迷,如果花子矜一直没有好转的迹象,也许他还不会如此失落。

花明川颓然的瘫坐住床头,花忠也是满脸焦色,只是徒劳的搓着双手,一言不发。

一时间,绿云阁寂静如死墓。

烛暖将众人的表情深深收在眼底,他知道,自始至终,花家虽对自己奉若上宾礼待有加,却从未真正认为自己能救治花子矜,不然,怎能在陈也俊治疗无果之后就颓然沮丧,手足无措。

烛暖丝毫不在意众人的轻视,他也知道,确实是因为自己太年轻了,他走上前谦和一笑,“烛某还有一法,不知侯爷敢不敢一试?”

氤氲的雾气袅袅弥漫在屋子中,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中药的特殊味道。几个穿着红绫袄青绸掐牙背心,大概十四五岁的小丫鬟,正站在木桶前垂手而立。

木桶质地很结实,直径很是粗壮,足足得两个小丫鬟才能环抱过来,桶里水上飘了一层红色的花瓣,炙热的温度下渗出了一些红色的汁液,缓缓融入水中,闻木桶中的味道,俨然是屋中药草味的来源。此时,水气正不断地从木桶里弥漫而出使得空间的略微扭曲,远远望去,桶中的女子的面目看的虚幻了起来。正是昏迷不醒的花子衿,小丫鬟在一旁紧紧扶了她,生怕一个不小心,花子衿滑入水中。

这就是烛暖之前提出的药浴疗法,把熟地、菖蒲、远志、丹参、红花、党参、麦冬、五味子、小麦、大枣、制Ru没、郁金等化瘀通络的药材煎了调配在温水里,让花子衿浸泡,疗效比口服也不差几分。

这个医法被花明川思考了许久才狠下心来决定实施的。在那个时代,且不提从来没有人想过,除了口服,施针之外竟然还有这种通过沐浴的方式将药材直接通过裸露的肌肤渗入体内的方案,让人觉得闻所未闻。

就说自古男女有别,烛暖一届男郎中,却给未出阁的女子花子衿提出沐浴治疗的方案。这听上去就惊世骇俗,要知道,你扒光了人家的衣裳给人家看病,虽说沐浴过程烛暖并不亲在身边,眼见耳闻,即使这样,传出去那也是好说不好听。

好在花明川也是杀伐果断之人,并不墨守成规,Xing命和颜面,略一比较,孰轻孰重,立见分晓。

所以,每日午时,绿衣等人扶持花子衿药浴一个时辰加速血液循环,然后由烛暖她施针巩固疗效。

今日已经治疗的第五日了,刚到午时,花子衿药浴完毕,绿衣只为她套了白色的内衬躺在床上,烛暖携了银针前来,细细把脉过后开始为花子衿施针。

烛暖纤长灵巧的手指轻捏起银针,恰如其分的插**位,动作如行云流水,美感十足。每每转动一根银针,他就会专注的望向花子矜,一丝不苟注意观看她的反应。

一时间,在他眼里,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不存在了,眼睛里满满的只有眼前这个长得不甚美丽,甚至略微丑陋的肥胖病人。

医术的最高境界,双眼看向人,目中却无人,心中只有疾。

“啊。。。”

急促而尖锐的喊声猝不及防的从躺在床上,本一动不动的花子衿嘴里发出,身子紧紧一崩,就坐了起来,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被肥胖的脸挤得小小的眼睛硬生生的瞪成了铜铃大小。精光闪现,带着一丝惊恐,旋即对上了烛暖专注的眼神,温文儒雅的俊朗男子烛暖就被收在了眼中,一直落到了眼底深处。

醒了!

花子矜这次是真的醒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