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且把烽火燃
且把烽火燃

且把烽火燃 玖鉴 著

连载中 陆默秦

更新时间:2022-08-05 13:05:37  人气:
完结小说《且把烽火燃》是玖鉴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默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简介:???秦然,一个嘴毒腹黑胆儿爆棚的女人,活脑筋死心眼。自小混迹军营,心脏浇了钢铁水火不侵。???季名,一个扮猪吃虎狡诈似狐的男人。作为继承人被培养长大,骨子里却藏了桀骜不驯,偏栽了秦然手里,妻奴路上一去不返。???初遇,一度入眼渡此生,她痛失了父母,他受挫于事业,两个失意人的邂逅,是上天的垂怜还是玩弄????分别的撕心裂肺,重逢的劫后余生,或许有些人生来就不甘平凡,不找事,事也会找上门来。???“你我夫妻一体,自该风雨同舟,为何要一直撇下我?”????……???“阿默,你也可以尝试依赖我,你男人没你想象那么弱。”????……????到底怎样才是尽善尽美?季名不知道,他要的只是为她撑起一片天,任她自在遨游。???“我自小生长四角天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猎人,欢迎归来。”

四方基地,国字脸大汉张开手臂,一脸笑意。

陆默沉默的迎上这个阔别的拥抱,不久前,他给了她一封空白的退伍申请,告诉她说,短暂的离开是为了更加完美的归来,不曾想,这个更加完美的归来竟然来得这样快。

“那么,猎人,开始吧,你回归的第一战!目的地,机场,目标,为魔王的归来点燃最绚丽的烟火,带上你的队伍,尽情的猎杀去吧,我亲爱的猎人。”大汉声音抑扬顿挫的,神采飞扬。

陆默肃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言语铿锵,“猎人领命,保证完成任务!”

大汉爽朗的笑笑,带着北方的糙汉子的腼腆,也不乏常年游走战火的凌厉,“今后没有秦然,只有猎人,四方的编制也会取消。”

陆默点头,“我明白了,多谢大队。”

大汉大掌用力拍了拍陆默的肩,“只希望我这么做不是害了你们。”

陆默眨眨眼,略酸涩,“还记得您当初说的,当我们凝视深渊之时,深渊也在凝视着我们,世间诸事都好坏掺半,有寒心的,也会有暖心的,这世上,终归好人多过坏人,好事多过坏事,坚守住本心就不枉此生。”

大汉重重地颔首,“你们都是我最骄傲的兵,永远。”

陆默挤出一抹笑,深沉的看着四周建筑,以后,再看不到了罢,诸多的不舍与眷恋杂糅着,“大队,世人时常困窘于自己,面临难事时大多会畏首畏尾,瞻前顾后,既输不起,但又臆想着赢,我们一直想赢,所以势必要逃开这圈子,一往无前,不留退路。”

大汉仰起脖子,莫名的感伤啊,这帮兔崽子,“去吧,别误了时间,以后我会安排人跟你们单线联系,记住,无论如何,要活着,活着最重要。”

——————————————————————————

机场,慕晟倚靠着一根大柱子,姿态无比的闲适,手里鸭舌帽溜溜的转着。

季澜一身黑衣,还带着口罩,身后却极为不协调的拖着一个印着粉红色卡通小猪的行李箱,引得周围行人纷纷侧目。

撒旦的气息,搭配上软萌的粉红泡泡,极端的反差,叫不少的青春少女都感觉身体里的荷尔蒙蠢蠢欲动。

“嘿,小妖精,这呢!可少去祸害人良家妇女。”慕晟笑着朝季澜招手,平日里冷峻的面庞显现出几分大男孩的阳光开朗来。

季澜看了他一眼,走了过去,伸手,“我回来了。”

慕晟同样伸手握住,“回来了就不走了吧!”

季澜咧嘴笑笑,身上的清冷散去了一些,“大家都在,我没有离开的理由。”

慕晟哈哈大笑,极为畅快,身体一转,胳膊就搭在了季澜身上,“行啊,那边儿待了这么久,还没被策反呐,之前不是不肯回来着,那我采访一下咱们大魔王,是什么让你如此乐不思蜀,美人,还是权势?。”

季澜讥讽地翘翘嘴角,“就他们?可留不住我,不过是事没做完,如今做完了,自然就回来了。”

听出季澜的不悦,慕晟眼珠子动了动,没去触他的霉头,目光移到季澜手里那个与他形象严重不符合的行李箱,“哟,小猪佩奇哪,没想到大魔王也有这么童趣的时候。”

季澜没反驳,扭头看了看行李箱,“挺可爱的,有什么问题吗?”

慕晟一下噎住,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憋了半晌才开口吐出四个字来,“变态大叔。”

季澜白了慕晟一眼,不置可否,某些方面看来,变态大叔挺符合他的设定。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机场大厅突然陷入了混乱之中,砰砰的枪声响起,流弹四处飞窜着,尖叫声此起彼伏。

季澜脸色一变,已经顾不得可爱的行李箱,健步逆着人流跑向安检区以内的候车大厅,大喝:“慕晟,疏散人群!”

慕晟脸色同样凝重,高举起警官证,拽住几个慌乱逃跑的的保安组织民众的疏散,心里焦急不已,早料到今天不会太平,却也没想到那些人会无法无天到这个地步,只寄希望陆默等人能有所察觉,尽早过来接应。

季澜很快制服了几个拿着步枪四处扫射的青年男子,看着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这些年已经练就的麻木的心脏不可遏制的怒火中烧,若非尚记得这里是国内,记得自己已经回来,他一定几个枪子挨个儿打过去,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的渣滓,也就这样的太平盛世才容许他们活着。

“魔王,好久不见。”风戴着一个蓝色的阿凡达面具,缓步走来,手上几张扑克牌飞速在指间律动着。

季澜听见这个多年之后仍然具有极高的辨识度的声音,眼睛一红,心口泛起一股嗜血的冲动来,声音如同魔王降临般,冷冽彻骨,“风将。”

风桀桀的笑着,一张扑克骤然飞出,季澜眼一眯,拔枪,开保险,射击,电光火石间子弹洞穿了疾速飞来的纸牌,纸牌飘飘浮浮的落了地,是黑桃J。

攻击被破坏,风露出的瞳孔中似有火花爆散开,他,生气了,很生气,“魔王,看来这场游戏你不是很喜欢,那么,就去死吧,死吧!”

说完,手中十多张纸牌一齐飞出,并不像是之前那章一样,每一张纸牌上都穿着一根银亮的丝线,风手指飞舞着,纸牌以极为刁钻的角度朝季澜冲去。

季澜神色一紧,这样的攻击,比起几年前成熟了太多,就算是他也不能完全躲过去,尽力偏闪着,体力以极快的速度消耗着,躲闪的动作也越来越力不从心。

风看着不断挂彩的季澜,嘴角扬起一抹笑,伸出舌尖舔了舔嘴皮,眼中闪烁起了兴奋的光芒,手上动作愈发加快,溅起的每一滴鲜血都是他的战利品。

季澜用力咬住舌尖,实在太被动了,这样下去他丝毫不怀疑自己会死在这些扑克牌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不再闪躲,径直迎着那舞得狂乱的纸牌冲上前,任由皮肤被细密的锋刃割开,一拳轰向风。

风眼猛的睁大,小腹骤然吃痛,手上动作不自觉就变得慢了,还朝后退了好几步。

见状,季澜心里一喜,手脚不停,拳脚如风,风狼狈的闪躲着,眼中怒火似岩浆一般汹涌,爆裂,似乎下一刻就会喷发出。

“该死的,你竟敢弄脏我的衣服,竟敢!”风低低咒骂着,动作逐渐变快,游刃有余。

季澜脸色苍白一片,失血过多,又是极其耗力的贴身近战,他的体力,快到极限了,不是风变快,是他变慢了,越来越慢。

风却愈发兴奋起来,似喝了几大瓶兴奋剂一般的,浑身冒着热气,眼里尽是疯狂的战意,他,一定要赢,要杀了这个给他带来耻辱的男人。

忽然,一声巨响传来,巨大的烟花爆散开来,季澜扭头望去,露出一个笑,软倒在地。

风却脸色一变,听得耳上的通讯器滋滋响起,“风,别把我们的玩具给弄坏了。”

闻言,风恨恨地瞪了眼晕过去的季澜,伸手一把扯下上身的衬衫,扣子落了一地,狠狠淬了口唾沫,低咒道:“算你走运,早晚切碎你。”

说完,风跨着大步就离开了,陆默和叶晚赶到时,只剩下一件染血的衬衫和几张破损的扑克。

“魔王呢?”陆默捏了捏拳,打开耳麦,“阿城,调监控,查魔王的下落。”

监控室的赵城却死死盯着屏幕,脸色苍白一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