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紫荆梦
紫荆梦

紫荆梦 拾破烂的疯子 著

完结 孟琪乔安娜

更新时间:2021-05-04 15:47:03
《紫荆梦》为拾破烂的疯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现实生活中好吃懒做的专科狗孟琪因天体连珠穿越到紫荆大陆 他将如何在高手林立的紫荆大陆中获得一片立足之地 骑上自行车手持火药枪一同去紫荆大陆猎杀魔法师吧...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从今天开始,阿莫斯正式成为铁匠的学徒。铁匠生得高大威武,因常年锤炼钢铁,身体强壮得好似一头牛,两撇八字胡挂在嘴边,鹰钩鼻与鹰隼般的双眼搭配得毫无生气,他有一个响亮的大号,叫做哈里森。哈里森生活节俭,文雅一点说是节俭,粗鲁一点讲是扣到骨子里。每日三餐除了稀粥就是稀粥,米粒用手指加脚趾就可以数过来,稀粥清澈见底,若不是还有一个粗粮面饼充饥,阿莫斯早就饿死蹬腿了。阿莫斯非常好奇,哈里森跟学徒吃同样的饭,却有学徒十倍的力气。最后他得出结论,如果一个人扣到极致,那么他的身体潜能是可以被无限激发的,“孙子,祝你早日登天。”阿凡提对着正在砸铁的哈里森提竖起了中指。 铁匠铺的学徒一共有两人,除阿莫斯之外,还有一个比他年龄稍大的强壮小伙,名叫西蒙。西蒙跟阿莫斯持同样的饭,却有比铁匠大十倍的力量,这让阿莫斯感到震撼。难道哈里森的稀粥硬饼,能激发出人类无限的力量?西蒙心底善良,本性憨厚,跟铁匠完全是两种相反类型的人。阿莫斯见他没有坏心眼,两人年龄又相仿,很快就玩到一起,西蒙是孤儿,幼年时被外出的铁匠捡回,可以说铁匠是他的父亲,但这父亲却不怎么合格。在阿莫斯看来,西蒙就是铁匠赚钱的摇钱树,免费的劳动力,铁匠每次看阿莫斯时都眯着眼笑,阿莫斯猜想这孙子肯定想让他也变成铁匠的赚钱工具,那肯定是没门的。楼兰国的人是黑发,就像我们的天朝,而西蒙却又一头金色的亮发,这让阿莫斯羡慕不已,每次阿莫斯夸赞西蒙的头发时,西蒙总是挠挠头憨憨的说:“嘿嘿,你喜欢你就拿走。”阿莫斯听到这话满脸黑线。 由于阿莫斯初来乍到,铁匠先让他做一些轻松的工作。西蒙锤炼钢铁时,阿莫斯在一侧观摩,需要浇水时,阿莫斯就提一桶水浇到烧得通红的钢铁上。阿莫斯的工作轻松,为了不让铁匠说三道四,他自己绑了一根扫帚做了一个簸箕,每天第一个起床打扫卫生,夜里收拾干净工作室后最后一个入睡。铁匠对他的小玩意很感兴趣,对他承诺:“你若是能做出可以销售的东西,我就不让你做活。”这句话对于阿莫斯来说算是一个天大的福利,为此他绞尽脑汁。在紫荆大陆生活的这若干年,他发现一项可以实行的重大发明,那就是剪刀。母亲在给他做衣服时没有尖刀,都是用锋利的刀子划开布料,这样既费时又费力,做出的衣服瑕疵百出。剪刀,就是阿莫斯改变这世界的第一项发明。 阿莫斯向哈里森说出这件事情,哈里森瞥了他一眼说:“想做就做,让西蒙帮你,但是如果没有银币进账,你就给我滚蛋。”阿莫斯在心里慰问了其祖宗三千遍,但嘴上还是装孙子答应下来,“没问题,请好吧您!” 西蒙虽然看起来笨拙,但是脑子绝不愚钝,阿莫斯紧紧给他描述了一次剪刀的大体形状,西蒙就做出了磨具。西蒙不可思议的看着阿莫斯,对他说:“你的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这种工具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阿莫斯抿嘴一笑,说:“傻样,我们来做吧。”整整一夜铁匠铺里锤锤打打的声音不绝于耳,当黎明的晨光照在紫荆大陆的一瞬间,剪刀这项改变世界的发明也问世了。铁匠铺为阿莫斯提供了充足的原材料,此刻的他正在磨刀石上做着最后一道工序,为他的第一项发明开锋开光。 哈里森看到剪刀时,嘴里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他惊讶的对阿莫斯说:“你很棒。”早餐比起稀粥相对丰盛,有蛋有肉,这是阿莫斯来到铁匠铺之后吃过的最好的一餐。早餐过后,哈里森擦擦胡子上的汁水,大手一挥,下令说:“批量生产剪刀!” 夕阳透过树叶照射在铁匠铺门前,温柔的光辉把飞鸟涂抹成一团光晕,夕晖不断攀升,最终定格在阿莫斯的脚下,稻城亚丁的夜晚降临千家万户。西蒙以累趴为代价,换来五把尖刀的问世,阿莫斯冷冷看着笑颜如花的哈里森,汗水已经湿透他的衣衫。哈里森自动过滤了阿莫斯幽怨的目光,他把五把剪刀分别放在五个装饰精美的盒子中,摸摸自己的八字胡,心里打着小算盘,匆匆奔向了布庄。阿莫斯冰冷的双眸一直盯着哈里森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黑夜中,阿莫斯的心降至冰点,仇恨的种子在他心中发了芽。西蒙依靠在门框边,发出了呼呼的打鼾声,阿莫斯看着这位憨厚的朋友,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走到厨房,准备他们“丰盛”的晚餐。 嘭嘭嘭。“谁啊。”阿莫斯揉揉黏住的双眼,挣扎着从床上坐起,靠感觉摸索着来到门旁边,努力抬起门闩。哈里森双目放光,好像饿了一百天的野狼,他迅速跳入房屋中,心中难掩激动的情绪,喘了口气后对阿莫斯说:“你猜我们的剪刀卖了多少钱?”“十金币?”阿莫斯念过经济学,他知道剪刀这东西刚问世价格肯定高的离谱,但由于技术简单原料简易,不出几天肯定烂大街,价格骤减,所以他给出一个中肯的价格。“对,整整卖了五十金币!而且我接了十把剪刀的订单!你们两个再睡两小时,两小时之后我会来叫醒你们。”放完这通屁,哈里森揣着沉甸甸的金币走向自己的房间,欢愉的口哨声响彻整个院落,但在阿莫斯的耳中就像是电锯般的噪音。“操你姥姥!” 阿莫斯再次慰问了买买提的全家。 静谧的夜,清冷的月高悬银河边际,阿莫斯与西蒙走出屋门,抬头望天。阿莫斯很想在这种静美的环境中高声吟唱一句: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但他考虑到笼中的鸡还在睡觉,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来到正厅,哈里森早已点上烟袋,优哉游哉的坐在躺椅上,做他的春秋大梦。见到阿莫斯和西蒙已经就位,他大手一挥,胡须一挑,说:“开干!” 又是一夜捶打声。 接下来的一周,哈里森剪刀以飓风之势席卷稻城亚丁服装行业。布庄,服装厂,以及各类大小服装加工点,凡是有财力的商家都以10金币购买了一把。而哈里森也大肆宣扬他的铁匠铺里出了一位天才,阿莫斯这个名字在稻城亚丁已小有名气。虽然知道阿莫斯的大号,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不多,此时的他正在铁匠铺中悲催的锤炼着一把又一把的剪刀。阿莫斯的推论没有错,剪刀刚问世时震撼全城,以每把10金币的高价抢购一空,但第三天城中几家铁匠铺均仿制出质量相仿的剪刀,并以每把5金币的价格出售,到第四天,全城几十家铁匠铺均有剪刀出售,价格为每把50银币。轰轰烈烈的剪刀效应到此画上句号,可见赚钱的永远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阿莫斯意识到在紫荆大陆上,是没有国家知识产权局来保护你专利的,只有你掌握核心的技术不外泄,才能真正把握住经济的命脉,进而作为国家的剑锋,屹立在世界的顶端。一个巨大而又诡异的计划在阿莫斯心中萌生,虽然他经常跪下祈求好汉饶他一条狗命,但真正的他绝非善茬,只看到他表面的人通常下场很惨,几乎没有人透过现象看到他的本质,毒辣,阴险。 “铁匠,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如何?”阿莫斯对桌而坐,双手交叉放在口鼻前,轻轻侧头,动作潇洒利落。哈里森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认真的阿莫斯,他收起蔑视的情绪,坐到阿莫斯的对侧,为阿莫斯斟了一杯茶,缓缓道:“说来听听。”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