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幻香
幻香

幻香 蜃公子 著

连载中 释弥夜释行龙

更新时间:2022-06-27 15:27:15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幻香》的小说,是作者蜃公子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这算什么啊?阴阳眼?可是阴阳眼有透视功能吗?喂!白魅,你遮什么遮啊!我说的透视是能看很远,并不是指能透视你的衣服!”白魅不屑,“切,不过是个望远镜罢了!”“能悬空,也不错啊,至少走路挺爽的,省力省鞋省路面。”白魅不屑,“切,不就跟鬼魂一样吗?”“死狐狸精!你能不能不要总打击我!你一个中二少年装什么老前辈啊!你一个老妖精装什么嫩啊!你一个狐狸精装什么高中生啊!你……”被拖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18章又一个死者

“别提了!”释弥夜郁卒的看了他一眼,“我都怀疑是不是你吃了人,然后恶作剧的把不好吃的人头丢到我的宿舍的。”

白魅一挑眉:“人头很好吃的,至少啃起来有种酱卤猪头肉的感觉。”

释弥夜立刻就想到了那烂开了的人头,的确很像被人啃过的。

“呕……”

“喂喂,你不是吧!”看着释弥夜拍着自己的胸口犯恶心,白魅把脚放了下来,“我骗你的,人肉最难吃了。”

释弥夜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你还真吃过啊!”

“我没吃过。”

“那你怎么知道人肉难吃?”

白魅鄙视的白了她一眼:“别的妖精吃过。”

释弥夜撇撇嘴:“说不定正好合你口味!”释弥夜忍不住又打了个呵欠。

“怎么,没睡好?昨晚做噩梦了?”

“没有,锦绣做了一晚上噩梦,闹的我也没有睡好。”

白魅往潘锦绣的方向看了一眼:“我估计她今晚还得做噩梦。”

释弥夜一看,不禁苦笑。

潘锦绣在同学们的怂恿和吹捧下,已经开始绘声绘色的描述其她发现人头的过程和人头的样子,虽然她一边说还在一边干呕。

早自习被释弥夜睡过去了,早饭她也没去吃,和同样没胃口的潘锦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白魅仍旧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露出半个俊美的侧颜。

释弥夜的目光从他的脸上飘过去,移到了对面的教学楼上。

聆释弥夜诧异的是,那本来是封闭着的天台上竟然有个人。

甲乙高中的天台虽然都有围栏保护,但是出于安全考虑,通往天台的门平时都是锁住的。

那个人就坐在天台的一个角落里,头低着,看不清她什么样子,似乎在睡觉。

看身材和衣着,是个女生,而且她还给了释弥夜一种熟悉感。

释弥夜想了半天才想起她就是那个想要转到甲乙高中的美女。

不过马上,释弥夜就紧张起来。

那个美女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该不会是遇害了吧!

释弥夜上上下下的审视了一下,没有发现伤口,周围也没有血迹。

释弥夜这才松了口气:那美女大概是大清早就来了,发现大家都在上早自习,所以就到处逛了,发现这里天台没锁才上来的,然后就睡着了。

释弥夜嘴角抽了抽,这个说法她自己都不相信。

她决定要去那边天台一趟。

她收回视线,拍了拍潘锦绣的手:“锦绣,我去上个厕所。”

“去吧去吧!”

释弥夜快步的走出了教室。

刚刚跑到对面教学楼的二楼,就看到那个美女打着呵欠下来了,经过释弥夜身边的时候,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释弥夜目瞪口呆,只得一边骂自己大惊小怪一边回教室。

原来丫的真的在天台上睡觉啊!

课上课没多久,训导主任就把释弥夜宿舍的六个女生叫到了办公室。

原来警察昨天已经把面部复原图图做了出来。最近本市发生的各类案件中,有三起失踪案,受害者都是女人。因为那一起的连续杀人案,基本上所有人心里都断定那三个女人是活不成了,这不,第一个已经确认了。

放大的图片摆在两人面前,释弥夜略微的看了一下,这个人长的并不是如何漂亮,不过倒是比昨天那蟑螂下的面孔好看多了。

“你们认识这个人吗?”还是那个严肃的警察。

所有的人都仔细的看了一下,但是摇了摇头。

那个警察有些失望:“我还在想如果你们跟死者有关系的话,说不定能查到点凶手的线索。”

“死者是什么人?”

警察看了释弥夜一眼:“只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大学生,一开始我们断定是跟甲乙高中的‘班花谋杀案件’无关的,但是我们的法医发现,这颗头颅被切下来的刀口跟甲乙高中某一位死者腿上的刀口很相似,一位我们断定是同一位凶手做的。”

释弥夜有些疑惑了,这个死者既然并不漂亮,为什么凶手还要杀了她?

训导主任见问题也问完了,便招呼她们会学校。

“高主任,有些话我想要跟这位同学单独谈谈。”那个警察突然开口。

不止是训导主任,脸释弥夜自己都愣了一下。

不过训导主任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带着其余的人出去了,留下他们两个。

“你好,我叫宋宸云。”

释弥夜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你好,我叫释弥夜。”

宋宸云笔直的看在她面前:“释弥夜同学,从昨天晚上我就关注你了。”

释弥夜嘴角抽了抽,这是要表白?自己可还是未成年人:“你关注什么了?”

“你对这件案子很关注。”

释弥夜白了他一眼:“废话,这人头在我们宿舍里,我能不关注吗?”

宋宸云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认为,你可能是知道凶手的某点线索的。”

释弥夜的眼神更古怪了,她是什么时候表现出了可能会知道凶手的现象吗?难道要她跟宋宸云说,这件事可能不是人做的?

“我说,宋先生。”释弥夜耸了耸肩,“我说这件事可能是鬼做的,你信吗?”

宋宸云并没有表现出释弥夜意料中的不屑、鄙视和嘲讽,他严肃的皱着眉:“如果这个案子一直破不了的话,那也只能证明不是人做的了。”

释弥夜诧异的看着他。

宋宸云解释道:“我是有神主义者。”

“真可惜,我是无神主义者!”释弥夜撇撇嘴,白魅早就跟她说了这漫天神佛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

从办公室出来,释弥夜又飘飘荡荡的回教室。

二十四班在这栋教学楼的顶楼五楼,适合看风景。

释弥夜刚飘到五楼的楼梯口,突然听到头顶上有人在说话。她抬头,穿过水泥和瓷砖,看到了在关着的天台的门前的两个人。

竟然是方浚颐和那个美女。

本来释弥夜没那么八卦的,可是她听到的那一句话是——“我可以吻你吗?”

而且她听出了是方浚颐的声音。

这货,竟然这么快就勾搭上了那个美女了。

方浚颐这货,竟然第一节课就逃课,果然是爱美人不要江山的那种人。

释弥夜悄悄的飘了上去,找了一个顺眼的角度,躲了起来。

方浚颐显然是有点紧张的,美女羞羞答答的低着头:“你在说什么呢!”

方俊熙拉着美女的手,怎么看都给人一种面红脖子粗的感觉:“雪儿,你真的太美了!”

美女的头垂得更低了。

方浚颐用颤抖的手抬起美女的下巴,轻轻的吻了下去。

在他的唇即将吻到美女的时候,释弥夜猛地跳了出来,大喝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这犹如警察查房一般的声音一响起,方浚颐和美女立刻分开,一起往下看去。

释弥夜看着面色紧张的两人,心里泛出一种恶作剧的快感,不过她马上又狠狠的瞪着方浚颐:“好你个方浚颐,刘曦雪才刚刚自杀没几天,你竟然就到处乱勾搭!”

方浚颐一愣:“刘曦雪是谁?自杀的不是肥猪刘吗?”

释弥夜也愣住了,半晌才苦笑了一声:“是的,你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我还指望你对她抱着一点怜悯之心吗?”

方浚颐恍然大悟:“这么说起来,那天你就是为了肥猪刘打我的?”

释弥夜冷脸看着他:“请你尊重一下死者。”

方浚颐撇撇嘴:“她喜欢我是她的事,我又不喜欢她!如果每一个喜欢我的人都自杀了,然后都要我存着一点怜悯之心的话,那我不得每天都哭着?而且肥猪刘……”看到释弥夜的脸色,他又咳了一声,“刘曦雪是吧,而且我是在她死的那天才知道她喜欢我的。我还觉得倒霉呢,怎么会被那种人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