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大公主
大公主

大公主 玉晚楼 著

连载中 永钰涴儿

更新时间:2020-05-09 05:39:00
《大公主》由网络作家玉晚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永钰涴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天之骄女的眼中,家国天下,有多少与众不同?都说:“无情最是帝王家”站在权力的巅峰,站在父亲强大骄傲的羽翼下,又会遭遇怎样的悲欢离合?家国大义面前亲情将如何安放?大公主,一曲盛世宫廷的华美篇章……...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启祥宫的耳房里,涴儿几人一直在等着大宫女们的挑选。但是等了近一个时辰,还是不见有人来传她们出去。正等的不安,便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宫女端着茶进来,涴儿三人忙迎了上去。 涴儿微微行了半礼,笑道:“姐姐好。不知道什么时候传我们出去?” 那小宫女打量了一下三人,将端着的茶放在桌上,笑道:“你们先吃杯茶,姑姑们还在里头伺候呢,许是还要等些时候呢。” 涴儿接过茶杯,笑着摸出一串铜钱借着拉手的机会塞进小宫女手里:“姐姐心疼我们,只是我们不知道这里的规矩,怕出了错。” 那小宫女笑着悄悄收了钱,安慰几人:“你们都刚来,只要别轻易出去,只在这屋里呆着,等着听传就不会出错。” 春杏这时想起早上被公主挑选时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根本没看到公主的样子,便问道:“姐姐,公主是什么样子啊。我早上吓得都没敢看呢!” 那小宫女脸上的笑容沉了下来:“我叫金环,以后你们叫我金姐姐就是了。别说你们,就是我也没怎么和公主打照面呢,我们这些刚来的小宫女是不能在公主跟前伺候的。何况,近身的四个宫女都是有品级的姑姑。其他大宫女也只能在大殿伺候,想近公主身边那得皇上和皇后发话才行。至于我们,连大殿都进不去,除了伺候师父学好规矩做好分到的事情,没事是不能出这屋子的。想进大殿,只能等主子出去了。打扫殿内各处时,才能进去两个时辰。你们想见公主,就看各自的造化了!” 涴儿听得心里一阵茫然,没想到宫里的规矩这么大,她们之前只学了怎么行礼,怎么进出,怎么请安,怎么禀奏。学了宫内各处掌事姑姑首领太监的职务高低,学了内廷官阶的具体划分,却没想到具体到差事上还这么多规矩。想起母亲的叮嘱,涴儿暗暗咬牙,一定要坚持到出宫回家的那刻。 看到三人脸上惊惧的神色,金环似乎微微高兴了几分,打量着涴儿笑道:“你们等着吧,我先出去干活了。” 她刚离开,就看到一小太监在门外小声地喊:“宝石姑姑传小宫女过去!” 涴儿三人闻言急忙向门外走去。一边走涴儿才想起由于宫里内外,都是沉寂一片严禁喧哗,上下太监宫女走动时都轻手轻脚不发出半点声音,就连金环刚才那一大堆话,也都讲的轻声细语,虽然声轻,却字字清楚。想必也是宫里历练的结果。 心里虽然紧张,脚下却不敢耽搁,涴儿和春杏、二丫忐忑地来到院子里。迎面便看到一名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大宫女正站在耳房的小院里。 涴儿三人急忙上前蹲下行全礼:“涴儿(春杏、二丫)见过姑姑!请姑姑安!” 涴儿这三个月来,特别用心苦练了行礼,虽然家里也学过,但是从没想如今这样要求严格。如今真正到了用的时候,反而不是特别慌乱,更多几分认真。 春杏起身时,也许是紧张,微微晃了一下。二丫则行的简单松懈,上身并没十分挺直。涴儿正在担心自己也会不会出错。那站在面前的姑姑却并没叫三人起来,三人只好继续蹲在地上,由于行礼时,双腿要前后错开一些,这时没叫起来,便渐渐重心不稳了。 涴儿咬牙坚持了,极力保持上身的挺直和脚下的平稳,一动不动地保持着行礼的动作。宝石看着蹲下行礼的三人,目光从每一张面孔上扫过。半晌才指着春杏和二丫淡淡地道:“起来吧。行礼都做不好。你们两个晚饭不用吃了!” 说毕,指着涴儿道:“你跟我来吧!” 涴儿不安地看了一眼绝望的春杏和二丫,跟着宝石向启祥宫的下房走去。由于永钰是公主,启祥宫的正殿,自然是永钰住了。但是永钰年纪尚小,平日所用不多,只正殿便已经足够。东西配殿做了库房,南面的下房由于没有低等级的妃嫔,便成了几个大宫女的住处,这也许就是服侍正经主子的好处!想到这里。涴儿隐隐地感受到了从前教导嬷嬷说过的,服侍主子的众多好处中最微小的一丝。 跟着宝石走进房内,涴儿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低着头规规矩矩再次行了礼。便听宝石淡淡地道:“嗯,规矩不错,起来吧!” 涴儿这才小心地站起来,向宝石望去。只见她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墨绿色宫缎棉袍,外面罩着酱色的挂珠羊毛马甲,梳的一丝不乱的二把头上插着一根银簪,手腕上戴着一只翠玉镯子,正打量着涴儿。 涴儿微微一惊,正要告罪,只听宝石轻轻点头道:“我既然选了你,那你我今日起便是师徒了,这礼不可废,你先拜师吧!” 涴儿没想到宝石这样干脆利落,看到旁边桌子上放着茶壶和茶杯,急忙倒了茶,走到刚坐下的宝石面前跪下,将茶杯举过头顶,捧给宝石道:“文涴请师父喝茶!” 宝石接过茶,涴儿急忙磕头道:“多谢师父收下徒儿!” 宝石看着跪在地上的涴儿,心中十分满意,脸上却丝毫不动声色地慢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问道:“名字不错,在主子跟前服侍,也还算端庄,我就不帮你重新再取了。你是镶黄的包衣?” 涴儿忙点头:“是,奴婢是镶黄包衣,阿玛在詹事府当差。” 宝石又问:“难怪这名字取得斯文,你若是能在宫里干得好,将来也是你父亲的体面。对了,你家里可有其他人进宫?” 涴儿小心地想了想,摇头:“家里从未有人进宫当差。奴婢是第一个进宫的。” 宝石打量着身量有些单薄的涴儿,心知这是皇后亲自挑人给公主选的,自然是杜绝一切和宫中有联系的人,要的就是在宫中无牵扯,伺候起公主能够尽心。她们当年也是这么被皇后挑在公主身边服侍的,想起皇后,宝石心中一凛,不觉严肃了几分。 涴儿敏感地察觉到了宝石的变化,束手束脚地站直了等着训话。这让宝石心里又满意几分,能察言观色是宫中生存的关键,不觉点头叮嘱:“你们平时除了主子不在时进去打扫,不得进入大殿。太监们负责打扫殿内的尘土和大件家具。你们负责打扫多宝阁和各处细微的地方,这些地方都是要命的!所以,日后打扫时每人相隔一丈,不得互相近身不得随意走动,不得喧哗,不得攀谈。这是为了避免碰撞万一弄坏了御赐的东西,就是主子都保不住你们。明天起,你们要跟着嬷嬷们进去打扫。每天卯时主子去上书房后,你们打扫两个时辰。午膳后回到我这里,我会另外派事情给你。可知道了?” 听着这些,涴儿深吸了一口气,将心里的恐惧压下去,低眉顺眼地答道:“是,奴婢记得了。” 宝石满意地站起来,看到涴儿不安的神色,安慰道:“刚进宫,总是觉得规矩大的吓人,其实呆久了也就好了。我们宫女,虽说是婢女,但是总归都是朝廷的人,若是做得好,得了主子赏识也能有了品级,出去是难得的体面,比不得那些六根不全的太监。你好好做,既然进来了,又能在公主这里服侍也是有造化的,将来出去也是不愁的。” 涴儿有些感激宝石这么安慰自己,不觉放松了三分,勉强笑道:“是,奴婢都明白。额娘也说过,进了宫要好好当差。” 宝石点点头,一边向外走一边吩咐她:“你先休息吧,我回来再和你细说。我这会当值,先进去了。” 涴儿忙跟着,送宝石到门口,这才墩身行礼:“恭送师父!” 宝石点点头,快步向内殿走去。 涴儿这才回身把东西放好,整理进宫后发下来的行李。虽然是宫女,因进宫时不许带进民间的东西,只许带贴身物品。所以内务府发下来的东西十分齐全,除了四身深绿色宫装,两身棉衣,还有各自的被褥巾帕,还有专发给小宫女的,每人两对样式新颖的银耳环,一对梅花,一对喜鹊。这让涴儿十分惊喜,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拥有首饰,何况还是工艺精湛的内造首饰呢! 落针可闻的大殿内,青黛平息静气地站在暖阁外,透过大殿的玻璃窗看着外面的小宫女给宝石行礼。刹那间,青黛一阵恍惚,初进宫的那一幕仿佛昨天一般清晰地涌入脑中,那种无助的恐惧让她至今难忘。 “宝石!”暖阁内传来永钰的低呼,青黛愣了一下,急忙应声:“主子,奴婢在!” 永钰顿了顿,低声道:“茶凉了!” 青黛立刻明白自己只顾看外面,竟然忘了给永钰换茶,心中一急,忙转身端了热茶进去。 暖阁内,永钰接过青黛递进来的茶,还没喝便随手放下,皱眉道:“换了!” 青黛忙伸出手指在试了试茶杯的温度,果然烫手,心中顿时慌乱起来,却还是勉强定了定神,立刻转身去换了温度正好的新茶。 尝了一口新茶,永钰扫了一眼满脸通红的青黛。青黛在身边服侍了三四年,从未出过错,今天倒是新鲜。 想了想,接了茶悠悠地品了几口,正想着自己该不该问话,青黛却猛地跪下连连叩头:“奴婢今天险些伤了主子,请主子责罚!请主子责罚!” 看到青黛主动认错,永钰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年纪毕竟还小,很多事心里也拿不准怎么处置。青黛是举动让她明白了阿玛额娘有时在人前的沉默竟然这么好用,心里立刻开心不少。只是想起额娘的叮嘱,对着下人必定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想法。 想到这些,不觉又故意沉默起来。青黛在下面叩头认错,想着永钰年纪小,自己都这样认错了,必定一句话让她起来今天这事就过去了。但是许久没听到动静,顿时心慌起来,正要再哀求几句。 这时,只听永钰清亮的童音淡淡地道:“你今日险些烫伤了我,倘若恕你无罪,那今后如何对待别人?” 青黛心中一沉,只觉双腿一软,竟瘫在了地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