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惹火妻子不许跑
惹火妻子不许跑

惹火妻子不许跑 香雪海 著

连载中 宝藏帅

更新时间:2020-10-17 18:12:44
完结小说《惹火妻子不许跑》是香雪海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宝藏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因为半卷美男图,不远千里地寻找传说中的神奇国度,无边无际的沙漠下果真有个满是珠宝和美男的沉死王朝,好色地亲了美男神像,竟然都活过来了。     还笨得帮别人讨个好价钱把自已卖入妓院不自知,本想做个花魁好风光,谁知我的才华容不下,唉,没人欣赏。     纵恿嫁魔王为妻的女人逃婚,那么帅的恶魔,当然是等女的走路了更好去勾引,不用觉得委屈我,做情妇我都愿意,谁叫我是好色女。...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徐如鸨能妙舌生花,居然把柳依依等人都说服了,青青和小米按着我的要求把衣服都裁好了,其实也没那么露了,做个比基尼,我还没有那个本事,不过只是肚她们的肚兜改装一下,全绣上花满楼的名字,然后裙子也改装,从又宽又长,一刀剪下,刚好敝住屁股,露出雪白粉嫩的长脚,红红的肚兜两条粉嫩嫩的手辟和后背,要多引人流口水就流口水,千万不要流鼻血就好了,死了不关我事。 唉,为什么都是女的,就没有什么男妓大赛的吗?我第一个去报名,就算流血到死,我也拼了。 连天气也帮上忙了,热得要煎油一样,这清凉风景一出,保准眼珠子都掉下来,那里还顾着看那家的小姐美不美,那家的琴声好听。 塞好我的美男图和相机,这等风情,我当然要拍下来了,回到家之后放到网上去,大家欣赏,我冯小妮也穿越了,多慕死人啊。 由徐如花老鸨掏腰包,包了几辆豪华的大马车,一车的莺莺燕燕就朝气十足地往竞场而去。 看来都是有备而来了,个个都矛足了劲想争下花魁这个大饼,坐定后,朝那评委老嫖客的位置一看,吓得我差点没跳下来,恶魔和狼人居然也在,他坐在首位,而狼人和九王爷坐一边,他也看到我了,还朝我微微一笑,别吓我,他笑得那么恐怖,我可没有做错什么事?我为我的‘前任’公司,也就是妓院出尽脑力,并不为过的。 恶魔的脸,即使俊得面无人色,还是少看一下,免得中毒而死,那家伙很阴狠的,敝过头和青青以及小米,小声地说话。 先登场的就是花香楼的桃红,她色迷迷地朝恶魔一笑,那恶魔也回她一笑,妈的,简直是奸夫淫妇,恶心死了。 她身着大红的衣服,哼,想夺冠,问过冯小妮我没有,就凭你鸡孔雀那样,难啊,等着给柳依依洗脚好了。 几个女的围着她团团起舞,在一片白扇是,露出一张艳若桃李的娇颜,回眸一笑百媚生啊!看得台下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直赞好。 一会就到了卓玉嫣出场,她并不若桃红的艳,柳依依的娇,只是一身白色的素衣,可是更显得她风情万种,娇媚自生,这女人,不是等闲之辈,也知道大红大艳之中,必不能很快地取胜,而在这锦丽之中,更能独特出来,真是值得赞扬,我冯小妮也不是光吃闲醋的人,她毕竟是有才嘛。 她盈盈一笑:“玉嫣献丑了,请众位听玉嫣清唱一首曲子。” 她润润口,轻盈地一笑:“梅花正月开,白雪来增艳、、、、” 我彻底要佩服她了,天啊,她的嗓子,真是一等一的好,清亮而又美妙,那如黄莺出谷的声音,根本就不是柳依依这有貌无才的家伙能相比的,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唱什么?只像清风在拂面而过,太美了。 情不自禁地,我就拿出我的宝贝数码相机,拍了起来。 “小妮,你这个是什么?怎么那卓小姐的影子都跑到这来了。”青青一看,叫了起来。 “这啊叫相机,反正很长的说了你也不懂,我也不想浪费口水,别动,我帮你照几张。”镜头一转,我对着青青,幸好电池还足够,不过不能用太多了,要不以后没电就没得用了,美男都没拍到半张。 青青像我手里拿什么妖物一样,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任由我胡乱地拍着。顺便调了调焦,把我家老公也拍了几张,至于恶魔和狼人,算了,看多了会做恶梦的。 “下面有请花满楼的姑娘柳依依上台表演。”宏亮的声音过后,却不见柳依依的影子。 不会吧,这时候闹失踪,刚才还见到她来着。 可和徐如花老鸨看了看,就是没有看到她,天啊,准备了那么多,不会白忙一场吧。 “花满楼可有人参赛,再不来就取消资格了。” 徐如花老鸨视死如归地将我一拉:“小妮,花满楼就靠你了,一定要为花满楼争光啊,那死妮子,不知跑那里去了,呆会看我不把她的皮剥了。” 嘎,明明是做幕后军师的,这会怎么变成我上台了,给徐如花老鸨推上台,差点没有摔我个狗吃屎,才稳住脚跟,台下就传来巨大的哄笑声,笑得最张狂的还要算是那恶魔。 笑什么笑,小姐都没表演给你们看呢?人算不如天算,今儿个就让你们开够眼界,只是本小姐还没有想到要表演什么? “你是?”那个男的瞪着我:“你不是柳依依小姐。” “你那只瞎眼看见我是柳依依啊,我叫冯小妮,今儿个代表花满楼参赛。” 那个不太好意思,整整发,又大声地说:“冯小姐想表演什么给大家看,是唱曲子,还是跳舞?” 唱什么曲子,那些我根本不懂,周杰伦的双截棍,你们听得懂吗?我都不会唱全,哼哼。 至于舞吗?上次的钢管舞失败已经让我没信心了,还是来点新鲜的吧,那么就来个笑话吧,说不定,笑得他们东倒西歪的,我还能独树一帜呢?可是想了又想,又觉得不妥,这些老嫖客,还会听你讲笑话吗?哼,那倒是自个成了笑话了。正在犹豫中,那恶魔冷笑着说:“我说冯小妮,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叫我们看你站着吗?就你那样,别浪费我们的时间。” 切,这个死恶魔,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站着我怎么了,我没碍你事吧,你不想看,你别来啊,心里拜访了他十八代祖宗个遍,可是下面的人竟然跟着起哄:“快点,快点。” “好。”我豪气万丈地叫:“就唱一首歌,歌名我忘记了,开始了哦。” “不是英雄,不读三国,若是英雄,怎么能不懂寂寞,、、、东汉未年分三国,峰火连天不休,儿女情长、、” 最后一句唱完后,一抬头,竟然发现台下的人都你傻子一样望着我,估计是让我的歌给掳获了,多好听啊,这首歌还获过无数的奖呢?不过由我唱起来,就少了些气势磅礴,中间的某某歌词我是不记得了,随便带过,反正他们没有听过,谁能挑我的毛病,没人听过的,就是正规的嘛,不像她们刚才的,给人挑得一无是处般。 “谢谢。”重重的一弯腰。 九王爷带头拍起手掌:“小妮,唱得好听,真是奇怪,从没有听过这样的曲子。” 嘿嘿,还用说吗?现在等你到二十一世纪去走走,你就会发现,已经是过时的了,新歌层出不穷啊。 人家九王爷是直接又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恶魔和狼人却没什么反应,哼,八成是嫉妒我能歌善舞了,大男人思想填得太深了。 不过我这歌只九王爷夸好可不行,台下却是褒贬不一,算了,反正我是尽力了,他们也不看这个不是吗?最重要的还是接下来的精彩表演,等着吧,呆会让你们眼珠子掉下来。 一下台才看见,徐如花老鸨正在训一脸青黑的柳青青。 她委屈地叫:“刚才我正在小账边准备,可是进来一个白衣人,我没瞧清楚,只看见,一把扇子上,画着三朵墨兰就给敲昏了过去,醒来就在外面了。” 徐如花老鸨狠狠地一瞪她:“那三朵墨兰你就看清楚了,人你倒是没瞧个清楚,不知你吃饭长的是什么,脑子怎么不长一些,不过,这关头,也怪不得你,那些人就是看不惯我们出风头。” 哇,怎么没想到徐如花老鸨还能如此的有理有性啊,佩服,佩服。 她又哭丧着脸:“唉,小妮啊,要不,你去求求恶魔,看在你在他家当丫头的份,让我们赢赢。” “不。”我正义凛然地说:“怎么可以走后门呢?这是不对的,人要靠自已的努力和智慧来赢,才是风光体面。”要我去求他啊,一个字NO。 她又垂下头喃喃地说着:“要啥子风光体面,赢了就好。” “现在,最关键的时刻来了,各家妓院各出奇招,看谁的看倌多了。”他话音一落,哇,场上马上热闹起来,乖乖啊,连玩蛇也上了,别吓死我,是妓院比赛冠军,还什么千奇百怪都有,让人叹为观止。 玩蛇的,弹曲的,甚至是放着包子,馒头,让人过去吃,过去看。现代的超女也没那么花招百出啊。 进去和姑娘们一起换好衣服,徐如花老鸨重重地一敲锣:“看我花满楼姑娘来了。” 由我打头阵,穿着肚兜小裙子,赤着双脚,摆着风情万种的姿势出来,没办法,没我带着,她们哪里敢走出来。 一时之间,人群轰然炸开了,疯狂地涌了过来,在台下吞着口水看台上美丽的倩影,嘿,这样才叫做有穿比没穿更来提诱惑,看得他们直流口水不说,更是一个踩着一个,想看得更清楚。 你们可要失望了,我冯小妮怎么能让你们白看呢?点到为止就好了,那柳依依身材还真不是盖的,就往台上一站,马上就有人流鼻血,她得意地朝我笑,小声地说:“小妮,看来我们赢了。” “那还用说,我这个绝世的天才出马,没有搞不定的事。”大家各据一方,摆着引人入用地的姿势。 而那些妓院的人,都瞪大了眼看这边,门前准冷清的那个啊,还不如卷铺盖走人才是,输赢已有结果了,不是吗?人都涌到这边来了。 这么清凉的风景线,我的老公王爷,有没有很激动啊,瞧我多酷啊,下面过长的肚兜还剪了,露出白嫩嫩的肚皮,正好绑上我那小腰包,更是别样的风情吧,全定若城的人都看到我的美妙身姿了吧,我感觉,我冯小妮就要出名了。 “好,结果出来,获胜的、、”那个全声跑的人叫着。 “等等。”恶魔忽然出声。 “单公子,有什么吩咐。”那个乐颠颠地跑过去。 恶魔看我一眼,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着什么。一会那人兴高采烈地点点头,笑眯眯地上台大声地说:“今年的花魁是醉心楼的卓玉嫣小姐。” “唉。”这我就不服了,明明是他自个说的,人多就胜,这明罢着是耍弄大众,让我白费功夫,冲上去和他对质:“你想干什么?明明是我们花满楼胜了,你凭什么说是醉心楼,你眼睛瞎了,你没看到吗?、、、” 他委屈地看着我,指指我背后:“是单公子亲点的花魁。” “他是你父亲是你老爸啊,他叫你吃屎你去不去。”我叉起腰准备侍候他个十八代主宗,暗箱操作也敢在我冯小妮的眼皮底下进行,简直是找死。 “我当然不会违抗单公子的命令。”他还认真的说,气死我了,正想骂醒他,背上的肩带让人一带,哇,还得了,一件肚兜就靠这带子绑好的了,要不我岂不是让人看光光了。双手抱住胸,不让滑下来,回过头一看,恶魔加大的脸就在眼前,笑眯眯的像是无害动物一样:“冯小妮,你表现真不错,看来我又低估你了。” 呜,不要靠我这么近,我胆子很小的,他还把玩着我的肩带呢?要是他用力一扯我就完了,他想干什么?我往后一缩。一件衣服快得不可思议的盖住我,然后他就一脸怒容地面对我中:“冯小妮,你夜不归宿,我生气了。” 嘎,他生气,我夜不归宿又怎么样,他还兼职做了我老爸不成,我老爸也不会这么管我啊,身子让人一抱,就往外走去。 切:“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怎么可以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对我,太丢脸了,而且,我的未来老公,九王爷,他的眼里,有着抹难以置信,老公,你可千万不要误会啊,我是给欺负的那一个,和他,绝对是没有一脚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