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隐千夜
神隐千夜

神隐千夜 久苍田莆 著

连载中 神隐姬

更新时间:2022-09-13 19:52:12  人气:
《神隐千夜》作者:久苍田莆,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神隐姬,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叫法直,警校毕业两年,入行不久就遇见了各种诡异的案件,血腥的手法,一桩桩案件的背后,是魔鬼在微笑还是人性的黑暗在招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十一章 初战

“这下好了吧!差点没把命搭进去。”

木榕靠着柱子,嘲笑被绑成木乃伊的潮汐。潮汐没有回话,显然真的被伤到了。

木榕咳了一下。

“咳,算了,反正姐姐快过来了。你伤好了,我们在去收拾那个小偷。”

潮汐动了一下。“你不是去,挑拨那个笨蛋少主追杀他们了吗。”

潮汐的意思是没他的事,他要回五岭鬼沼。

“那个译成的少主打不过他们。”

“你去不就好了吗?还是说,没有木蝶,你就一事无成?”

潮汐刚说完,木榕腰间的刀,便架在潮汐的脖子边。

木榕笑了笑,“要是螟蛉子知道,你跟人类的女人……”

木榕还没说出下一个字,潮汐便用手拿开木榕的精致弯刀。

“随你开心。”

潮汐倒回坐椅,闭着眼,似乎在想着心事。

醒来后的千冬月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坐着,就连小狸的话千冬月也没回一句。

久朔夜晞坐在远处的树枝上,也很安静。

“交给你没问题吧,木蝶。”华丽的百蝶恋花的屏风后面,传出魅惑的声音。仿佛多听一秒,魂魄就会被地狱的鬼怪勾走一般。

“是的,螟蛉子大人。”木蝶双手拿着玄冥镜,站了起来。

“除了羽洛那臭小子,你不会叫其他人主人,是吗?……都七十年了你还是没变。”

“我只想保护,重要的东西而已。”

木蝶走到门口,脚下浮出很多黑色的蝴蝶。

“不然,你也不会为我所用……是吗?”屏风后传来轻声的恶笑。

叶青葵跟在啊枫身后,手里紧握的箭随时准备搭在弓上。

经过三天的持久战,两人才进入到五岭鬼沼的地界。但无论杀了多少妖怪,都只是螟蛉子的炮灰而已,她们只能白白被耗尽力气。现在就像路地上的半死鱼,随时都可以被轻松捏死。

突然啊枫停下来,叶青葵一头撞上啊枫染满红色的衣服。

“欢迎来到五岭鬼沼,我是镜之使者……”

“木蝶。”

啊枫打住了木蝶的话。木蝶看着啊枫有点在意。

“七十年前,被嗜血白鬼灭掉的镜妖一支,有两个遗孤,投靠了螟蛉子。你不就是其中之一吗?”啊枫把所有事情,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为了给那个人类报仇,你花了不少功夫哦……”

没等木蝶说完,啊枫早已射出五六支箭。木蝶极速往后划退,顺势扭动双手,手间的玄冥镜往前一挡,箭支全被吸了进去。

玄冥镜抖动几下,便安静立在木蝶手中。

叶青葵拉开啊枫,随即又是几发。叶青葵往身后的箭桶抽箭,才发现箭支没了。赶紧抽出腰上的短刀,挡下被玄冥反弹回来的箭。

三天的战斗,早把两人的箭支消耗殆尽。

“那个人,临死前,求我放你一条生路。所以,你才能活到今天。如果,你真的想死的话……”

木蝶未移动一步的脚,开始往前迈步。

“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全家不是被你杀的吗!还装什么慈悲!”啊枫大吼。

啊枫把拉住自己,往后逃的叶青葵甩到一旁。拔出背后唯一的武器,一把长剑。利用反冲力,像离弦的箭一样直冲向木蝶。木蝶轻移动身体,完美避开啊枫的快攻。啊枫见势,把剑反手用力转身,打木蝶一个措手不及。

一阵地面崩坏的声音后,木蝶站在裂开的地面,右手被剑划了一个浅浅的伤口。

“九玄剑果然厉害。”

木蝶用手摸了摸玄冥镜。玄冥镜慢慢散发出白色的烟雾。叶青葵爬起来,赶紧跑上去张开结界。

不一会儿,一群黑色地狱蝶,从镜子里涌出来,围着结界,等待青葵松懈。

木蝶并没有要慢慢,折磨两人的意思。一挥手,无数六菱角镜子碎片,飞向结界。直接把叶青葵的衣服贯穿订在树上。

木蝶回身,狠狠一脚,把冲上来的啊枫踢到树下。突然,整棵树断裂开来,差点没把叶青葵也破成两半。

“啊!就差一点。”

木榕的声音,从烟尘里传了出来。木榕笑了笑,一个瞬身,明亮的弯刀刺了过去。

叶青葵握住腹部流血的刀,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啊枫。木榕把叶青葵甩到远处,下一眼看向啊枫。啊枫想也没想,快速逃到远处。

“连自己的表妹,都能当挡箭牌。人类还真是够狠的。姐姐,你当年可是放走了一个渣滓呢。”木榕嘲讽着。

随即往后一个大挥刀。密密麻麻的一串起爆符,在木榕不远处炸开。木榕正要冲上去给啊枫两刀,却被木蝶拉住。木榕刚要发火,木蝶示意了一下身后。

木榕看到潮汐,才勉强收起弯刀。

“走吧!你们还要去抓风妖呢。”木榕甩开木蝶的手,走向潮汐。

“要是我遇到他的话,我会杀了他。”木榕大叫着。

“要是你杀得了他的话……”木蝶轻喃道。

木榕们走远后,木蝶才去追逃跑的啊枫。

“哇!好美的巫女。”

男子背着整齐的柴火,看着走来的巫女失声说出。啊枫转头看去,男子不好意思的跑开了。

“大夫,大夫!”

男子背着突发疾病的母亲,在门外大叫。门一开,两人都愣了。

“大大……大夫呢。”

“他出去了,这里暂时由我照管。”

说着,啊枫把老人接进了屋。

在大夫没回来的日子里,药房里,只有昏迷不醒的老人和两人。

“如果我救不了她,怎么办?”

啊枫一边捣药,一边说着病情的严重性。男子愣了许久,倒靠着走廊边的柱子。

“那我就是一个人了。”

啊枫手里的药杵,掉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来。

“这个人,也会变得跟我一样?”啊枫想起从小孤苦伶仃的自己,莫名的悲伤逆流成河。

“跟我走吧!”

长跪在坟前的男子惊了。

啊枫再次说道:“跟我走吧!你不是一个人。”

“不要去报仇了,安心过以后的生活行吗?”男子第N次为啊枫包扎。

“你的医术越来越好了。”啊枫扭了扭手,要出门去找螟蛉子的下落。

男子突然抱住啊枫。“有我还不行吗?你不是说,我们不是一个人吗?”

“我的命,是为了报仇而存在。”

“可我的命,是为了你存在啊!”啊枫全身一震。转过身,深深嵌入男子的怀里。

一群地狱蝶挡住啊枫的路,木蝶慢慢从蝴蝶中现身。

“到底你要怎样,才放过我们。”

木蝶疑惑地看向啊枫。

“不是你来找我报仇的吗?”

“对,是你杀了大家,是你杀了中阳!……我要报仇!”

地狱蝶的毒粉,让啊枫的气息开始混乱了,无数回忆如潮水般涌来。

啊枫一边流泪,一边死命的厮杀。

“报仇真的很重要吗?”木蝶问躺在地上的啊枫。

啊枫颤抖的手,用尽所有力气,也动不了半分。

“能有什么东西,比生命还重要吗?”啊枫突然愣了。木蝶的话跟中阳说的一模一样。

“我的命是你的,我只为你而活,如果你死了,那我也就死了。”那个人类曾经那么说过……而你却……”

木蝶松开左手,一把通透的镜剑,出现在手里。镜剑悬空,木蝶松手。剑被踢到了远处。

“青葵!?”啊枫惊呆了。

木蝶退后两步。伸出玄冥镜,无数六菱角碎片飞了出来。叶青葵捂着流血的腹部,没来的及张开结界。

只见一个影子倒了下去,下一秒便冒出一阵白烟。

“对不起!……不要报仇了……”啊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叶青葵却不见了。

“临死之前,还能隔空通灵。可惜你明白的太晚了。报仇,最终是得到了解脱,还是一场徒劳呢。”

“是得到,还是失去了更多?也许只有死前才能明了……”

木蝶卷起地狱蝶,继续追击叶青葵。上次放了啊枫,被螟蛉子关了一个月的禁闭,这次不能留一个活口。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