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陆先生,和你到白头
陆先生,和你到白头

陆先生,和你到白头 笛声三弄 著

连载中 陆南望盛浅予

更新时间:2022-11-22 15:15:58  人气:
主角叫陆南望盛浅予的小说是《陆先生,和你到白头》,它的作者是笛声三弄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时安在最落魄的时候,被陆南望捡回了家。 在时安眼里,陆南望是长辈、是恩人,是最不可能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她敬他、畏他,直到那一天,他把她扔在两米宽的大床上,她吓哭了: “叔,不可以——” . 他拉她坠入一场爱的风暴,却在她弥足深陷时给她致命一击。 她看着他和别人的婚纱照,照片上的男人眼眸温柔如水。 . 时隔经年,若你我能再相遇,我该如何与你问候。以沉默,以眼泪? 陆南望拥着时安,道:“以余生,换白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陆南望看着时安举着的手,大概是举得时间长了,她的手有些颤抖。

  她是个固执的人,并且坚定不移地认定只要她肯道歉,他就一定会原谅她。以前是这样,现在,未必就是这样了。

  陆南望给自己的茶杯里面倒了三分之二的茶,端起茶杯,在时安期待的眼神当中……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陆南望刚刚执起的茶杯,被沉沉地放下,他毫不犹豫地把手机拿出来,看到上面是家里佣人的来电。

  “什么事?”陆南望接了电话,当着时安的面。

  “大少爷,小少爷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不仅发烧还上吐下泻的,少奶奶还没有回来,我只能给您打电话。”佣人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急,很大,二楼安静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清清楚楚,时安显然是听到了佣人的声音。

  “送医院。”

  “小少爷一直哭着叫爸爸,我……”

  “我马上回来。”说完,陆南望挂了电话,挂电话的同时,他已然从椅子上起来,动作快到行云流水。

  时安也跟着站起来,见陆南望要走,连忙说道:“饭不吃了?”

  陆南望抬眼看了时安一眼,眼神清冷。

  “既然饭不吃了,那你告诉我我哥在什么地方。”

  所以,刚才时安的低声下气不过是为了从他这边得到时坤的下落,并不是真心要道歉?

  陆南望笑了一声,冷笑,目光直指时安,看得她无所遁形。

  时安被陆南望的眼神看得后背一阵发凉,只要他想让人感到压迫感到惧怕,那对方一定能感受到。

  “你凭什么觉得你问我我就会告诉你?”

  “你——”那她整个晚上做的事儿都是一场笑话?

  这时候,胡不归端着两盘菜过来,发现时安和陆南望之间的气氛更加紧张,不会是连饭都不吃了吧?

  “我有点事先离开。”陆南望对着胡不归说道,并未向时安交代。

  “那这个菜……”

  “她留下,不归你看着她把菜吃完才准离开。”陆南望不容有他地说道。

  时安:“??”

  胡不归:“……”

  “既然炒了菜,就别浪费。”陆南望转头看时安,那表情是如果时安今儿不留下把厨子做的菜都吃掉,陆南望这辈子都不会告诉时安,时坤在什么地方。

  她刚刚腾起的怒意瞬间偃旗息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眼底全是倔强。

  陆南望深深地看了时安一眼,而后朝胡不归点头,离开了“既醉”。

  胡不归将两盘菜放在桌上,“没事儿,吃不完也没关系,我不告诉他。”

  桌上摆着两盘精致的菜,时安晚上本来就没吃东西,闻着菜香,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

  “他什么事儿怎么走得那么急?胃本来就不好,也不知道吃点东西再走。”

  “急着回去照顾孩子,真不知道原来他是个慈父类型的男人。”

  胡不归从时安的口气中听到了浓浓的嘲弄,关于陆南望和时安的事情,胡不归只听陆南望偶尔说了两句,知道的不多,不好插嘴。

  “那你慢慢吃,我去跟厨子说别烧了。”

  胡不归离开,二楼只剩下时安一个人。

  ……

  楼下,陆南望坐在驾驶座内,看着二楼唯一亮着灯光的窗口,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

  最后,他启动车子,黑色亚光跑车很快隐没在夜色之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