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还君明珠之薛莲香
还君明珠之薛莲香

还君明珠之薛莲香 绛云轩主人 著

完结 香儿玉佩

更新时间:2021-01-01 06:28:51
独家完整版小说《还君明珠之薛莲香》是绛云轩主人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香儿玉佩,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报恩,她选择了嫁给他,明明相爱的两人人,一个已嫁,另一个却因复仇选择了另一个不爱的人。重逢后,明明就在眼前,却不得相认,既然日后相认,却早已物是人非。纠结于亲人之间的仇恨,徘徊于兄弟之间的情!到底谁与谁携手?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薛三郎一直没有动筷子,偶尔喝一口小酒,他看着小河狼吞虎咽的样子,鼻子突然酸酸的。

“你当乞丐多久呢?”

“八年!”小河愣了一下,眼睛都不眨地说。

八年这个数字让三郎的心又沉痛起来,他想到了他最疼爱的香儿!

“你问这干嘛?”

三郎故作微笑说,“像你这个性子,一点也不像当了八年的乞丐!”

“怎么不像?”她边说边往嘴里送东西吃。

“乞丐都是低声下气的,哪儿像你,浑身长满刺儿,把尊严看得比命都重要!”

小河放下筷子,把嘴上的手上的油往身上一抹,摸着肚子说,“要你管!”

“你是哪儿的人?”

“凭什么告诉你?”小河不想透露任何信息,她不能让京城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她的名字、家乡,万一哪天她哥和娘来京城找她的话,岂不完呢?

“吃饱了,走了!”她拍了拍衣服,站起来就走,一声客气的话都不留,薛三郎被她直爽的性子给看呆了!他还想叫住问她叫什么名字,可是前脚还没有出门口就被一个人拦住。那人长的是风流倜傥,一双明亮的眼睛,勾勾的鼻子,一张微微上扬的嘴角,他靠着门,环抱着双臂。

“昭延?”薛三郎惊奇叫着,“你怎么来呢?”

“你小子几天不见,口味变得这么低呢?”他面带笑容走到屋里。

三郎脸唰一下红了,面露尴尬,说,“瞧你说的!不管她了!咱们兄弟俩今儿不醉不归!”

昭延给三郎倒了杯酒,开玩笑说,“呵呵,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坏了兄弟你的好事!”

“说哪儿去呢?哎!还不是我那个好妹妹?”三郎笑着说。

“是刚刚走的那个妹妹?刚刚在门口听你跟所有人拍着胸脯说那个乞丐是你妹妹了!三郎,不对劲儿啊!”他拿他打趣。

“哎!那还不是演给那些以貌取人的人看的!我这妹妹,薛芙蓉,把人打得可惨了!”

“以前也不见你把人请到酒楼吃饭?”

“我是见她可怜!”他看昭延不怀好意地看着他,忙打岔说,“我还没问你干嘛跟踪我?”

“我路过护城河那里,见你跟一个乞丐走一起,好奇心太重就跟来了!呵呵,我就说嘛!你老兄的品味不会那么差!”

三郎独自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昭延看他表情变得有些沉痛,故意开他玩笑说,“跟那姑娘在一起,你的话可比现在多!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

三郎对着酒杯说,“哎!不瞒你啊!她,让我想起了香儿!尤其是那双眼睛!如果,如果香儿还活着的话,也该这么大了!”他连着喝了几杯酒,脸颊上泛着桃红,昭延拿过酒壶,说,“兄弟,为你这番话,我敬你一杯!你真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

“哼!那又有什么用?连香儿都保护不了!我对不起二娘!”他连续喝了好几杯,脸上泛起了桃红,有些醉了。

昭延藏在心底的伤被三郎的引出来了,说,“咱不提那伤心事了,今天,兄弟我陪你,一醉方休!小二!再上两壶酒!”

昭延与三郎是表兄弟,他的娘与三郎的娘是亲姐妹。两家以往没有多深的交情,自薛家搬到京城之后,才开始走动。昭延是方家的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

两个人喝的酩酊大醉,互诉着命运的悲苦。

三郎一直骂自己没用,保护不了香儿,保护不了二娘,昭延说自己命更苦,没有亲娘疼。三郎笑着说,“同是苦命人啊!娘!哼哼!”他醉意朦胧地指着自己,“我的亲娘,她烧死了我二娘,害死了香儿,这一切我都心里明白,可是……”他还没说完就醉倒了。昭延笑他没用,又自嘲说,“我也没用!”

两个人纷纷醉倒。

小河从酒楼出来,毫无方向地走着。她脑海里是三郎的那句话,“乞丐都是低声下气的,哪儿像你,浑身长满刺儿,把尊严看得比命都重要!”,不错,她什么都没有,只有尊严。所以她要找一份正经的工作,体体面面地做人!听人说,大户人家会找一些能干的丫鬟干活儿。于是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了一家,结果人一看她穿的破破烂烂不容她解释把她赶得老远。她又去了几家,结果一样。

“要是刚刚找那个薛公子给我买一套衣服的话……”她想起薛三郎的好,“他应该会帮我的吧!哎!”她又后悔走的时候不该对他冷漠。

夜,悄悄地降临,城,渐渐地安静。小河躺在护城河的草地上,嘴里哼着小调子,悠闲地数着天上的小星星。微风拂过脸庞的清爽,她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为什么我这么喜欢看夜空?为什么这么喜欢看星星呢?”她摸着头,想不明白。八年来,她哪儿有闲心像今天这样?

昭延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酒后脑袋晕乎乎的,三郎不胜酒力,仍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月光暖暖的照进房间,他走到镂花窗户旁。清风拂面,他的酒已醒了七八分。黑色的高空里,一轮明月,圆圆地挂在护城墙的上空。他盯着那个方向痴痴地看着,不时露出幸福的笑容,自言自语说,“梅小河!何时让我再见到你!”

他从口袋里掏出白色的手绢,放在脸上,轻轻地、柔柔地,他的心跟着有了温度。白色的手绢,上面红色的梅花在洁白的月光下显得更加美丽。

昭延根本不知道小河长什么样儿,他昏迷的时候,耳边听着是一个女孩儿救了他。他虽然睁不开眼睛,但是女孩儿的每句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我梅小河也不是没心没肺的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