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恶魔契约:吻别冰山首席
恶魔契约:吻别冰山首席

恶魔契约:吻别冰山首席 月满西楼  著

已完结 凌越小姐

更新时间:2022-08-05 12:55:49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月满西楼 原创的都市小说《恶魔契约:吻别冰山首席》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凌越小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初见,她不着寸缕跌入温泉中,因为她不小心握住了他的“那个”,他和他养的黑豹,漠然冷视她在温泉中差点淹死。二见,她被逼婚,跑去夜店宿醉,她搂着夜店红牌的颈子,对他笑的甜蜜,这是我男朋友。三见,她被他关起来,他一双绿眸都是冷意,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没有商量余地的说道,不如做我的女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上官媛的身子沉在水中,原本挽起的长发散开,如同海藻般漂浮在水中。

柔软的身子被跳下水的男人一把攫住,男人一双绿眸此刻更是不掩侵略,薄唇封住她的唇,将空气渡进她的唇中。

上官媛的手狠狠的推开那将她的身子禁锢住的怀抱,却无论如何都推不动。

凌越的眸子危险的眯起,她害怕,想要逃。

短短的一瞬间,像是过了很久。

凌越抱着上官媛破水而出,将她抱出来,放在地上,上官媛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细密的水珠或者还是泪滴。

她的手臂支撑在身侧,声音有着低哑的泣音,“不要靠近我!”

那神态像是惊慌失措的小兔子。

上官旖刚要将浑身颤抖的上官媛抱进怀中,却遭到上官媛的拒绝。

上官媛狼狈的站起来,双臂环住自己,小脸上有着一抹强笑,“二姐,我先上去换换衣服。”

凌越浑身上下同样湿淋淋的,却并不显狼狈。

浑身上下,倨傲的气质依旧。

他慢条斯理的将自己身上湿透的黑色西装外套脱下来,不顾上官媛仓皇的拒绝,将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

唇角一抹邪肆的笑意,“三小姐,这一次初见,还真是让人记忆深刻。我相信,咱们下一次的见面会更加有趣的。你说是吗?”

那双邪气的眸子扫过她的全身上下,在这样的目光之下,上官媛几乎觉得自己全身上下不着寸缕。

他认出她来了!

上官媛推开人群,仓皇的往楼上跑去。

凌越的眸子攫住那道娇小的背影,直到那背影消失。

他对谷凯恩抱歉道:“谷,我上去换衣服,稍后便下来。”

谷凯恩无奈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只感觉到自己的腰侧软肉被站立在自己旁边的小女子紧紧的捏住。

低头,果然看到上官旖的小脸上布满怒气。

上官媛全身上下都在滴水,她站立在电梯前,光亮的电梯上映出她狼狈的样子。

远离了那个男人,她才感觉到自己全身放松下来。

想到刚才的种种,上官媛搂紧了自己的双臂。

他查到了她成了上官媛,所以特地来到这里找她吗?

这一次的所谓“初见”是他处心积虑安排的?

她知道凌越的厉害,所以这么多年来,她深居简出。就怕被凌越查到她的行踪。

就算她现在成了上官家的小姐,她还是害怕凌越。

她已经深深的了解到这个男人的可怕。

不行,她一定要逃。

一定要离他远远的,她才会感觉到安全。

上官媛紧紧的揪住身上的西装外套。

雪白的牙齿使劲儿咬着苍白的唇,直到尝到淡淡的血腥味道。

只有这血腥味道才能将他在她唇上的味道冲淡。

她现在已经不想和他再有一丝牵连。

电梯,怎么还不下来。

她的小手使劲儿按着电梯按钮。

身后,薄凉的嗓音传来。

“怎么,你就这么着急远离我吗?童潼。”

上官媛放在电梯按钮上面的手,一瞬间僵住。

巨大的恐慌瞬间攫住她。

他果然认出她来了。

上官媛此时连头不敢回,只是疯狂的按着电梯上面的按钮。

仿佛,那是她即将溺毙,唯一的能够拯救她的浮木。

电梯门瞬间开了。

上官媛闪身躲进电梯之内,在电梯门即将闭合的时候,一双大手扣住电梯门。

上官媛的呼吸几乎停止,看着那个浑身湿淋淋却依旧倨傲不凡的凌越跨进电梯内。

电梯门被关上。

狭小的空间内,只有她和他两个人。

上官媛惊慌的眸子盯着他,黑色真丝衬衫完美的贴合在他身上,一双碧绿的眸子毫不掩饰侵略之意。

他比七年前,还让她感觉害怕。

“童潼。”

听到这个已经陌生的名字,上官媛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此时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在和他单独相处的狭小空间内,空气仿佛都变得稀薄起来。

面对比以前还要强势危险的他,她连逃得能力都没有。

毫无悬念,电梯门打开之后,凌越的大手紧紧的扣住她的纤细的皓腕,扯着她大步走去。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动作弄疼了她,也不在乎娇小的她是否能跟的上他的步伐。

他会把她怎么样?

难道他会杀了她吗?

上官媛的脑子木然的想。

也许害怕到了极限,身上所有的感觉都变得麻木起来。

时间仿佛是泥浆一样,缓缓流淌,令人从骨子里面感到窒息。

门,被他大力关上。

她的身子被他大力的甩到床上。

凌越在人前斯文的面具此刻崩裂开来,碧绿的眸子灼热的看着床上娇小的女人。

上官媛毫不怀疑在下一秒,自己就会被这个危险的男人撕碎。

房间内,除了上官媛有些仓促的呼吸,什么声响都没有。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她甚至连抬头去看凌越的勇气都没有。

她全身都在颤抖,小手紧紧抓着床单,仿佛是她唯一的寄托。

“童潼,你胆子真大,七年前,竟然敢在我面前诈死。如果不是今天我无意间看到你,你是不是准备躲我一辈子,嗯?”凌越的声音似水般的温柔,只是他的动作完全不同于他嗓音的温柔,慢慢解开湿淋淋衬衫的动作,带着使人窒息的威胁感。

上官媛紧紧的握住拳头,指尖深陷掌心,带来刺骨的疼痛。

她低声说:“凌越,七年前,如果不是我命大,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看到我么。放过我吧。毕竟,我曾经陪了你那么多年。”

苍白的小脸,垂在一边的脑袋,微闭的双眸,流过出的难堪彻底惹怒了凌越。

凌越将躲进床角落的上官媛一把扯进自己的怀中,强势的封住了她的唇,夺走她的呼吸。

许久,他的嗓音低哑,“可是你不该不经过我的允许,甚至用诈死的方法离开我。从来只有我不要的女人,而你确是第一个敢离开我的女人。你说,我怎么会放过你?”

上官媛难以置信的望向凌越阴鸷的脸。

当年本来就是他派人将她扔进海里。

他却说她诈死?

如果不是她命大的话,她当年早就葬身海底了。

对于凌越深深的恐惧,令她此时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只能用一双充满惊恐的眸子望向凌越。

时隔七年,他依旧想要这个女人。

上官媛全身僵硬,在凌越的手钻进她礼服的时候,她尖叫出声,疯狂的拿起桌上的台灯,就朝凌越身上砸去。

凌越的头一偏过,台灯险险的滑过他的太阳穴。

“你不要靠近我!是你不要我了!甚至将我嫁给了应昊宇。早在你将我扔进海里的时候,我和你就两清了!”上官媛低声尖叫,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明明是他抛弃了她。

凌越的手优雅的擦去太阳穴边上的血,看着白皙指腹上面的鲜红,他的眸中流出嗜血的笑意,很好。

从来都没有人能够伤了他。

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女人还是第一个。

他今天如何能放过她。

上官媛那双黑如子夜的眸子里流出深深的惊恐,她知道她完全激怒了这个嗜血的男人。

原本,她就怕这个男人,怕到了骨子里。

刚刚的袭击,几乎用尽她全部的勇气。

“两清?我和你之间怎么可能两清?在你杀死了我第一个孩子之后,你和我之间怎么可能谈得上两清?童潼,你原本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呢。”凌越上前,很容易的将上官媛禁锢在他的怀中。

大手毫不留情的捏住她的下巴,恶毒的看着她苍白的脸。

那是他们的孩子,却被她扼杀了,他想一想都能生出杀了这个女人的冲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