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红楼惊梦之黛灵
红楼惊梦之黛灵

红楼惊梦之黛灵 沧海明珠 著

完结 黛色龙王

更新时间:2022-11-22 15:53:02  人气:
主角是黛色龙王的小说《红楼惊梦之黛灵》此文是沧海明珠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一个空谷幽兰般的女子,绝尘的美貌,绝尘的才情,让人不忍心靠近,只怕一不小心,绝尘的她便会轻轻的离开,再也无处找寻。他,一块浊世美玉,干净的皮囊,可笑的痴情,纵有千般宠爱在身,又怎么能摆脱世俗的污浊?即使抛弃荣华万千,奈何终究一梦,梦醒后一切皆是空。她,瑶池王母的半支弃簪,不甘心被尘埃的掩埋,一心下凡,只为了实现那繁华世间惟我独尊的得意与荣耀。明枪暗箭的算计利用,让纯洁的她几乎送了性命,更让他一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拜天祭祖,过个年啊,真是累人。不过贾母这个年纪的人,就喜欢年呀,节的,一家老小,开开心心的坐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啊。

贾母也正好趁此机会,在先祖的牌位面前,默默的祷告一番,顺便跟自己的丈夫,念道念道一年来的心事。

欢欢喜喜的过了年,贾母打发走了各位管事的媳妇,如今元Chun已经报进了今年待选,宫中年前已经有教习嬷嬷前来验看,算是过了第一关了,Chun节一过,便有礼仪嬷嬷驻进府中,教习元Chun宫中的礼仪,这会儿只有四岁多的迎Chun在贾母跟前,贾母又叫人抱了快两岁的宝玉,和正在襁褓中的探Chun在跟前逗弄解闷,闲杂事情,一概不管。

这里正说些闲话,便听见林之孝家的带着家人抬了两个大箱子进了荣禧堂。

小丫头子在鸳鸯跟前小声回了,鸳鸯便笑着对贾母说:“老太太,昨儿还只管念道姑太太,可不今儿姑太太就打发人送了过年的礼来。”

贾母听了,自然是十分的高兴,忙道:“快叫进来。”

林之孝家的便叫几个婆子,抬了箱子进了内室。贾母便下了罗汉床,扶着鸳鸯走到屋子中间,鸳鸯忙命人开了箱子。

整套的四季衣裳,一共是八套,Chun夏秋冬各两套,玉簪搔头一对,玉观音一座,玛瑙镯子四对,祖母绿赤金戒指两个,各种补药若干包,给各位哥儿姐儿的笔墨新书玩器若干,打赏丫头们的金银镯子,簪子各数对……一样一样,鸳鸯拿出来,放到贾母手里,贾母摩挲一阵,端详一阵,评说几句,又叫鸳鸯仔细的收起来,如此反反复复,直看了大半天,林之孝家的见贾母有些累了,忙上前劝道:“老太太,这些东西,姑太太已经叫人给送来了,您且收着慢慢看也罢了,没得累的脚都酸了。那姑苏来的人,老太太见是不见?”

“见呀,快请进来吧。”贾母刚才只顾着看东西,竟然忘了叫贾敏打发来给老太太请安的管家娘子进来说话。

一时,林之孝家的出去,请了四位管家娘子进来,四人大概都在三十多岁上的年纪,一色都是素雅的锦缎衣裳,既尊贵有不张扬。

“快请坐吧,我这都老了,精神竟是不如从前了,刚才只顾着看东西,累你们几个在外边等着,可曾有茶水伺候?”贾母坐在罗汉床上,带着慈祥的面容问道。

“会老太太话,刚才在前面厅里,周嫂子一直让着呢,茶水点心都是齐备的。”带头的嬷嬷忙起身回话。

“快坐下吧,鸳鸯,把前儿刚得的武夷山的水金龟沏来,给几位管家娘子尝尝。另外把昨儿史家送来的几样点心摆上来吧。”贾母一边摆手叫嬷嬷坐下,一边吩咐鸳鸯去拿茶点。

“老太太,我们夫人,天天的念叨您呢,您身子还硬朗吧?”

“我很好,你们回去,跟你们家夫人回吧,我呀,每日就是捡着爱吃的吃几样;爱听的新鲜戏文呢,就听两出;烦了呢,就跟这几个小孙子孙女玩乐玩乐,每日里呀,清闲的紧呢。你跟你们夫人说呀,就说我的话,她如今有了姐儿了,凡事都要Cao心的,当娘的心,我是知道的,只是别累坏了自己个儿,将来终究要吃亏的。我自己养的闺女我知道,她呀,心思就是重些,凡事总是太执着,你们回去就说我的话,叫她多想开些,实在是想着你们家老爷没个儿子继承香火,就是纳个妾室又如何呢?我看你们家老爷倒是个实心的,只怕我闺女平时倒还劝着他点儿呢,只怕他心实。”贾母这里,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堆,不过是唯恐自己的女儿受累罢了。

“老太太的话很是,我们家老爷跟夫人伉俪情深,夫人为了老爷,时常劝他这些话,只是老爷不肯,夫人也没办法,如今姐儿快一周岁了,我们做下人的瞧着,我们老爷竟是十二分的钟爱我们大姐儿呢,每日里给她念些个诗啊文的,只怕不是当作了男儿来养着?”

众人听了此话,全都唏嘘林如海对贾敏一片痴心,贾母心中安慰,脸上自然是带着畅快的笑容。

当时,贾母便叫留饭,四个嬷嬷便陪着贾母用了午饭,说了一回闲话方下去了。

鸳鸯见贾母说了半日的话,便上来劝道:“老太太,说了这大半天的话,可是累了吧?您去略歪一歪,奴婢呢,就收拾一下给姑太太和表小姐捎回去的东西吧,眼见的,林姑娘的生辰快到了,将来再打发人给送去,不如这会儿叫林家的人带回去了方便,更省些心。”

“你说的很是,没得叫他们Cao些闲心,又不便宜。”贾母说着,便站起来,扶着鸳鸯,往自己平时午休的贵妃榻上歪着,琥珀忙拿了一个厚厚的毯子给她盖好了腿,便有小丫头拿着美人拳来锤着。

鸳鸯便自去打点东西去了。

荣国府上的人,上上下下都在忙着大姑娘入宫的事情,哪里有人去在意几个林家打发来的请安的下人?王夫人此时正在同她的娘家嫂子细细的打点呢。全然不知贾母房中的事情。

出了正月,贾元Chun便被一顶小轿送进了宫里。王夫人送走了元Chun,心里觉得空荡荡的,又有几分不安,于是跟贾母前说了一声,便往娘家去了。

王子腾今日在朝中当值,夫人见二妹妹来了,自然是热情周到。如今这个妹妹可不必往日,往日她总是依仗着娘家的势力,往后,她的女儿若是在宫中得势,那么王家也算是依仗了她的势力了。两家的荣辱紧紧的连在一起,想不热情周到,都难哪!

王夫人在娘家坐到了傍晚,王子腾方回府来。家人回了,说二姑太太在内室呢。

王子腾便换了袍褂,只一身便装进了内室。见着了妹妹,并不客套,略说了几句不相干的的话,便说:“外甥女如今同那些待选的秀女一起,住在宫中的一处院子里,皇上说了,今儿政务太多,明儿再说。不过,我先同你说一句定心的话,今儿皇上问起我来,说荣国府原来的大小姐贾敏如今有个内侄女,颇有她姑母几分容颜,今年也被选进宫来可是真的?我当时便回答了,皇上面上隐隐带着喜色。”

王夫人听了,暗暗点头,想来如今皇上已经知道自己的女儿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总归这次自己的女儿已经占了先了。

“妹妹呀,你可听见了?我的话再不错的。”王子腾夫人满脸带笑的安慰王夫人,“早就看着外甥女生的一副仙子下凡的模样,今儿算是应了景儿了,将来可不就是个贵妃娘娘?妹妹将来大福大贵,还在后面呢!到时候可别忘了嫂子这张厚脸皮呀!”

“嫂子说笑了。”王夫人此时脸上也见了笑容,只是本来善于隐藏个人喜好的她,如今也只是略带笑容罢了。真是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气度。

王夫人在娘家用了晚饭方回,回来后先去见了贾母,略说了几句话,不过是问问元Chun在宫里如何,然后便回了自己房里。

进了院门,赵姨娘和周姨娘上前来打了帘子,上了参汤。王夫人便叫赵姨娘去书房瞧瞧老爷忙什么呢,但留下周姨娘说话。

“今儿,老太太屋里,都有谁来过?”王夫人歪在榻上,眯了眼睛说道。

“回太太,大太太一早来了,请了安,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后来,姑苏林家打发了四个女人来,给老太太请安来,带了一些东西,都在那边屋子里放着呢,太太一直忙,没来得及回,我叫周瑞家的看着呢,另有两箱子东西是单给老太太的和几个姐儿哥儿的,还有老太太屋里的丫头们的,林之孝家的都叫送到老太太屋里去了。”

“恩,倒也罢了。”王夫人翻了个身,往里躺了躺,周姨娘忙把王夫人身上的毯子往上拉了拉,给她盖好了。

一时赵姨娘进屋来回道:“太太,老爷还在看书,说等一会子才安置呢,请太太先睡下吧。”

“恩,你们下去吧。”王夫人头也没回,哼了一声。

赵周二位姨娘都安静的退下去。

过了两日,贾母给女儿和外甥女儿准备的东西都收拾妥当了,林家的人也告辞作别,回南去。

这里林家下人还没出门,便只见一队羽林军整齐的踏进门来,后面跟着一个黄袍的太监,进门来便高声喊道:“圣旨到!”

荣国府里的下人慌忙报进去,贾政正好在家,连同贾赦带着贾琏等人,忙忙的跑出来。一时间鞭炮齐鸣,香案齐备。

众人规规矩矩的面北跪好,太监往上面一站,绽开圣旨,用他那特别的声音高声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贾门长女贾元Chun,花容月貌,才情卓绝,晋封淑贵人!晋封贾政为从五品工部员外郎,赏夫人王氏为从五品诰命,钦赐荣国府赏黄金三百两,白银一千两,福禄寿Chun锦缎各二十匹,钦此!”

一时之间,合家上下齐声谢恩,接旨毕,贾政等人又忙让公公进里面吃茶,又另封了银子给公公道乏。家人们都上前贺喜,相互只见喜笑颜开,互相称颂大小姐富贵之相等等等等。

林家家人见已经无事,便不做多说,同管家林之孝说了一声,自赶了车往林家在京城的旧宅而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