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前夫,复婚恕难从命
前夫,复婚恕难从命

前夫,复婚恕难从命 煎饼卷大葱 著

已完结 龚雪儿

更新时间:2020-05-18 05:17:31
《前夫,复婚恕难从命》由网络作家煎饼卷大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龚雪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本来就是被逼的,本来就不是心甘情愿!嫁给他稳固家庭地位应付各种女人,真是受够了。 “宿先生,我说我想离婚。” “我跟那女人只是逢场作戏。”某人如是解释。 她知道,可是她还是恶心。 “女人,嫁给我容易,要离婚?做梦!”...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宿少桦仰着头眯眸看着他,眼神晦暗,唇角掀起淡淡的笑容,黑色短发下眸子散发着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沉:“宿太太,我再说一次,坐下来吃饭。”

仿佛是有些头疼,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间:“剩下的事情吃完饭再说,或者是我跟洛先生好好谈谈?”

洛依人下意识的抬眸看向了他,毫无预兆的撞进男人熠熠深沉的黑眸之中。

心跳猛然慢了一拍,望着他那张俊美的脸,不得不说,宿少桦真是长了一张帅的让人脸红心跳的脸,干净俊朗,优雅又不缺魅力。

只不过,不干净了而已。

洛依人没有说话,依旧站在原位上,杏眸复杂的看着宿少桦。

如此的行为,让胸腔中的怒火燃烧了起来,宿少桦径直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挺拔的长腿走到洛依人的身边,低低的笑了下:“宿太太,这份离婚协议书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

的确,她早就准备好了,从三年前开始,身边就准备了好几份。

不过,洛依人什么都没有说,抬着眸,脸上的面无表情像是面具一般稳稳妥妥的挂着,黑白分明的眸子就这么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洛依人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

猛然,宿少桦俯下身来,看着她冷静的一张脸,薄唇贴着她的耳骨,气息带着炙热,像是恋人间亲昵的耳磨厮鬓,一字一句的道:“宿太太,别忘了我的身份,也别忘了你的本分。”

猛然,纤细而微卷的睫毛细细密密的颤抖了起来,洛依人脸上原本的宁静被一点一点的敲破,没有几秒钟,原本还泛着红润的脸苍白如纸。

屏住呼吸,洛依人原本就紧紧揪着的心脏像是突然失重了一半直直的往深渊掉:“宿先生。”她开口,声音沙哑:“宿先生。”

她唤着,仿佛只会这么一句。

宿少桦却很满意,一双黑泽的眸子看着她的侧脸,她的肌肤细腻如最上等的白瓷,睫毛更是剧烈的颤抖着,神经崩的很紧。

宿少桦也不再说什么,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下巴扬起点了点对面的座位,语气低沉,带着命令:“坐下吃饭。”

洛依人咬住唇瓣,想要抗拒,可是宿少桦那宿家独子的身份摆在这里,并不是她一个洛家不受宠小女儿能够比肩的。

最重要的是当初嫁给他父亲说的很明白,如果被赶出宿家那么也最好趁早收拾好东西滚蛋,想到这里无能为力只能够坐下来,看着面前香糯的小米粥,丝毫没有胃口。

一顿饭食不知味的吃完,洛依人双手放在桌子上,安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吃尽碗中最后一口粥,这才出声:“宿先生,这东西……”

话没有说完,只是眼神瞟了过去,静静的看着一旁的离婚协议书。

勾唇笑了笑,勺子轻巧的放在青花瓷碗中,一只手搭在椅背上,深邃的目光聚焦在她的侧脸上,性感的嗓音响起:“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签的?”

杏眸很是漆黑,抬起不解中泛着着急的看着他,细白的牙齿松开了自己的唇,声音轻轻浅浅的,但是却仿佛砸下来的惊雷:“可是你刚刚说吃完饭……”

黑泽的眸子瞬间温淡了下来:“宿太太,我不会签的。”

手指甲几乎要没入掌心,洛依人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眸色有些暗淡,声音软软的,仿佛带着点点的恳求:“那么宿先生怎么样才肯签?”

蓬勃的戾气燃烧着,空气中带着几秒钟的死寂。

四周安静的可以听到大笨钟滴滴答答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宿少桦低低的声音再次响起,眸色变得暗藏着阴鸷,染着笑又仿佛藏着怒意:“宿太太就这么希望离婚?”

没有等洛依人回答,一米八五的身子猛然站了起来,俯身,越过桌子,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伸了过去,捏住她的下巴,俊美的容颜凑到了她的跟前,呼吸炙热,低笑:“我偏偏不想如了宿太太的心思怎么办?”

宿少桦嘴角勾起了的弧度和嗓音都很淡,却也抵不住那股侵犯感极强的存在感:“这段婚姻我偏生要人尽皆知。”

洛依人的瞳孔猛然睁大,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却无能力为。

隐隐的铃声响了半分钟,洛依人才将自己的视线和宿少桦的错开,口袋中干净的屏幕上经纪人的电话呈现在上面,素白的手指接了起来。

“依人,你的通告是上午十点的,现在已经九点了,赶紧过来吧。”

“好的。”有些疲倦的摁了摁眉心,侧眸看了一眼桌面上的离婚协议书,又看了一眼丝毫没有签字想法的男人,洛依人也不再说什么,拿起一旁的手包径直朝外面走去:“我会去大厦的,在那等我就好。”

电话刚刚挂断,手臂就被人从后面拽住,她转身便看到一张勾着唇瓣的俊脸:“宿先生。”

“你这是去哪儿?”

淡淡的略带低哑的嗓音,黑眸锁着她的脸蛋。

洛依人心悸他的身份,但是实在是不想要和他做过多的纠缠,便乖乖的将自己的地址报给他,还好宿少桦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放开了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