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殿上妻:宫女有毒
殿上妻:宫女有毒

殿上妻:宫女有毒 弄清影 著

完结 王府帕

更新时间:2022-06-28 10:02:30  人气:
主角是王府帕的小说《殿上妻:宫女有毒》此文是弄清影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宫女,他是端王庶出之子,他为得到天下一步步谋划,她为留在他身边一退再退,当他为了江山,为了权势害死了她身边最亲近的人,当宫变的城墙上他毫不犹豫一箭射向她时,她除了心死,眼前就只剩下一片无尽的黑暗……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次日清晨。

马车的声音由远到近,打破了清晨的寂静,马车疾驰向这条街的尽头跑去,从远处看,两扇红木大门紧闭着,两座威严的狮子石雕立在门外两侧,大门上面石匾上刻着端王府三个大字。

端王府的书房中,上官隽逸端坐在红木椅上,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身侧的尉迟赫不敢打扰。

天空都已破晓,昨夜的一场大雪过后,天空也已放晴,一道曙光照进书房内,尉迟赫看了看仍然坐在长案后一动不动的人,不由的在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前开口道:“主子,天已亮了,你又熬了一夜,还是歇息一下吧。”

尉迟赫见他未说话,连忙再道:“那属下让人送水过来,主子梳洗一下。”

上官隽逸仍是一句话都未说,就连双眸都不曾抬起来看他一眼,就在他以为上官隽逸不会回他时,他低沉的声音响起,“不必了。”

尉迟赫只好再次退到一边,暗暗地再次叹了口气,跟在上官隽逸身边十几年,却仍是猜不透主子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更是从不敢妄加揣测,但从那一日宫里送来了试婚的宫女后,主子就一直阴沉着脸,更是让人不敢靠近。

‘当当当’的敲门声打断了尉迟赫的猜想,也拉回了上官隽逸的思绪,“大公子,宫中的王公公前来传旨,皇后娘娘传大公子即刻进宫,王公公已在前厅候着呢。”李管家在书房门外说道。

尉迟赫看了自家主人一眼,得到默许后才开口回道:“知道了,主子马上就过去。”

“是。”

上官隽逸起身就朝外走去,尉迟赫跟在身后,走了几步上官隽逸突然停下脚步看向尉迟赫,“你留在府中,等候凌安佑的消息,就不必随我一同入宫了。”说完转身走出书房。

“是。”

温暖和煦的日光洒在永寿宫的宫顶,大殿之上,莫幽兰身着明黄色绣金丝的衣裙,衣裙上面绣着一只展翅的凤凰,栩栩如生。

尚云若从后厅走过来,见她绣了一早上的水墨山水图还未放下,再为她换上一杯新茶后,站在她的身侧轻柔的开口说道:“娘娘,您已经绣了一早上了,也该休息休息了。”

莫幽兰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恭敬的站在她身侧,脸上挂着浅浅笑意的尚云若,被她这样一说她也确实感觉有些疲惫,放下手上的刺绣,淡笑的看向她“你若不说,本宫还真没觉得时间过得这样的快,嗯,是该歇会儿了,云若,还是你够细心,有你在本宫的身边,是本宫的福气。”莫幽兰握住尚云若的手说道。

“娘娘,您这样说真是折煞奴婢,这都是奴婢该做的。”

莫幽兰轻笑的摇着头,“可不是每个宫女都像你一样与本宫这样的贴心,事事为本宫着想,只有心里真的有本宫的人,才会事事如此的上心,本宫这些年来也算是没有白疼你,一想到过几日你就要随宇涵去王府,本宫还真是不舍得。”

尚云若垂头道:“娘娘您对云若的好,云若从不敢忘记。”

“好,好,有了你这句话,本宫就真的是没有白疼爱你了。”莫幽兰再次轻拍她细白的手背,看向她的眼中满是慈爱的目光。

此时,殿外的小太监恭恭敬敬的走进来,俯身跪在莫幽兰跟前,“启禀皇后娘娘,驸马爷在殿外求见。”

尚云若听到这个称呼,平静的心湖再起波澜,内心控制不住的猛烈的跳动着,恬静的笑容上略显僵硬,却被她很好的掩饰过去。

“嗯,宣他进来吧。”莫幽兰坐直身子对尚云若说道:“云若,先将绣布收起来吧,再上一杯好茶。”

“是娘娘。”尚云若俯了俯身子,收拾好桌面上的绣布,转身往门外走出,一手掀开厚厚的门帘目光正好与刚刚迈上台阶的人目光交汇。

尚云若有一瞬间的闪神,却又很快恢复以往的恭敬,轻俯身子,“云若参见驸马爷,驸马爷万安。”

院中万籁俱寂,没有丝毫的声响,尚云若问安的声音久久响彻在他的耳边,突然刮来的一阵寒风将屋檐上堆积的雪花刮落下来,星星散落的雪花飘落在尚云若的身上,让他仿佛看到了雪中仙子般,上官隽逸怔怔的凝视着身前的人,目光却是那样的深远。

尚云若俯身低头的姿势没变,心里紧张的秀眉拧紧,即使站在如此冷的天气里,也从未感觉出一丝的寒意,可被他如此的目光看着,只觉得快要透不过气来。

上官隽逸紧抿着双唇,再往她身前迈进一步,居高临下的看向她的头顶,目光流转,黝黑的眼中深邃而绵长,但这样的目光只消一瞬就隐匿在他的眼底再也寻不到,略微移开视线,冰霜随即覆在整张俊美的面容上,用一贯冰冷的语气回应她,“免礼,起来吧。”

“多谢驸马爷,皇后娘娘还在内殿等着驸马爷,云若先行告退。”尚云若抬起秀美的脸庞,直视着他的双眸,当看到他眼中的冰冷时,心里像是有根刺猛地扎了她一下,连忙将目光转移开,低声的说道。

“嗯。”上官隽逸不再看她一眼,移动脚步从她身前走过。

尚云若依旧直直的站在原地,厚厚的门帘放下的声音,让她如梦初醒,不知何时她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唇,为的只是让自己忍住眼中的泪水,这些年来,每当面对上官隽逸如此冰冷的眼神,她就会用这样的方式转移自己的疼痛感,多年过去,这样的方式好像已经变为一种习惯。

雪,不知何时又再次飘起,刚刚还是阳光明媚,转眼间天空就已阴沉下来,刚刚还是星星点点的雪花,现在已经连成了片,一片片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却是别有一番凄凉的感觉,就如同此时她的心一般。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