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无奈相公:娘子爱装傻
无奈相公:娘子爱装傻

无奈相公:娘子爱装傻 萱琪 著

完结 殷雷黑曜石

更新时间:2022-08-05 12:56:59  人气:
主角叫殷雷黑曜石的小说是《无奈相公:娘子爱装傻》,它的作者是萱琪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冷酷的魔界之尊,然而当他遇到她时,却总会不自知的露出柔情。他是雅痞帅哥,她对他除了恨意,别无其他,然而他却不抛弃不放弃,最终他会抱得美人归吗?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新安当

雪见站在新安当的门口做着迎宾,这时一位妇女来到雪见的面前,眼中满是喜欢。

“景夫人,你的衣服好漂亮,在哪买的?”妇女呵呵一笑道。

“就是街口的那家裁缝店啊,老板娘的手艺可好了,我的衣服,全部在她那定点做的!”雪见转了个圈道。

“是吗?改天我去看看。”妇女看着雪见白皙的肌肤,景天这个死小子,竟然能娶到唐家的千金,真是好福气啊。

“老板,我要当这个!”一彪形大汉来到柜台前,将一只陈旧的花瓶放在柜台上。

景天拿起花瓶看了又看,摇了摇头将花瓶退了回去道,“这是赝品,我不收!”

“什么,你敢说我这是赝品?我呸,这可是前朝古玩!”大汉一拍桌子叫嚣道。

“掌柜的说是赝品就是赝品,他对古董特别的有研究,自然会鉴别。”一边的伙计看着一脸怒容的大汉,苦笑着直摆手,好可怕大汉,不知他会不会把我的店给砸了呢?

“是吗?我看是景掌柜眼掘吧!”大汉看了景天一眼,自鼻子里哼了一声道。

“掌柜说一不二,快些拿着你的赝品离开!别挡着咱们做生意,后面还有那么多客人呢!”那位伙计听出大汉口气中的嘲讽,气得瞪了大汉一眼道。

“就不走!”大汉将双手环于胸前,将脸别向一边。

“怎么?你今天是有意来想砸场子喽?”伙计看了那大汉的架势道。

“是又怎样?”大汉用手肘顶了一下一边的伙计,伙计脚下不稳,向后退了几步。

景天看了大汉一眼,手一挥,顿时凭空冒出来无数杂七杂八的东西,熠熠闪耀,悉数打在那名大汉的身上。

“啊啊……”大汉忙躲闪,却怎么也躲不过去,被打的哇哇直叫。

景天略一扬眉,见大汉还留在这里,便扬起手,欲再发一次倾国银弹波,让他好好尝尝。

一看景天的架势,大汉立刻抱起自己的赝品,不顾身上的疼痛,逃了出去——他以为景天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没想到却是个高手。

雪见见大汉狼狈的跑出来立刻施展轻功跳到壮汉身边道,“欢迎下次光临!”而后又施展轻功跳到另一位顾客面前道了声“欢迎光临”。

“夫人,不好了,小少爷又在虐待花楹了!”一位婢女打扮的女孩来到雪见面前道。

“死小子,又虐待花楹了?”雪见听后,双手叉腰的叫嚣道,而后看向柜台里面的景天箭头道,“天哥,我去看一下花楹有没有事,一会你早点打烊哦。”

“嗯,好吧!你去吧,一会我来关门。”景天对雪见点了点头,而后再次做起生意来……

景府花园内

“死小子,又虐待花楹了?”雪见与来到景小楼面前瞪着他道。

“娘亲,花楹刚才还睁着眼呢,后来不知怎么的闭上了眼睛呢。”景小楼用树枝轻戳着花楹道。

兴许是因为太吵了,被吊着花楹动了动身子,而后便睁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好看到正用树枝轻戳着自己的小屁孩。

死小屁孩,干嘛戳我,花楹动了动身体,然而身体却悬空的晃悠着,怎么回事?她:周茗萱依稀记得当时自己被雷电劈中失去了知觉,可是眼前的一切即熟悉又陌生,身体像似被绳索之类的东西给勒着,很不舒服,而且还有种被吊起的感觉。买糕的,怎么回事?

“死小子,还不快把花楹放下?”雪见瞪着景小楼道。

什么?花楹?茗萱用大眼睛瞪着那一对母子,这是怎么回事啊?茗萱艰难的动了动脑袋,她的脑袋好像很重的说,怎么回事?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古色古香,那名母亲的衣服很像自己以前玩过的《仙剑三》里面雪见的衣服哎,难道自己也赶潮流,魂穿了?囧啊,人家都华丽的穿越,而她呢?却被吊在树上被个小屁孩虐待!茶几啊……555……谁来救她啊,她大叫“help”可是却只能发出怪异的叫声,卖糕的,这什么鸟语啊,郁闷死了啦!有口不能言捏。

“你看花楹好痛苦,哼,死小子,今晚罚你不许吃饭!”雪见抱起被放下且一脸痛苦的花楹,瞪了景小楼一眼道。

“娘亲,不吃饭会饿死的,小楼知错了,下次不敢了!”景小楼皱着苦瓜脸,拉住雪见的袖子道。

“谁叫你虐待花楹的?哼!”雪见一甩袖子便转身离开了。

“不要啊,娘亲……娘亲……”景小楼追上雪见不停的叫道。

雪见哼了一声足下一个轻点,便消失在景小楼的面前,而景小楼看着雪见离开的身影,幼小的眼睛闪着愤怒的光芒,都是那花楹,哼!臭花楹,我景小楼与你的梁子是结下了!你给我等着!景小楼踢了踢地上的石子,对着雪见离开的方向做了个鬼脸,而后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