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娜的流年之浮生换空城
娜的流年之浮生换空城

娜的流年之浮生换空城 俗人就很好 著

完结 璐陆总

更新时间:2020-05-08 05:02:43
新书《娜的流年之浮生换空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俗人就很好,主角璐陆总,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小说已七个个性鲜明的主人公的情感故事发展为主线,诠释了当代80后面对爱情、亲情、友情、权利、欲望等诱惑与考验的种种抉择。其中穿插了许多心理疾病的变态案例、骇人听闻的灵异故事、扑朔迷离的刑事案件...能有这些故事的融入,正因为主人公的职业身份:法医、心理咨询师、催眠大师、通灵者、天眼者等等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下午13:50分,勤学楼的二楼多功能会教室里,人头攒动,由于是李教授的课,课座率一向高的出奇,下午的《毒物分析》更是结合了理论与实操的一门课程,是法医必须掌握的必备课程,所谓的毒物分析课程大体是分析化学,尤其是以现代仪器分析为基础,以能损害生命正常活动的读物为对象,并对其进行稳定性和定量判断,从而服务于国家法制建设的一门应用型学科。

不多时,李教授与其助教张老师一同走进了课堂,今日的李教授与往日授课并无不同,但是在易娉眼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或许是因为在皇家偶遇的那段经历,总让她觉得看眼前这个教授时,多了一点其他的判断,显然,今天也是要做课题报告和实操的,张助教那满满两大箱子的东西,让易娉觉得今天的课肯定很有趣。

课上,李教授果真与学员们分享了自己在重案组当法医顾问时,协助侦破的一个非表象毒杀案件的始末,所谓非表现是指通过简单的技术侦查和案件分析,无法立马下结论,确定被害人的明确死因与毒物有直接关联。一般这样的情况下,除了要提取被害人的血液、胃溶液等做基本的排查之外,还需要借助别的精密仪器进行多次测验。

这无疑是一场生动的课程,信息量大、流程紧凑,2个半小时下来,竟然学员各个都觉得欲求不满,想要追课半小时做提问时间。李念清也是北医大的老朋友了,在界内名声很好,一般学生有这样的要求,都会应下,但是唯独今天,他却推却了“各位同学,真的很抱歉,由于本人下课了有一个重要的约,所以请大家把遗留问题记下来,下节课上课前,我先給大家提问的时间,现在下课。”

易娉埋首整理着今天的课堂笔记,张助教走了过来俯身说到“易聘同学是吧?”易娉错愕的看着他,点了点头,“是这样的,我们教授说让你去职教楼他的办公室一趟。”说完就走开了,哎呀,差点儿忘记这个事情。这时,易娉心里才泛起了嘀咕,到底是什么事儿呢,还让我特地要到办公室谈。想归想,毕竟对方是教授,易娉还是不敢怠慢的。

易娉收拾完东西,匆匆的就往职教楼赶去。刚刚爬楼梯上二楼,拐角处就遇到了李念清,“你先去停车场等我,我一会儿下来。”支开了张助教,李念清朝易娉招了招手。心通通的直跳,易娉寻思着是不是因为前天在皇家被教授撞见,要找她谈话?要揭发她?要影响自己的学分?易娉蒙了,赶忙跟着进了办公室。

门被关上,易娉的心不由得一紧,想想肯定不是什么能见度高的事儿,不然又是支开助教又是关门的,屋内的气氛顿时显得很尴尬,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坐吧,别站着了。”发话间,李教授递给易娉一杯茶,自己则坐在了易娉对面的沙发上。

一杯热茶捧在手上,多多少少还是暖了易娉的心,她定了定神,坐了下来,捧着茶低头不语,等待着李念清发话。“我一会儿还得赶一个讲座,也就直奔主题了。”李念清清了清嗓子,缓缓到“晓兰的事儿首先谢谢你,上次在地铁站你急着回家,我也没好多留你。”“嗯,小事情。”易娉此时觉得言多必失,不说话为妙,所以还是那么坐着,看着杯子里的茶水冒着热气,熏润了她的脸。

“其实,我找你来是受人之托,你也见过,之前在皇家的陆总。”易娉嗖的抬头,狐疑的看着李念清,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谈话内容,她和那个风云人物仅是一面之缘,怎得就劳烦他托李教授給自己传话了呢?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李念清继续到“对于那天的事情,我想我不说你也清楚,我呢不会在北医大说在皇家见过你,我相信你也不是那种喜欢搬弄是非的孩子。”真够直接,易娉脑子里蹦出来的仅是这个念头,眼前的这个衣冠楚楚的大教授,还真是够开门山的。

既然他那么直接,易娉的性子也不是喜欢藏着掖着的人,反正大家把话挑明了更好,何况也不是说自己在皇家打工的事情。“好的,李教授放心,我有分寸。”见她应下了,李念清是满意的,继续到“其实今天找你,是因为陆总相拖,我相信你也是知道的,陆总他是咱们BJ数的上号的人物,先不提别的,就光光他的产业就足以影响很多个市场走向,咱们不看远的,就拿进的说。。。”还未等李念清讲完,易娉说到“真的不是有意打断您,但是李教授,您到底要说的是什么,可以直接点,我是怕耽误您的讲座。”

李念清挑眉,上下打量起眼前这个看似清瘦但是骨子里都透着倔强和灵气的姑娘,虽说这个易娉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几岁,但是远要比自己那个闺女成熟的多。再想想她会在皇家那种地方打工,定也是家境不好,经历过很多的事,她在课上的表现一向优异,连好些个学长都自叹不如,要是投个好人家,指不定现在已经有大出息了。

收回思绪,李念清嘴角上扬,似笑非笑,看的易娉有些发憷。或许刚刚自己说话太不給李教授留面儿了,还没来得及悔青肠子,只见李教授笑盈盈的说到“即是如此,我就也不绕弯子了,陆总他瞧上你了,让我来做媒人,牵个线。”然后不再说话,等待着易娉的反应。

”李教授,我觉得您这个玩笑有点过了,作为一个名校的客座教授,对自己的学生讲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没有师德?”一鼓作气,易娉把话说话,放下杯子就欲起身离开。李念清见状,似是早有预料,也不多言,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陆总是何等人物,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没有失手过。”

易娉只觉得讽刺,这样的谈话真的是头一回,头一回有人那么赤裸裸的把人性的丑陋展露在她的面前,她觉得自己片刻也不想待在这个屋内,起身招呼也没打,打开门就走了出去。一开门,刺骨的寒风袭来,吹乱了易娉的短发也吹乱了她的思绪,随手把门带上,她站在走廊里,望着远方成排的教学楼思绪万千。

呵,陆总。好一个陆总,我倒要看看,你打算拿我怎么样,还能吃了我不成,如是想着,易娉头也不回的下楼,朝教学楼方向走去。走廊的另一半,站着一个女子,刚刚易娉从李教授办公室走出来的场景,全然被她收入眼底,连带易娉站在门口出神也没有放过。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李念清的女儿,莫晓兰。

晚上的自习课,莫晓兰上不了,因为要赶着去“BestCake”打工。从职教楼李教授办公室出来之后,易娉就去了图书馆,借了几本最近需要备课的书,看着天色不早了,易娉匆匆忙忙从图书馆出来,往北大的校门口走去,北大还是很大的,分别有两大一小三个图书馆,大门在易娉的北边,由于节约,她并没有舍得买辆自行车,从图书馆到大门步行至少需要20来分钟。

看了看表,易娉决定跑起来,迟到一次扣50块钱,易娉可不想和钱过不去。路过食堂,顺路买了2个煎饼和一袋豆浆,这个就是易娉的晚饭了,“BestCake”在步行街上,BJ的消费虽然不是很高,但是易娉的原则是能省则省,食堂总比外面的饭菜便宜,所以一般食堂都是易娉的首选。

不远处,早上在公交站台尾随易娉的鸭舌帽黑衣男子再次现身,他躲在亭子里,将易娉身上发生的种种都定格在了小小的镜头里,夜色渐渐降临,寒意笼罩夜空。抬头看去,一片雾蒙蒙的,BJ的天气就是这般,多雾多雨也潮湿,易娉习惯了这样的天气,但是还是不由觉得脖子里凉飕飕的,紧了紧大衣,小跑着朝夜色中奔去。

晚上5点45“BestCake”更衣室里,传来了嬉闹声,不用看也知道定是黎冉那个鬼丫头又在调戏易娉了。两个人推推嚷嚷的从更衣室走出来,恰巧遇到潇亮潇店长,黎冉借机推了一把,将易娉往潇亮身上推去,一个踉跄,易娉没有站稳,直挺挺的就往潇亮的怀里倒。易娉倒是没什么,潇亮的脸却是红的厉害,估计只有他自己能晓得,自己魂牵梦萦的女神倒在自己怀里,是个什么滋味儿了。

“哈哈哈,潇店长,恭喜恭喜,抱得美人归啊,良宵吉日,要不小的我送你们进洞房?”不提还好,一提潇亮的脸红的和猴屁股有的一拼,再看易娉倒是淡定的很,推开潇亮站稳,恶狠狠的瞪了黎冉一眼说到“还开工不开工了?小心潇店长扣咱们工钱。”说完率先朝前厅走去,黎冉无奈只得一脸同情的看了看满脸无辜的潇亮,跟了上去。

到了晚上8点多,忙碌的小高峰总算过去,易娉和黎冉也算是可以喘口气了,俩人挤在厨房里洗杯子,冷不丁的黎冉说到“我说易娉大人,还板着脸呢?不要生气了嘛,給你说个好消息,消消气好不好?”易娉听闻没有多言,还是不打算搭理她的样子。

“好嘛好嘛,我发誓下次再也不敢了,再拿你逗乐子,我就天打雷…”还没等她的劈字说出口,就被易娉拦下“口无遮拦,劈劈劈,你就永远被劈腿还差不多。”黎冉知道易娉的性子,刀子嘴豆腐心,知道她这是不生气了,所以立马转移话题“我上次和你说的事儿,还记得吗?”“嗯,记得,怎么了?”

“我和你说,你的衣服我可帮你买好啦,周日晚上18:30的局,你和我一会儿记得都去请假去。”易娉愕然,顿一顿没有说话“好啦,我就知道你一听到请假扣钱就来劲,这样吧,我給你钱你也不会收,就你那倔脾气,我給你选的礼服和配饰到时候送给你做补偿,这样可以了吧?”

易娉知道,黎冉对她还是没有坏心眼的,有些时候易娉她也愿意放下自己的傲气和自尊,接受一些黎冉的“馈赠”。想了想,易娉开口到“我们去干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还能骗你不成?什么时候我給你吃过亏啊,放心吧,我接你去也会把你安全送到家的。”听到黎冉这么说,易娉也不好再说什么,乖乖的答应了下来。

临近9点,快要下班了,好不容易耗到这个点,黎冉早就安奈不住寂寞的心,想着一会儿和朋友们的聚会了,易娉自然是不喜欢参加这种聚会的,和不熟悉的人,她始终还是玩儿不到一起去。待“BestCake”熄灯、锁门之后,员工们纷纷散去,“要不我带你吧,我今天去伯父家里有事儿,顺道。”说着,潇亮推着哈雷走了过来,看着易娉等待着她的回应。

其实,潇亮还是很优秀的,虽然是“BestCake”的店长,但其实他的家境还是不错的,在BJ有2套房产,父母都是老师,名牌大学的学生会主席、篮球社社长、情感史空白、高大帅气…简直就是很多少女的白马王子形象,但是易娉就是对男女关系木讷的很,她也不是不善于捕捉一些异性传递过来的讯息,她只是自动屏蔽选择忽略罢了。

眼看外面熙熙攘攘的还都是人,人群中三三两两的都是小情侣,时不时有年轻姑娘走过,都会多看潇亮几眼,这让易娉有点尴尬,应声也不是,不搭理更不是,就这么杵着半天也不吱声。潇亮知道这丫头局促了,赶忙解释到“我就是看这边到地铁走挺远的,你还得转公交车,最近晚上治安不太好,所以想顺道带带你。”

不说还好,一说起来易娉就想到近日来确实有些新闻在报道一些失联少女,再怎么说,她还是个姑娘,与其自己回去,不如让眼前这个知根知底的店长来的更为妥当。“好吧,那就麻烦你了。”“好嘞!”潇亮掩饰不住的激动,发动他的哈雷VRSCDX开到了易娉身边,拿了个头盔给她“到我后面坐好,抓紧我的衣服,我会开慢点,还有这个手套带好,我怕你冷。”

对于潇亮的贴心,易娉是习惯的,一直以来他都和大哥哥一般照顾着自己,由于是第一次坐他的车,易娉不免有些紧张。虽然易娉不懂机车,但是光瞧着就能知道这辆车子的价值不菲,她听黎冉说起过,潇亮这车有1250CC的排量,跑起来很带劲儿。

易娉轻巧的坐上潇亮的车,带好头盔和手套,拍了拍潇亮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走了,然而手却死死的拽着潇亮的衣服口袋,生怕飞出去的样子。潇亮自是知道她害怕,微微转动油门转把,朝远处驶去。

不远处,一个黑色的背影闪过,看不清长什么模样,只看见他的黑色Nike牌鸭舌帽很是眼熟,不多时,他就转身消失在黑夜中,不知去向。

毕竟是冬天,没有坐惯机车的易娉还是冻得瑟瑟发抖,刚刚到家门口,也来不及好好道谢,易娉就冲进屋里洗了个热水澡,洗着洗着,想起了白天在李教授办公室的一幕,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易娉不喜欢这种感觉,心里头堵得慌,李教授的话一直在她耳边环绕,她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内幕,但是想来也不会简单。

他李念清是什么人?在医学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随随便便的人或者诱惑是绝迹请不动他去帮忙做事情的,更何况,对象还是她一个小毛丫头,没权没势和陆总还是萍水相逢,她实在想不明白是什么事情能促使李教授这么做,而那个陆总又有什么样的初衷。

看上她?她是绝对不相信的,但是她一个小老百姓,又有什么值得让他陆总费心思的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简直要疯了。易娉越想越觉得事情不简单,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她易娉也不是好欺负的主,李念清你还是省省吧,【别想拿我当棋子】

莫晓兰怔怔的看着易娉出神,这时风韵的女子走了过来,随手递给她一杯咖啡说到“你还挺关心她,看来和你关系不错。”莫晓兰接过咖啡,回过神,脸上随即恢复了笑意,调皮的把头靠在女子的肩膀上,笑盈盈的说“哪里,莫不是你吃醋了?”女子笑而不答,吃醋?这个小年轻之间才会用到的词汇,放在自己身上,很不是味。“其实,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和我父亲有点牵连,具体是什么关系,我现在还没有理出头绪来。”冷不丁的,莫晓兰面色凝重的喝了一口咖啡,不知是不是咖啡苦涩,竟使得她蹙眉,盯着手里的咖啡出神。

很久没见过莫晓兰有这般神情,女子不由的一愣,能和莫晓兰的父亲李教授扯上关系,必定不是路人甲与路人乙的关系那般简单,看来这个在自己工作室里躺着的姑娘,不仅仅是被催眠那么简单,那么到底催眠她是何目的呢?她与李教授又有着怎样的牵连呢?不由得,女子竟也捧着咖啡,看着窗外,思绪万千。。。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