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步步痴心
步步痴心

步步痴心 美心文 著

已完结 邹兰邹杨兵

更新时间:2020-05-21 18:36:16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步步痴心》的小说,是作者美心文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原本以为只是孤儿,被所的人抛弃,当他说他爱她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珍藏这份感情,一步一步,不让自己出半点错,直接她出现,她抢走他的未婚妻,抢走她仅有的温暖,更令她惊讶的是,她还抢走了她的亲生父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邹兰也不知道吴普行是醉着还是清醒了。但是这个问题用得着问吗?邹兰的心里涌上来一股恨意。如果不是吴普行,她即便和爸爸吵架了,倒时也就跟他认个错,再想办法说服他就可以了,生活还是会很美好的。至少在经历了这些天的日子之后,邹兰是由衷的这么认为,从前她所苦恼的事情如今看来都已经不算什么了。她本来就是无辜的,是吴普行这个变态莫名其妙地冒出来,要针对他们,对他们一家做了许多不可原谅的事情。“你肯定是这么想的。”邹兰的思路被吴普行的声音打断,“但是我要告诉你,就是你那位好爸爸害死了我的父亲母亲!他们本来在邹杨兵的手下做事,两个人都只是普通的员工,但是一个意外让他们发现了邹杨兵的秘密……”邹兰愣了一下,她不知道曾经有过这样的事情。“这件事被邹杨兵知道了之后,我的爸妈再三保证不会泄露出去,并且准备带上我远走他乡。可是邹杨兵那个畜生为了掩盖自己做的丑事,表面上装作相信了,暗地里却找了人要将他们灭口!”吴普行的声音变得无比悲怆,他开始沉浸在了那段悲伤的往事之中。“那天是他们最后一天上班,在下班的路上爸爸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自己正在被人追杀,情况很危急,如果他们今天没能活着回去,警察调查起这起事故的时候就告诉他们,他们是被邹杨兵谋杀的!”吴普行嗤笑了一声,“但是你那个畜生的老爸势力太大了,他把这件事情压了下去,最后那场车祸被说成是意外,而我的话没有一个人相信。”“你胡说……我、我才不会上当,如果我爸爸真像你说的那样,把你一起解决掉不是更好?”邹兰不相信吴普行的话,他一定是为了让自己痛苦,换了一种方法来折磨她,所以才瞎编了这个故事,一定是这样的。“愚蠢的女人!”吴普行骂道,“你倒是长了个猪脑袋,一点没继承到你爸的‘优点’嘛。那个时期那么敏感,如果我出了事,自然第一个要怀疑邹杨兵,倒时说不定连带那起车祸都要重新调查了。反正你们一家子全是杀人犯,你就安心等着受死吧,你们谁都别想逃!”吴普行的话让邹兰打了一个寒颤,她真切地体会到了他话里的恨意,甚至包括他的决心邹兰也可以感受得到。莫非他说的事情是真的?吴普行说完了这一通事情之后,似乎非常的疲惫,他翻了身就睡觉了。但是邹兰再也睡不着了,虽然她的身体很累,但是她这一整晚恐怕都无法再合眼了。她的脑海里来来回回地回响着吴普行说的话,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她的爸爸邹杨兵真的做了那样的事情吗?邹兰不停地问着自己这些问题,她不住地为自己的亲人开脱,又不住地怀疑他们。邹兰还明白了一件事,如果昨晚吴普行说的话是真的的话,那么他其实根本不打算放过邹氏!他甚至还想着要自己的命!那他这段时间的忍耐都是为了什么呢?原来他所说的一切,他所做的承诺全部都只是欺骗她的谎言。吴普行指不定怎样的为自己的顺从表现洋洋得意呢,他一定在心里暗骂自己的愚蠢,这样就相信了他。想起吴普行说要弄死她的话,想起他掐住自己脖子时的力道,想起他说过的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的话,邹兰的心便再次被恐惧充满了。该怎么办?原本以为只要逆来顺受就可以保证邹氏和爸爸的安全,现在看来这样做已经行不通了。她必须逃走,必须逃回去通知爸爸这件事,让他们小心。想要逃走谈何容易?本来那天在吴普行的公司里,与他达成了那个协议之后,吴普行就不怎么限制邹兰的自由了,因为即便敞开着大门,邹兰也是绝对不敢逃走的。但是现在吴普行既然已经让她知道了是骗她的,那么他肯定会再次限制她的自由,邹兰根本没什么逃走的机会。考虑着这些事情,邹兰只觉得身上一阵发冷,在像这样不断的辗转反侧之中,她最终还是抵不住疲劳陷入了昏沉的睡眠之中,但她还没来得及享受睡眠的好处,就被睡在身边人的人给弄醒了。今天是周末,吴普行可以休息不用上班,他也没有额外的工作需要完成,因而可以在家休息。虽然昨晚喝醉了,但吴普行还是按时起了床。宿醉留下的后遗症让他皱眉,吴普行转头就瞧见了当时还在睡觉的邹兰,他没好气推了邹兰一把,在她迷迷糊糊转醒之后,板着脸用惯常对邹兰使用的命令语气说道:“去厨房准备早餐!”厨房有专人负责,每天早晨都会按时准备好热腾腾的早餐,这个时间点大概都已经完成了吧?邹兰的状态很不好,而且听了昨晚吴普行所说的话后,她已经不相信他会放过邹氏,放过自己的爸爸了,她没那么傻,在得不到好处的情况下自己贴上去给吴普行作践。因而邹兰只是睁了下眼,转了个身又闭上了。她的举动让吴普行愣了一会儿,他冷笑了一声威胁道:“怎么?还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了?你不管邹氏了是吧?那我现在就立刻打电话,让他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吴普行的威胁就像家常便饭一样,每天邹兰都要吃上三顿,和那些凌辱一起,但这时他的话却猛然引起了邹兰的注意。他昨天自己都说了要弄死邹兰,说要搞垮邹氏,要对邹杨兵进行报复,现在却又拿这件事威胁邹兰,这太奇怪了!邹兰猛然想到,莫非吴普行忘记了他昨晚说过的话?她还记得当时他身上浓浓的酒味,便是现在,这酒味也依旧没有消退。这个可能在邹兰的心里扎根,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这时得不到回答的吴普行早已失去了耐心,他一把抓住邹兰胸口的衣服,将她硬生生地拉了起来面对着自己。“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咬牙切齿的话一个字一个字从吴普行的口中蹦出。邹兰垂下眼睑,问道:“如果我听话,你真的会放过邹氏?”她这话本来是试探,她想再确认一次吴普行的想法。吴普行重重地哼了一声,用威胁的语气说道:“如果你现在再不去为我准备早餐,我就要收回自己的承诺了!”邹兰听到这些难听的话语心里却是一喜,他应该是真的不记得了,那么他就不知道邹兰已经明白了他的打算,以为她还在傻乎乎地听从他的话,任由他捏圆搓扁,就不会产生戒心,禁锢她的行动。这样……她就有机会逃走了!这个发现让邹兰的心情瞬间变得激昂起来。既然吴普行怎么也不肯放过邹氏,还扬言要杀死自己——昨晚吴普行也的确差点儿将她掐死了,那么邹兰也只能破罐子破摔,如果邹氏注定保不住,她至少要保证邹杨兵的安危。邹兰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垂下了眼睫毛挡住自己眼睛里的神色,对吴普行轻声说道:“你先放开我,我去准备早餐。”邹兰的音色本来就好听,这时的语气又很柔和顺从,吴普行很满意,他不仅放开了邹兰,还帮她整理了下睡衣,嘴上说着:“这就对了,跟我对着干没什么好处。”邹兰下了床,进洗手间洗漱了一番,然后来到衣柜前找出了一套衣服,背对着吴普行开始换上。邹兰知道吴普行在身后看着她,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的视线,随便怎样都好,现在最要紧的就是逃走。他喜欢看就让他看吧,等她逃走以后,就再也不用遭这种罪了。邹兰走到厨房,将做好的各色早餐带到了吴普行的卧室,期间还领受了无数厨房阿姨的白眼。吴普行已经洗漱完毕,正靠坐在床头拿着一本书在看。邹兰将早餐端到他面前,问道,“你要吃什么?”“粥吧。”吴普行说道。邹兰将粥递给了吴普行,吴普行接了过去,他看了邹兰一眼,突然笑了一下,手一甩就将这碗热粥扔了出去。邹兰就站在吴普行的身前,这时自然就被热粥泼了一身,还有一些溅到了她的脸上。盛粥的碗摔在了地上,碎掉了。幸好这粥为了方便吴普行食用,已经放凉了些许,不至于非常烫。“怎么这么不小心,去,重新端一碗过来。”吴普行重新拿起了那本书,再次看了起来。邹兰站在原地,身上都是黏糊糊的粥,平常她受到了这样的对待时,为了邹氏和爸爸,她都使劲地忍着,但是在得知了吴普行是骗她的以后,邹兰的耐心顿时减少了许多,她对吴普行的容忍也跟着变少了,因而现在他的这种行为就让邹兰很不爽。邹兰紧了紧拳头,在吴普行察觉什么看过来之前,走进洗手间换了一套衣服,按照吴普行的吩咐又去为他盛了一碗粥过来,好在这次他没有再摔了。“记得把地面打扫干净。”开始吃粥的时候,吴普行还不忘如此吩咐道。邹兰默默地做着清理的工作,不断地提醒自己只要再忍一会儿,再忍一会儿就行了。这一天是漫长的,吴普行变着法子折腾邹兰,让她很是难堪。邹兰甚至忍不住在想,吴普行一天要花多少时间来想整治她的花招呢?因为这一整天吴普行几乎都在盯着邹兰,她找不到逃走的机会,包括第二天也是。直到第三天,吴普行去公司上班了,邹兰才有机会逃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